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铁口直断

“那是掌控观星楼的钦天监台正李淳风大人,术法厉害无比,可能是他刚刚率众相助了一番。”

从观星楼中走出,又进入马车,荣才俊才稍微提及此前观星楼顶发声的大人物。

在斩龙之时,除了魏大人元神出窍,持着帝剑迈入高空斩龙,还有辅助收尾的观星楼主。

李鸿儒默默念叨了这个名字一句。

术法无形。

常人只觉是忽然来了一阵风浪。

但对方已经将那天空的乌云驱散,破了仙庭中人释放的雷电,将一切划上了尾声。

这同是朝廷顶级力量中的一员。

“你看,那是袁天纲,我听说他是这两年国子学的第一高手,朝廷的新贵,哎呀,他注意到我窥视了。”

马车之中,荣才俊不断卖弄着自己的见识。

与李鸿儒交换到了喜爱的望远镜,他视如珍宝,爱不释手的把玩和远视,不断观察着远处退场的人。

这也让李鸿儒增长了不少见识。

武人气血强盛,只是一眼便能看出不好惹。

但文人专修元神,外表难有多少异常。

此时见识到一些人,李鸿儒觉得自己也能避免踩坑,免得将来有眼无珠冲撞到人。

而且李鸿儒感觉这些人身家定然丰厚,若是有机会见识,说不得还能捞到三分好处。

马车从大街上穿梭而过,又渐渐远离了午门。

长安城中,一切如常。

午后突如其来的一场雷阵雨并未引发什么议论。

此时雨歇,各种叫卖和热闹之声又阵阵响起。

待得离东市博望街不远,李鸿儒与荣才俊道了别,跳出了马车。

四门馆今日的授课已经完毕,李鸿儒辗转于长街上,听着四周传来的嘈杂声响,也看着往常认为的神棍。

“大师,算个命呗!”

“算命两文,嗯,是你,不算。”

摆摊的瞎子努力睁开了眼间的一条细缝,瞧清楚了是李鸿儒,顿时就回绝了过去。

这货在博望街小有名气,入了四门馆学习。

李鸿儒在小的时候还挺可爱,越长就越让人来气。

瞎子至今还记得被这家伙‘打假’,揭穿了他相命的本事。

那让他生意少了三成。

若不是经常有些老客户前来,他就要收拾收拾换地方了。

算命窥的是天机,两文钱的代价哪能去算天机,他寻常也只是顺着大伙儿想法,给对方寻个心里安慰,让自己混口饭吃。

也不知李鸿儒从哪里读了一些杂书,也精通这些门门道道,什么生肖算命,还搞了个他并未听闻过的星座卜卦,糊弄起人来并不差他多少。

瞎子觉得,若是戳瞎李鸿儒的两只眼睛,这家伙也能挂个招牌来算命,生意肯定还很好。

“算一个算一个,我今天掏钱,很诚心来算命的!”

李鸿儒在衣兜里摸了摸,掏出两个铜板,随手放在瞎子收钱的桌子上。

一只手迅速从桌底伸出,两枚铜钱转而塞进了瞎子的钱袋。

“职业习惯……”

瞎子的手一僵,脸上皱出一朵苦菊的笑容,又想在钱袋中将那两文钱掏出来。

半响,他用左手死死捏住蠢蠢欲动的右手。

“瞎爷今天首次开张,这钱不能往外拿,你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吧。”

