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后立马就能变大佬

中州,乾国,京城。

一家客栈内。

新科状元魏君从梦中醒来。

然后,身体开始轻微的颤抖。

不是害怕,而是激动。

魏君本以为昨天他高中状元跨马游街会是他的人生巅峰,但是今天他已经改变了想法。

状元算个屁。

他马上就是天帝了。

他觉醒了宿世的记忆。

他,魏君,乃是诸天万界最强大佬之一的天帝转世。

转世前的天帝建立的天庭辐射诸天万界,麾下强者无数,是万界最强的大佬之一。

但是毕竟还有个之一。

既为天帝,当独一无二。

天帝有大决心,大毅力,大神通,他知道常规的修炼手段不可能让他超过那些和他同一个层次的大佬,再加上某些复杂的原因,最终他选择了历劫重修:

轮回转世十万次,历劫圆满,他便能突破之前的境界,更进一步,成为真正至高无上的天帝。

而这一世,已经是魏君转世的第十万次了。

因为即将功行圆满,所以天帝提前设置的后手启动,让魏君在这一世明悟了前因后果。

对于第十万次转世,魏君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可以了:

早死早超生!

对此,魏君十分满意。

天帝将一切都算到了,他也担心那些和他一个层次的大佬会查到他转世的蛛丝马迹,在他安排的最后一世搞破坏,让他功亏一篑,所以天帝的第十万次转世本身就是用来迷惑敌人的。

该干的事情,该准备的工作,前面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次转世都已经做完了。第十万次转世所需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死于别人的手中。

借助敌人的手,助自己成道。

魏君给天帝点一个赞,果然琅琊榜(lyb)。

活着很难,想找死还不容易吗?

虽然按照设定不能自杀,但是这个世界高手无数,战争频繁,魏君想死,天王老子都拦不住他。

死了就能变成万界无敌的天帝,而且其实也不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因为他的真灵一直就是天帝的真灵,魏君就是天帝,天帝就是魏君,所以魏君对死亡毫无惧怕,反而充满了期待。

魏君开始认真的思考,自己要怎么做才能尽快的找死?

不过仅仅思考了片刻,魏君就放弃了。

因为作死的方法太多了。

这个要是还需要特别用心考虑,魏君觉得就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随机应变就行了,他至少有一百种不同的花样作死办法。

结果无非就是在这个世界多活一天还是两天的区别。

虽然天帝的大部分记忆还在封存状态,魏君只回溯了前世记忆和天帝轮回转世的前因后果,毕竟魏君这一世是要求死的,没必要利用之前的记忆来变强,但是魏君的心性依旧比之前获得了巨大的提升。

十万次的轮回都经历了,不在乎一时的时间流逝。

再多见识见识这个世界的风景再慷慨赴死也来得及。

魏君刚这样想,房间门就被敲响了。

“魏兄,魏兄,魏兄。”

“来了。”

