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明庭经》

当世界观变成了另外一幅模样,李鸿儒开始重新审视着诸多以往忽视之处。

一些往常当成吹牛皮的市井之言并不完全否定。

偶尔的狂风大作,雷雨交加也会让他有着遐想,猜测后面是不是有人控制。

除了思考《九经》,思索元神之道,李鸿儒目光亦看向了朝廷。

那是能人异士聚堆的场所。

还有荣才俊提及的仙庭,那又是什么样的世界?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若知识足够深厚之时,这大千世界在眼中又是什么模样。

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一隅之地劳作,难有多少踏足其他地域的可能。

李鸿儒就在东市和四门馆这片区域游荡了十六年。

此时他不免也有一些其他心思。

阶层低下,向上的高度有限,李鸿儒本土劣势极多,但太吾的数据又增添一丝筹码。

不断调整的心态和思路,李鸿儒也有着一些其他的对比。

若太吾能给予一些认知,那他便不会过得糊里糊涂,一辈子虚度。

“你这宝贝真是妙不可言,咱们这一趟没白来。”

一旁的荣才俊显得有些兴高采烈。

道听途说不如眼见的真实,在年轻一辈中,他们是少有查探到真实的人。

荣才俊甚至怀疑国子监那些顶级天才都难有他们的视角。

望远镜一照,千米之外清晰可见,也能让数千米之外光景清晰数分。

荣才俊愈发满意这件宝物。

他在李鸿儒那儿探过数次口风,清楚李鸿儒并非把持着宝物不放,只要有对方能看上眼的物品,交易过来并不成问题。

查探了斩龙这种大场面,荣才俊觉得这件宝物的价值迅速上升。

对未元神显化,没登大雅之堂的年轻人而言,望远镜是一件顶级的宝贝,可以探索到诸多真实。

他心中念头萦绕,迅速拿了十余件珍稀做对比,但又觉得自己拥有的那些显得有些不足,难以说出口。

质量不足时便只能用数量取胜了。

不管怎么说,需要将这件宝镜换过来。

“除了读书,咱们还有没有其他的修炼方式变强?”

荣才俊心中打着小九九之时,只听李鸿儒向他发问。

“变强?”荣才俊疑惑道:“咱们除了读书还有练武啊,我听说你哥去了祝氏剑堂。”

读书是一条苦逼路,练武更是如此。

李鸿儒有一兄长,姓李名旦。

李保国给大儿子取这名字时日子过的极为困难,就想着有朝‘一日’翻身,荣登富贵。

除了希望他读书登上大雅之堂时,兄长李旦更是寄予了厚望,被送去了专门练武的祝氏剑堂。

那是长安城颇有名气的武馆,每年的消费并不低。

李鸿儒成绩一般。

而李旦更是一言难尽,除了较之常人强壮,会耍一些套路剑法,李鸿儒没觉得有多强。

若是碰上两三个拿着刀剑的小流氓,李旦很可能要跪。

“我的意思是有没有更快捷更有效的修炼方式,咱们整天闷头念书,拿着刀剑砍假人,只怕是这辈子的成就有限。”

李鸿儒摊手。

荣才俊能拿出神仙粉,李鸿儒也想获取一些其他的什么。

世家底蕴深厚,说不定就有可取之处。

趁着荣才俊有所需求,他不免也是探听一些可能存在的消息。

“若是有更有效的方式,我荣才俊还会等到今天”荣才俊不甘的道:“修炼有定数,基础不牢肆意踏入未知修行的道路,轻则气血溃败,重则削寿惨死。”

“定数?”李鸿儒疑道。

“那是我爹说的”荣才俊吭声道:“在他们眼中,我就是没有定数,这辈子无缘元神大道。”

“你爹怎么能如此轻下判断?”

“我听说他们有多种判断的方式,涉及知识、心态、品性、悟性等,只需长时间仔细查探和效验,数年下来就能得知大概的结果,这让投入培养的方式也有着不同。”

荣才俊一番细细叙说,李鸿儒才得知,在更高的大户人家中,选择的残酷性远较之普通家庭更为严苛。

除非别无选择,家族的资源不会倾泻在一个资质有限的后代身上。

冒然的投入不仅折腾了后代,也很可能导致竹篮打水一场空,让家族衰退下去。

他们将资源灌输在更有希望的后代身上,也可以让并无多少希望荣登大雅之堂的后代这辈子可以安乐生存。

荣才俊不甘归不甘,但勉强也能接受这种安排。

自己能力有限,他也不敢去做冒险性修炼,折了寿命。

“若是十八岁前连浩然正气加诸于身体都做不到,我等又有何希望!”

荣才俊十七岁,而李鸿儒也有十六周岁。

两人离十八岁的距离并不遥远。

文人聚气通窍,凝聚元神,武人修气血,练武魄。

双方修炼的方式不同,但殊途同归,都有机会荣登大雅。

只是在基础的层次之时,便判定了诸多人的前途。

这是更为严苛的筛选,有些人甚至连尝试的机会都没有,最终只能浑浑噩噩度过一生。

“我听说有一些异人具备各式各样的能力”李鸿儒皱着眉头提醒道。

“无非是一些狂徒,侥幸冒险修炼成功留下些许传承,你我有堂皇大道,何必……”

荣才俊回上一句,思索自己接近十八岁的年龄,不由又止住了口。

异人包括游方的道士和僧侣,也有一些江湖上的高手,只是这些人难于被朝廷承认,难有多少融入的可能。

一个僧侣没可能任职宰相,也没可能担当大将军。

这些人能力高强,需要接受管辖,有的人甚至只能捆绑在道观和寺庙中度过一生。

又有一些人在普通人中逞凶,被大理寺等部门缉拿关押。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人具备着一定的特殊力量,看上去让一些人羡慕。

“好好读书吧,咱们希望渺茫,但多少还有一点时间证明自己。”

荣才俊最终拍了拍李鸿儒的肩膀,安慰了一句,也给自己打气。

有一条正道可走,他自然不会想着歪门邪道。

正道尚难,何况是那些路数。

待得李鸿儒再度插嘴提及两句,他心中已是明白了过来。

“你想提前看看那些书?”

荣才俊接触过更高的书籍,知晓自己难于修炼,这才死了心。

但李鸿儒没有世家的地位,也无法接触到更高的层次,对这些修炼之事一片迷茫,此时还有一些心动。

数次的开口,荣才俊已经得知了想换手上这件宝镜的重要条件。

“没问题,我家里有一套手抄的《明庭经》,那是修炼元神大道的珍品书籍,我爹珍藏了好多年,过两天我就给你搞来,但你需按时还我,否则我麻烦大了。”

他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顿时让李鸿儒满意极了。

一个望远镜换观看一本书没有任何问题,两人当即签下了交换的条约。

在这时代,没有上辈子流畅的网络通讯,知识成了垄断阶级的特权,想换取的难度极大。

他只有步步为营,才可能接触得更多一些。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