瞎子满脸的痛心,他只觉自己为了这两文钱不免会出血一番。

再被这家伙打假一次,闹腾上一番,他觉得自己生意怕是又会少上三成。

但到手的钱不拿,这不符合一个混饭吃的算命先生习惯。

如今便需要斗智斗勇了。

争取不让这家伙打假成功。

若是能挽回几分面子,说不定他生意也能好上三成。

“你能算出仙缘吗?”李鸿儒问道。

想到面板上多出的两项数据,李鸿儒第一次有了没有挂零的项目,他不免想问询一番。

红甲卫士能擒龙,能飞纵在那种高空中,能鼓荡风云引发雷电,这些人不是仙也算仙了。

若说没几分向往,那是不可能。

朝廷之路的难度登天,李鸿儒不免也想多一条可选择的路。

恰巧太吾衍化的沙盒数据中多了一条仙缘的选项。

他寻思到此处之时,只见原本的仙缘:1,数字已经悄然化成了0。

又是一个零蛋,李鸿儒顿时心情大坏,感觉自己这些数据都很整齐。

“你若询问的仙人,那自然能算出仙缘,我不过是个凡人,算的只是人缘。”

瞎子得意的回上一句,随即就闭上了嘴巴。

今天这两文钱稳了。

算命的不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什么都回答下来。

铁口直断,一个问题两文钱,这就是他瞎爷目前的身价。

李鸿儒想要再问,那必须得再掏钱。

瞎子正是思索,随即又听得两枚铜钱落在桌子上。

“你还想问什么?”

右手蠢蠢欲动,但又被左手死死拿捏。

这一次没有先收钱。

瞎子决定先问问,看看能不能解决李鸿儒的问题。

若是能,那就收钱,若是不能,他就要忍痛拒绝了。

今日能扳回一局,那已经是他大胜,不能大意输回去。

瞎子努力睁大着那几乎眯成一条线的眼睛,看着铜板上闪烁的光芒,脑袋稍斜,侧耳倾听着李鸿儒即将发问的话语。

“这世上真有仙人?”

“有!”

两枚铜钱迅速被瞎子收了回去。

瞎子只觉今天的钱太好挣了,李鸿儒问的完全就是常识性质的问题。

“空口无凭,眼见为实,你得证明一下这世上真有仙人”李鸿儒笑道。

“嗯~”

瞎子一怔。

最简单的问题,也隐匿着大麻烦。

回答的痛快,收钱也痛快,但要掏出一个仙人给李鸿儒看一看,瞎子觉得难度有点大。

他狠狠抽了收钱的右手好几下,苦菊脸硬生生挤出了一滴悔恨的泪水。

李鸿儒刚以为瞎子想玩赖,用话术来挤兑他,随即便见瞎子一脸的大喜。

“你身上有淡淡的清气,你最近定然是见了仙人。”

他低声附耳过来时,还瞧了一下左右四周。

瞎子管不着李鸿儒是瞧见的哪位仙人,但他袋子里那两枚铜板又稳了,这是送上门的钱财,想想不免有点小开心。

“清气?”

“人身具浊气,只能存在人间界,仙人则是一身清气,居于高天之上,若是双方相见,气息不免有些混……”

“你是瞧见我眼中神仙粉的残留痕迹了吧。”

瞎子只是眼睛生的狭小,加上长时间锻炼,翻的一手好白眼,每日在闹市查看和倾听信息,糊弄了不少人。

一旦瞎子嘴巴上花花,故弄玄虚,李鸿儒就能猜到他心里的那点小九九。

李鸿儒鼓着通红的右眼,斜眼看着这家伙,让瞎子一脸赧然。

但问题他回复了,钱也到手了。

而且听李鸿儒的意思,这家伙是真的撞了大运,瞧见了仙人,这才有了来向他询问解惑。

此番作答,他还收获了意外的讯息。

瞎子望向皇城的方向。

那是李鸿儒此前来的方向,也是今日风起云涌的地点,据悉有大人物受刑。

他隐约猜测到了两分。

瞪大着眼睛瞧李鸿儒之时,瞎子也预感到接下来的钱更不好拿。

待得李鸿儒再度开口,瞎子硬生生将右手抓了回去,死死的垫在屁股上。

“西门春熙大街有位真本事的奇人,姓袁名守城,你找他算去,莫要来问我了。”

钱财虽好,但需适可而止。

吃过一次大亏,瞎子不想再砸了招牌。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