日记

“2021年5月17日,今天又是怂的一天。

虽然成功的给他占了座,下课时也是跟在他身后走的,但是下雨了,我带了伞,奈何懒得拿出来,然后与我共伞的姐妹一个劲儿的把我推出去,说自己伞太小了,努力地暗示着他。

他一直在我们旁边撑着伞自顾自地走着,但我似乎看到他在努力地克制着自己上扬的嘴角,莫名的害羞感笼罩着我,我只好假装没有看见他,一直追着小姐妹儿跑着……虽然没有进展,但我还是好开心啊!”

窗外小雨淅沥,风的影子似有似无,校园小道边灯晕朦胧,却清晰可见地上落满的金黄色的银杏,三三两两的学生撑着伞结伴而行,夹杂着悉悉索索的交谈声,这是夜的模样。

在这样一个深秋的夜里,19舍211寝室,身着米白睡裙的徐伶正捧着她的日记本翻看着独属于她的小欢喜,乌黑的长发自然披散着,脸上透露着微微的幸福的笑,一张清秀的小脸略显幼态,特别是再加上她那一米五的小个子,很容易让人忽略她的年龄,但实际上身处大三的她今年就要23岁了。

她日记中提的的那个“他”正是她的同班同学陈言鑫。他们是大二下学期相识的,班上的同学都是从各个不同的专业转到汉语言专业的,组成了一个新的班级。

陈言鑫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子,生了一张乖巧却略显清冷的脸,平日里总喜欢坐在安静的角落里,不着一言。这也是徐伶注意到他的原因,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身边的朋友不少,每日都有朋友相伴,但是看见陈言鑫经常独来独往、清清冷冷的样子,徐伶却感受到他们其实是一类人。

徐伶不喜欢自己这样的性格,有时候她会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值得别人喜欢的地方,更多的时候,她认为自己是在生活里随波逐流,曾经是这样的感觉,现在远离了家乡还是这样的感觉。这不是在妄自菲薄,的确是她在前面短短的二十年里,便已经历了许多同龄人不曾经历过的事情,导致如今的她,对什么都没有太多的期待,但是也不会对什么东西有多余的失望之感。

但是陈言鑫的出现让她感受到自己有了活力。她开始对这个不善言谈的男孩子产生关注的兴趣,在上课时偶尔假装无意地瞄向他,下课时会偷偷跟在他身后,会开始好奇他的微信和QQ空间里有些什么……大二时期在外国文学史课程的小组合作中,徐伶是组长,陈言鑫刚好和她是一组的,这就免不了有许多需要交流的时候啦!

但是刚开始的徐伶与之交流非常一本正经,丝毫没有要拉进关系促进感情的心思,仿佛他们只是普通同学,合作关系。

没错,那个时候的她还真就是这样的想法,尽管她对他的关注度比较高,但她丝毫没觉得自己对陈言鑫会动什么心思,事实上她真的仅仅只是好奇而已:怎么会有人这么安静呢?

结合起他的QQ资料上“独而不孤”的标签,她认定了他就是一个虽常常独来独往,却有着自己丰富的精神世界的人。一身的气质让人难以忽略,但又看起来那么乖巧。

嗯……潜意识地想要多靠近几分罢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