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宫女和太监

叶明净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后,发现自己的生活水平又被提高了一个档次。首先,漱口的杯子变成了玉杯,其次,早饭的筷子变成了象牙筷。还有等等一系列小细节,比如小桃和桔子的态度更加恭敬了。比如,今天又多了一个小太监在房里伺候。正是一直跟在黄胜身边的那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子。他自我介绍叫“冯立”,是黄胜的干儿子。

感谢穿越的女帝前辈,这个时代已经有了猪鬃做的短毛牙刷和牙粉。叶明净的蛀牙危机得以解除。

由于六皇子的丧礼要连着举行三天,今天的昭阳宫依旧很冷清。吃完早饭后,桔子拿了一本《三字经》,开始边读边讲解的给叶明净打发时间。

换成一个真正的五岁小女孩,一定会觉得很无聊。叶明净却不同,她听的很认真,按照要求背诵。反复个五六次后,已经能背诵二十来句了。

桔子的讲解很详尽,这位被当成未来掌事姑姑培养的小宫女很有一些文化底蕴。叶明净和她们闲聊时得知,从前周朝开国女帝开始,宫廷中就设有内学堂,专门培养五至十岁的小宫女和小太监读书认字。天资一般的,学个差不多就送往各处当差。才华横溢的,重点培养,成为各处的掌事姑姑和掌事内侍。总之,皇宫之中人人识字,整体文化程度非常之高。

小桃咯咯的笑着说:“有好些个娘娘,出生寒门,连个字都不认得。进了宫后,还得向身边的奴婢们学,那脸色可难看了。”

“小桃!不许乱说。”桔子板下脸。

小桃吐吐舌头。

叶明净倒是很能理解她幸灾乐祸的心情。就是在现代,学历高的女性大多都有些傲气。更别提古代了。大字不识,光凭美貌上位的嫔妃惹人看不起是很正常的。恐怕这一类嫔妃也很难长久的获得宠爱。

果然,当她问小桃的时候,小桃说的眉飞色舞。一出出宫廷大戏脱口而来。不过她很是知趣,说的都是承庆帝爷爷和老爹两位先帝内宫的旧事,属于尘埃落定,大众都知道的娱乐性八卦。

知识就是力量啊。这能写会读的宫女,看问题的境界就是不一样。

从故事中,叶明净还发现了一些问题。由于皇宫内整体文化水平较高。皇子和公主们从小受到的熏陶也不一样,人人都认为刻苦读书是应该的。据说有一位皇子从小关在宫里长大,十五岁后第一次外出上街,发现茶楼里的小伙计不识字,很是批评了一通:“如此文盲,竟也能任此重要之职。”把个茶楼掌柜弄得郁闷之极。

此外,还有一个附加的好处。那就是皇子们都挺看不上文盲姑娘。再美的美女,只要不识字。稀奇一段时日后,很自然的就会觉得乏味。这也是正常的。从小和高素质人群在一起惯了,没有内涵的女人基本看不上眼。

这一代代的优秀基因融合下来,皇室成员的素质明显有别于普通士族豪门。尝到甜头的后代皇帝们不遗余力的发扬了这一优秀传统。内学堂的老师除了年长的宫女太监外,还添加了翰林院五经博士和编修轮流给高等级班按旬授课。近水楼台先得月,充分的利用了国家的人才。

翰林院是什么文化层次?翰林院是内阁大学士的储备库。放在现代,那就是顶级学府的顶级教授,国务院官员们给那二三十个人开小灶。

小桃自豪的指着桔子说:“状元、榜眼、探花,都给他们讲过课。”

叶明净妒忌的眼都红了。

不过,凡事有利有弊。内学堂普通授课班毕业的宫女,二十五岁之后就可以放出去。参加过高级班的就不可以了。有的终身留在了宫中,有的由皇帝和皇后亲自安排婚姻。总之,这一类人才不是白白培养的,要充分利用。

叶明净可以想象,受过这样教育的宫女被嫁给某某大臣做妾后,会在其家庭中引起怎样可怕的后果。

不过,据小桃说。貌似有很多大臣都很希望能接受到这一类被赐的宫女。据说,成祖皇帝朝,有一位内阁大学士就一直对他曾经教导过的一个宫女念念不忘。最后,成祖皇帝成人之美,把那宫女赐给他了。该宫女风风雨雨的陪伴了丈夫一辈子,生的儿子后来也很有出息,参加了科考,做了官。

这一条道路不比攀上皇帝、皇子差。就算是普通二十五岁被放出去的宫女,因其能写会算,也是一些殷实人家争相迎娶的对象。大夏朝宫女们的前途还是很光明的。前提是你必须足够聪明,没有沾染上宫帷隐讳。

太监就有些不同了。太监终身都无法离开宫廷。对于宫里面的主人来说,他们更加安全可靠。

冯立就是一个案例。家乡遭了水灾,父母把六岁的他送进了宫。因其年纪小,为人也还算聪明,被定为重点培养的那一类。拜了黄胜为干爹,算是有了可依靠的长辈,黄胜也算是有了养老的后辈。这些在皇宫中都是允许的,只是必须全都放到明面上来。冯立和桔子一样,在内学堂高级班学习。现在也是属于半脱产深造阶段。和大部分人一样,他原先只有一个叫冯三娃的小名。不同于桔子这种随随便便给起的名字,内学堂的大太监们正正经经的替他取名为“立”。

