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确认过眼神

比梦姑娘更欣赏魏君的是上官公子。

看到魏君这种视死如归的豪迈男儿,他就特别想送对方一个锦绣前程。

但是他必须要表现出自己非常不满的样子,这就很考验他的演技。

好在这么多年,上官公子也演习惯了。

“很好,我最喜欢的就是让那些硬汉在我面前痛苦求饶。来人,带走。”

“不要。”

“上官公子手下留情。”

“请上官公子三思。”

魏君的表现征服了不少人,哪怕依旧所有人都不想得罪上官公子,但还是有很多人出言为魏君求情。

包括徐德和蔡其霖这两个同窗好友。

虽然他们已经双腿打颤,不过还是勇敢的站了起来。

魏君也没想到这种情况下还能有人为自己出头,决定了,等自己死后变成天帝,现在这些还敢出声的人都会得到天帝的赐福。

好人应该有好报。

上官公子也很满意。

这样的人也是人才,纵然不及魏君,但也是国家之幸。若乾国的年轻人都有这种骨气,国家还是有希望的。

不过欣赏归欣赏,表演还是要继续。

做戏就要做全套。

所以上官公子稍微抬了抬手,他身后的一个灰衣仆人就上前一步。

下一刻,妙音坊内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寸步难行。

“修行者。”有人失声叫道。

语气中充满了绝望。

每一个修行者相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大人物,不是凡人所能抗衡的。而这样拥有自身伟力的大人物居然只是上官公子的仆从,这样的现实又怎能不让人感觉无力呢?

“来人,把魏君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给本公子带走,本公子要慢慢的炮制他。”

“是,公子。”

有了修行者的加持,哪怕很多人看的目眦欲裂,但是魏君还是被上官公子的人带走了。

让众人敬佩不已的是,哪怕面临死亡的威胁,但魏君脸上却一直带着笑容。

那种淡定和从容,深深的印在了每个人的心里。

等上官星风一行人走后,妙音坊内恢复了正常。

徐德和蔡其霖突然了泪崩了。

“魏兄。”

“你死的好惨啊。”

“你还是童子身呢。”

其他宾客也在议论纷纷:

“可惜了。”

“好久没有见过这样的汉子了。”

“和魏公子一比,我实在是羞愧。”

“敬魏公子。”

“敬魏公子。”

顶楼。

梦姑娘看着远去的魏君的背影,眼中神光闪烁。

梦姑娘身侧的一个丫鬟悄悄靠近梦姑娘,低声问道:“师姐,我们要怎么办?”

“把今天发生在妙音坊的事情传出去,传的越广越好。”梦姑娘嘴角出现了一抹笑意:“这等豪迈男儿,应该被更多的人知道。”

“魏君会有生命危险吗?”丫鬟担心道。

上官公子和梦姑娘的计划没有告诉她,她现在还不知道真实情况,所以是发自内心的替魏君担心。

梦姑娘脸上的笑意更多了:“魏君的名气越大,他就会越安全。”

“我明白了。”

丫鬟自以为真的懂了梦姑娘的打算。

魏君毕竟是新科状元,风头正盛,若真的只是因为顶撞了丞相公子就被弄死,影响就太坏了。

这种事情只要闹大,就是妥妥的丑闻,丞相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丫鬟很欣赏魏君这种好汉,所以她发动了妙音坊的力量。

不出半天,魏君再次名动京城。

而毫无疑问,魏君的所作所为,更是引起了众人的交口称赞。

“我辈读书人的风骨,被魏兄展示的淋漓尽致。”

“魏君得状元,我为榜眼,本还有些不服,现在我方知和魏兄有多大的差距。”

“国之栋梁,视死如归,实在不应该落得这样的下场。”

“我们应该联合起来,为魏君主持公道。”

“那可是上官丞相的儿子,我们能怎么办?”

“丞相的儿子又怎么了?魏君一个人就不怕他,我们这么多人联合起来请愿,难道还怕他不成?”

“没错,我们纵然做不了魏君那样的好汉,至少也不能让魏君这种好汉就这样去死。”

魏君也就是不知道现在外面的这些议论,但凡知道,他估计会被气死。

他现在的心情是很愉悦的,毕竟马上就要死了,死了就变成天帝了。

到时候,立马走上人生巅峰,登顶诸天万界,至高无上,想想就舒服。

所以哪怕他被上官公子带到了一个小黑屋里,看上去特别阴森恐怖,但是魏君依旧没有丝毫惧色,反而还想哼首“今天是个好日子”来表达自己愉快的心情。

当然,魏君忍了。

毕竟还没死呢,稳一点,避免节外生枝。

魏君的这种表现让上官公子身边的仆从也都服了。

在妙音坊里展露过境界的那个修行者低声道:“公子,我在感应他的情绪,真的没有丝毫的害怕,这人是我生平仅见的好汉。”

上官公子挑了挑眉,继续展示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好汉?本公子这辈子最喜欢折磨好汉了。说吧,魏君,你想怎么死?”

魏君想了想,很认真的说:“尽量快点,无痛就更好了,不要折磨我,我会很感激你的。”

魏君说的是实话。

要是上官公子能给他一个痛快,帮助他完成化身天帝前的最后一步蜕变,他决定也给上官公子一个造化,毕竟这也是他的大功臣。

看上官公子这个样子,对权势还是很热衷的,魏君觉得把他阉了,送进宫里去当个太监总管,应该很符合他的口味。

朕果然是宽宏大量之人。

魏君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上官公子给他加了一个赞。

他也算是见过不少人了,但是像魏君这么坦然赴死的也真是第一次见。

“你真的一点都不怕死?”上官公子再次追问道。

魏君有些不耐烦了:“你能不能爽快点啊,别这么磨叽。要动手就赶紧的,我还赶着去投胎呢。”

魏君说的这是大实话。

而上官公子和他的随从齐齐动容。

不过魏君没仔细观察,他也不在乎。

这时候魏君已经闭上眼睛等死了。

激动的有点厉害。

不过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怎么一直没反应?

魏君睁开了双眼。

正好看到了上官公子火热的眼神。

魏君吓了一跳。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