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愿意

对于魏君的出言不逊,上官星风丝毫没有在意的意思。

反而十分欣赏,认为魏君这是铁骨铮铮,不媚权贵。

所以他很认真的和魏君交心:“魏兄,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考验你吗?”

“因为你有病,是个抖M。”魏君道。

上官星风眼睛有些迷茫:“什么是抖M?”

“一种深入骨髓的病,典型体验是别人越是骂他他就越兴奋。”魏君道。

上官星风笑了:“魏兄错了,我不是被所有人骂都兴奋的。只有魏兄这样真正的君子骂我,我才会兴奋。”

魏君:“……你病的不轻。”

“魏兄,我个人的病是小病,真正得病的,是这个国家。”上官星风一边感慨,一边敬了魏君一杯酒。

魏君懒得搭理他。

这次没死成,让魏君很失望。

但是上官星风谈兴很浓:“魏兄,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考验你吗?还花费这么大代价帮你扬名。”

魏君来了点兴趣:“上官丞相欣赏我?那也不应该啊。状元虽然号称文曲星转世,但是对于已经位极人臣的丞相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价值吧,应该不值得花费这么大的代价拉拢才对。”

状元当然是潜力股。

但是丞相已经到顶了。

只有状元跪舔丞相的份,哪有让丞相公子来跪舔状元的?

魏君慢慢的回过味来:“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丞相有事情用的上我帮忙?”

“魏兄不愧是新科状元,才思敏捷。”上官星风拍了个马屁。

魏君心说这算个屁的才思敏捷,沙雕书友都能想到的事情。

不过上官星风能这么捧着自己,说明事情不小。

要是有危险就更好了,但凡一点危险没有,朕肯定不搭理他。

“具体是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上官星风没有直接回答魏君的话,而是反问道:“魏兄有想过以后的前途吗?”

魏君沉吟片刻,斟酌着道:“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会被分去翰林院吧。”

上官星风点头:“对,正是翰林院。”

翰林院,养才储望之所,负责修书撰史,起草诏书,为皇室成员侍读,担任科举考官等。地位清贵,被很多人称之为“储相”。

这么说吧,进了翰林院,不一定能当丞相。但是不进翰林院,肯定当不了丞相。

包括六部尚书、侍郎,这种手握实权的官场大佬,基本也都是从翰林院走出来的。

翰林院是明显的镀金机构,只有那些明显被看好的官场新星才有资格进入。

而科举状元,当然是有资格的。

上官丞相想要他做的事情,也正好与翰林院有关。

魏君想到了翰林学士的权力:

修书撰史,起草诏书,为皇室成员侍读,担任科举考官等等。

好像每一样都能够被丞相看上眼。

但是自己一个新人,能够接触到的层次极浅。

“丞相在我身上的投资有点早吧,最起码要五年或者十年,我或许才有可能帮到上官丞相。”魏君道。

上官星风摇头:“我父亲这一次非为自己谋利。”

“难不成上官丞相和你一样也是个斯德哥尔摩综合征?”魏君吐槽道。

一个伪装的纨绔公子或许真的有些圣人情怀。

但是一个骂名满天下的奸相也玩这一套就有些侮辱人智商了。

上官丞相也没有侮辱他的智商。

“魏兄,我父亲希望你争取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修书撰史的机会。”

魏君挑了挑眉,淡淡道:“我一个新人,就算进了翰林院,也不可能直接负责修书撰史,上官丞相怎么会找到我身上来?”

“因为很快,翰林院就要修书撰史。但是目前的翰林院,养出浩然正气的翰林学士都各有司职。谁能够成为下一个养出浩然正气的翰林学士,谁就能够成为新的修书撰史的负责人。”

魏君听明白了。

这个世界不是常规的历史世界,是有超凡力量存在的。

浩然正气不止是一个形容词,而是真实存在的力量。

儒家很早之前出过一个圣人,是个身高2米的彪形大汉,不仅自己武力值逆天,手下还有三千弟子(打手),有钱有人有势,说(打)服了全天下,也定下了一些规矩:

贪生怕死者,永远无法养出浩然正气。

而青史昭昭,只允许养出浩然正气的儒生来书写,以保证史书的公正与真实。

所以在这个世界,想修书撰史,不是单纯的看官位大小,也要看执笔者有没有养出浩然正气。

“我现在还没有养出浩然正气。”魏君摇头道。

上官星风微笑:“魏兄是今科状元,进了翰林院之后便有资格进‘书山’和‘学海’修炼,是年轻一代学子中最有可能养出浩然正气的人选。而且我父亲也会帮你,有我父亲的帮助,再加上魏兄的品性和能力,养出浩然正气我相信只是时间问题。”

魏君看了上官星风一眼。

养出浩然正气,魏君便也算是一个修行者了。

上官丞相这个诚意给的有点太足了。

所以条件肯定极其苛刻,甚至还很危险。

不过,朕就喜欢危险的事情。

“翰林院到底是要修什么书撰什么史,让上官丞相这么上心?”

听到魏君这样问,上官星风放下了酒杯,整肃了衣冠,表情变得极为严肃。

他看着魏君,一字一句道:

“卫国战争!”

魏君先是一怔,随后便反应了过来,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怪不得上官星风这么严肃。

怪不得上官丞相给出了这么大的筹码。

原来朝廷要为卫国战争的那十年修书撰史了。

卫国战争,战火弥漫了大乾帝国的半壁江山,那是风云激荡的十年,也是很多人不愿回顾的十年。

十年间,大乾风起云涌,有将军百战死,有英豪拔剑起,有大敌自西来,有枭雄乱世间,有苍生十年劫。

还有,死在了战争胜利前夕的先帝。

以及,下落不明的前太子。

现在坐在皇位上的乾帝,并不是先帝的儿子,而是先帝的弟弟。

除了下落不明的前太子之外,先帝膝下,还有一子一女。

为什么先帝的传位诏书给了弟弟,而不是自己的子女?

这些年来,民间众说纷纭。

而要为卫国战争修书撰史,就必定绕不过去这段纠葛。

是秉笔直书,还是迎合上意?

魏君看向上官星风:“上官丞相是让我迎合上意?”

“不,家父希望魏兄能顶住各方压力,秉笔直书。”上官星风正色道。

他的眼神中透露着期望和愧疚。

因为他知道,上官丞相的这个要求,很大程度上是让魏君去送死。

“如果魏兄不愿意,就当我今天没说过这番话……”

上官星风话音未落,就听到了三个字:

“我愿意!”

PS:第一卷的主线出来了,我看书比较少,还没看过把修书撰史当主线写的小说,大家有看过类似主线的小说给我推荐下我去学习学习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