冯立看着很谦虚实则很有几分自豪的道:“只有进了高等级班的小太监会被赐正经名。”

叶明净立刻就明白了。昭阳宫也有不少留守的粗使宫女和太监。比如西偏殿门口守着的那两个十七八岁的太监就一个叫小林子,一个叫小春子。

中午,素洁姑姑带人来送饭,叮嘱了几句就又走了。

昭阳宫依旧没有管事的成年人。叶明净早上起的迟,午觉睡不着,三个半大的孩子们就开始商议怎么打发时间。

小桃提议去院子里踢毽子,桔子和冯立都反对。理由是五公主身体刚好,不宜吹风。

桔子提议继续讲解《三字经》,小桃强烈反对,理由是学习了一上午了,下午应该好好娱乐娱乐。

叶明净无语,明明是八卦了一上午好不好。

冯立问:“公主有什么想法吗?”

符合五岁孩子智商的游戏确实很少。叶明净也不想降低标准去玩些弱智的游戏。于是道:“我想学着认识这书上的字。”她指指《三字经》,“你们都会写字是不是?不如一边教我一边比比看谁写的好。”

这是即上进又健康还没有危险的活动,桔子和冯立双手赞成。小桃的意见被忽略。

西偏殿外间的罗汉床上,摆了一张平平整整的桌子,桔子取了笔墨纸砚,临窗就着外面的阳光慢慢的磨墨。

四人脱了鞋分两边坐好。小桃只写了几个字便觉得气闷,坐到另一边的椅子上绣荷包去了。桔子和冯立一人拿着一支毛笔,不紧不慢的写着。字体是正楷,规规矩矩,端端正正。一张纸上只写三个字,一人写了两张纸。又将每张纸裁成三份,变成一个小型的卡片。先是一个个的教叶明净念,然后又组合到一齐,形成一句话。

这里的字和华夏族的繁体字一模一样。叶明净学的不是很吃力,很快就认全了。然后用手指蘸了白瓷底青花鲤鱼笔洗里的水,在桌子上慢慢的画。

为了避免“神童”的命运,她坚持不肯再多学,只一笔一笔的边画边记那些繁体字的构成。

桔子见状便拿出一张新纸,开始在上面写些什么。冯立凑过去看:“这是上次唐先生布置的作业,你还没写好吗?”

桔子道:“内学堂停课好几天了,我看看以前作的,觉得有些地方还可以改改。就再作一篇。”

冯立过去看了两眼,又说了两句看法。这两人很快你言我语的讨论起功课来。讨论了一会儿,冯立还回了一趟自己的房间,翻出几本书带过来辩论。

叶明净不由感叹,在这样的氛围下长大,想不好好学习都难。

***********

薛皇后晚饭前回来,得知叶明净认识了十二个字后十分欣慰。

承庆帝今晚歇在了皇帝寝宫宣明宫,有无嫔妃侍寝不清楚。安嫔过来说了一会儿话,量了量她的最新尺寸,还拿出了几个花样子给她选,说是要绣在新衣服上的。

薛皇后插话道:“这些事情,交代针工局去办就行了。你把要求写下来,我明天让黄胜送去。有新花样子也都给他们,劳那个心做什么。你有空就替净儿做些内衫荷包什么的,这些贴身的物件,还是自己做的穿着舒坦。”

安嫔犹犹豫豫。

薛皇后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你也别有顾忌。如今不同以往,净儿穿的好些是皇上有过交代的。谁还敢说什么了。净儿如今是这宫里唯一的孩子,你也该拿出点款儿来,别让那不长眼的看轻了。再跟着得寸进尺的看轻了孩子,反是害了她。”

安嫔遂不再犹豫,起身福了福:“妾身都听娘娘的。”

薛皇后又道:“净儿身边原先伺候的人都已去了,身边没人可不行。如今既住在我这里,我就给她补上。素洁做掌事姑姑,小桃和桔子原本就是二等宫女,这两天伺候的也不错,就一并给了她。冯立是黄胜的干儿子,为人机灵。又在内学堂读书,也给了净儿。剩下的一个一等宫女,两个二等太监,四个三等宫女和粗使太监,你有什么合适的人吗?”

安嫔沉默了一会儿:“妾身身边的人,哪有娘娘身边的好。一切都听娘娘吩咐就是。”

薛皇后笑了笑:“未成年的公主原是应跟着生母的,净儿情形特殊,少不得要在昭阳宫住一段日子。你放个人在她身边知暖问热的,心里也踏实些。就不必推辞了。”

于是安嫔不再推辞,给了一个身边的一等宫女叫花雕的,剩下的人却是死活不肯再安排。

薛皇后也不多言,两个二等太监就指了小林子和小春子,其余的人手让素洁看着办。

这是什么?这就是手段。薛皇后动用的是阳谋,在五公主身边安插人员,接手管理。又留有一线余地。安嫔知趣、谨守本分,不越雷池一步。叶明净看的叹为观止。

宫廷之路漫漫其修远兮,她还得上下求索才能成长。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