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视死如归

魏君的挺身而出,让不少人色变。

妙音坊的客人不少,很快就有人认出了魏君新科状元的身份,然后这些人看魏君的眼神都十分怜悯。

徐德和蔡其霖则面色大变,两人赶紧拉住魏君,低声快速劝道:“魏兄,不要冲动。上官公子是丞相之子,他不是我们现在能对抗的。”

“和他作对,有可能会死的。”

两人都被魏君吓得不轻。

以前就知道魏君死读书,不怎么通人情世故,但是也没想到魏君敢这么虎。

而楼上的上官公子看到魏君的这副表现,内心其实十分满意。

有能力有才华的人到处都是,但是在有能力的情况下还有勇气的人就很稀少了。

他向来敬佩这种人。

但上官公子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水。

他把目光转移到魏君身上,配合着他身边仆人的凶威,瞬间就带给了其他人巨大的压力。

上官公子此时手持一柄折扇,他用扇子指了指魏君,又指了指自己,语气十分诧异:“你刚才是在骂我?”

“不是不是,上官公子您误会了,魏兄他刚才只是喝多了。”徐德赶在魏君面前帮魏君解释道。

魏君也顺着徐德的话道:“我错了。”

上官公子有些失望。

还以为遇到了一个硬汉。

弄了半天只是一时冲动。

对这种人,他没什么兴趣。

就在他失望的时候,魏君又继续开口了:“把你比作禽兽,实在是侮辱禽兽了,你连禽兽都不如。”

吃瓜群众齐齐倒吸一口凉气,整个妙音坊都变暖了好几度。

上官公子在众人眼中怒极反笑,实际上他也确实是在笑:“好胆,上一个敢这么骂我的人,现在已经在阴曹地府了,你想死吗?”

魏君很想点头。

我真的很想死。

不过我不能自杀,得让你动手。

所以魏君不屑道:“我就站这里,你敢杀我吗?”

赶紧说你敢。

纨绔就得冲动。

魏君在心里给上官公子打气,上官公子的表现也没有让他失望:“魏君,新科状元,本公子之前见过你跨马游街。你以为有一个状元的名头,就敢顶撞本公子?不要忘了,你现在还没有官身呢。”

说到最后,上官公子已经一脸讥讽了:“以本公子的身份,杀一个普通人,连大牢都不用坐。”

魏君感觉上官公子太赞了。

简直是上赶着送温暖。

“天子脚下,朗朗乾坤,上官公子你若要多行不义,那尽管冲我来,不要牵连无辜女子。”

所有人都在心中为魏君叫好。

但没有人敢说出来。

甚至,蔡其霖还悄无声息的远离了魏君,趋利避害,人之本能。

上官公子敏锐的发现了这点,哈哈大笑:“魏君,你看看你的同窗好友,你以为你在行侠仗义,可你在他们心中只是一个傻子你知道吗?”

上官公子很懂的揣摩人心,他现在对魏君已经很满意了,但是他要考验魏君的心性。

一个真正的勇士,不仅要能敢于得罪权贵,还要敢于在身边人都不同意的情况下依旧能勇往直前,不因现实的压力而低头。

魏君做到了。

而魏君的一席话,赢得了现场所有人的尊重:

“蔡兄寒窗苦读二十年,承载了一家人的期望,从未干过伤天害理之事。他怕你,理所当然。我站出来,若牵连到蔡兄,是我的不对。所以他和我划清关系,并无任何不妥,我内心依旧视他为友,也只希望他不要怪我站出来便是了。”

蔡其霖:“……”

他停下了脚步,看向魏君的眼神不是一般的感动。

这一刻,他甚至觉得妙音坊的姑娘也不如魏君来的更让他心动。

也就是他不是个女的,不然铁定以身相许了。

不过蔡其霖很快又想到,自己还是思维太狭窄了,谁说男的就不能以身相许的?

断袖之癖在京城又不罕见。

且不说蔡其霖的想法,魏君这番话,折服了几乎所有人。

哪怕大家依旧害怕上官公子的恶名,但还是有人忍不住击节赞叹:“公子说的好。”

“状元公的消费今天记在我账上。”

“一身正气,吾不如也。”

“都给我闭嘴。”

上官公子内心喜悦,但面冷如霜。

他身边一个仆人更是信手招来一把长刀,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硬生生的将长刀化为齑粉。

妙音坊再度噤若寒蝉。

大家从对魏君的欣赏回到了现实。

终究还是没有人敢正面对抗上官公子,因为他背后的权势,也因为他仆人的实力。

上官公子环视了一圈,直到所有人都不敢和他正面对视,他嘴角勾起一抹哂笑,然后重新看向魏君。

“现在,怕了吗?”

魏君上前一步,面色坚毅,甚至眼神多了几分激动:“怕?我魏君读圣贤之书,修浩然正气,管世间不平之事,何来的怕?上官公子,我还是那句话,你有什么就冲我来,不要牵连其他人,更不要再牵连梦姑娘。”

咔擦。

梦姑娘的房间门被打开。

梦姑娘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有那么一瞬间,整个妙音坊都暗了一下,因为被梦姑娘的容颜夺去了所有的光彩。

梦姑娘先是目泛异彩的看了魏君一眼,然后对上官公子福了一礼,开口道:“上官公子,我已经出来了,能否别再找其他人的麻烦?”

上官公子还没说话,魏君先急了。

你这个小姐姐长的还不错,怎么心肠这么恶毒呢?

我好心帮你,你居然想救我的命,实在是不当人女。

魏君坚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他义正言辞的抢在上官公子前面开口了:“梦姑娘不必担心,也不用违心逢迎这等纨绔恶少。若梦姑娘为了帮我而被这等恶少所染指,我魏君还有何面目活在这天地之间?”

梦姑娘身体一颤,深深的看了魏君一眼,认真道:“魏公子,你再继续坚持的话,真的会死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梦姑娘用了真言术,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相信她说的话就是真理。

魏君也信了。

还有这么好的事?

他笑的十分开心:“死又有何惧?我如果今天退缩了,我才是真的死了。”

梦姑娘道心颤动。

这种视死如归的豪情,实在是太让人欣赏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