魏君答应了一声,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便打开了房间门。

映入他眼帘的,是两个很熟悉的同窗好友——徐德和蔡其霖。

他们三人都是国子监的学生,关系很好,而徐德和蔡其霖在这一次科举也都中了进士,不过排名自然是没有魏君好的,他们两人只是二甲。

即便如此,也是值得光宗耀祖的事情了。这要是放在他前世,三人基本都是清北毕业且考取了公务员的天之骄子,所以三人都很兴奋。

而两人这时候来找魏君,也是为了庆祝的。

“魏兄,走吧,去妙音坊,我可是已经期待了好几年了。”蔡其霖冲魏君挤眉弄眼。

魏君知道蔡其霖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

新科进士按惯例是有两天放浪形骸的时间的,你可以尽情的去浪,这也是给新科进士的福利。

毕竟给进士授官以后,就要稳重行事了,这两天也是奖励你之前的辛苦学习,只要不闹出太大的事情,都不会影响前途。

而妙音坊便是大乾最红的听小曲的地方,当然,这是文雅点的说法,妙音坊真正的属性,也不用过多解释。

不过传闻妙音坊背后有大来头,所以一般情况下也没有人敢强迫妙音坊的姑娘,在大部分情况下,妙音坊的姑娘们都是卖艺不卖身的。

而且大多数妙音坊的姑娘都才艺双绝,理所当然的,这些姑娘就成为了很多人心目中的女神。

这套路魏君门清,对此他其实没有多少期待的。

他上一世是轮回到了一个都市位面,这种套路他见多了,也经历的多了。

一入红尘深似海,哪有什么真正的卖艺不卖身。

不过这是他和徐德和蔡其霖早就约好的,所以魏君也没有扫两人的兴,左右也是去玩玩而已。

说不定就遇到什么纨绔恶少调戏“良家女神”,然后他挺身而出,最后被纨绔恶少的随从干掉呢。

要是那样,可就太幸运了。

本着这个念头,魏君很爽快的和徐德还有蔡其霖一起去了妙音坊。

“魏兄,你要是现身妙音坊,说不定就能被某位姑娘看重,成为入幕之宾呢。”徐德羡慕道。

他知道他和蔡其霖肯定是没有太大希望的,毕竟妙音坊的姑娘向来眼高于顶。

但是状元一向被称为文曲星转世,魏君是新科状元,从前和他俩是一个档次的穷学生,以后就不一样了。

就算是妙音坊的姑娘,也会对魏君另眼相待的。

不过魏君只是淡然的笑了笑,然后道:“不会的。”

“为什么不会?魏兄,你可是新科状元。妙音坊的姑娘们再眼高于顶,也不会看不起你的。”徐德鼓励道。

魏君点头:“这是当然,不过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朕马上就是天帝了。

眼光已经不一样了。

魏君进入状态很快。

魏君没有发现,在他和徐德还有蔡其霖聊天的时候,其实一直有人在观察他们。

妙音坊。

距离他们所在的地方至少还有一炷香的路程。

但是在最顶楼,一个锦衣公子眉毛一挑,淡淡道:“好大的傲气。”

锦衣公子对面正是妙音坊最红的清倌人梦姑娘。

梦姑娘笑吟吟的给锦衣公子斟酒,然后轻启红唇:“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魏君是新科状元,他有傲气的资格,不然上官丞相也不会特意让上官公子在这里等他了。”

“梦姑娘此言有理,有能力的人确实有傲气的资格。”上官公子点了点头:“不过他到底能不能入我父亲的眼,还要看他接下来的表现。”

“公子准备怎么考验魏君?”梦姑娘好奇问道。

上官公子也没有藏着掖着,魏君的身份他早就调查清楚了,不可能和梦姑娘认识,所以不存在梦姑娘向魏君通风报信。

他爽快的说出了自己的安排:“就看他待会敢不敢阻止本公子了,我父亲虽然看重有才华的人,但更看重一个人的品性和胆量。如果他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本公子就送他一个锦绣前程。如果他只是一个阿谀权贵的软骨头,那以后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梦姑娘闻言了然,然后大有深意的看了上官公子一眼,提醒道:“只是这样一来,公子的名声恐怕要更坏了。”

上官公子大笑:“我父亲是当朝丞相,权倾朝野。我妹妹是天音宗真传弟子,名动修真界。我们上官家已经如此鼎盛了,我要那么好的名声做什么?我只需要长命千岁就够了。”

“公子是个聪明人。”梦姑娘赞叹道。

上官公子道:“希望魏君不要太聪明,本公子不喜欢审时度势的聪明人。”

梦姑娘又给上官公子斟了一杯酒,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也有些期待。

他对上官公子是很了解的,这位丞相的公子被称为京城四大纨绔之首,不学无术,恶名昭彰,出了名的喜怒无常。

但她却知道,上官公子其实最欣赏那些敢当着他的面得罪他的正直之人,很多当众落过他面子的人,都被他推荐给了他父亲,有些还亲自给他们安排了更好的前途,只不过这些事情上官公子一直做得很隐秘,少有人知。

而且敢当面得罪丞相公子的人不多,所以一直没有太多人发现这点。

新科状元魏君,能通过上官公子的考验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