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宫廷往事

叶明净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她已经被换了个地方。她躺在一张很大的床上,对面是一整排朝南的雕花窗户,镶嵌着玻璃。金色的阳光洒满了房间。

身下的垫褥很软很软,暗红色的床架子上雕刻着白鹤青松,童子嬉戏。雕工流畅、人物栩栩如生。可以像看连环画一样顺着一溜边的看下来。金色的钩子勾着鹅黄色的绸子帐幔,帐子上织着云霞图。身上的被子是枣红色,被面看不见,应该也绣了花,伸手摸摸,可以摸到被面角垂下的枣红色半长的流苏。转过头可以看见鹅黄色的枕头上也绣了花,棕色的枝,浓淡渐变绿色的叶。被她脑袋压着的地方一定就是花了。

真是奢侈。手绣的苏绣,在市面上是按图案复杂度和面积大小来算的。她记得曾经见过一条丝绸围巾,就在角落里绣了一朵碗口大的牡丹,还有几片叶子什么的,就要四五百块。按照这个比例,她现在的枕头套应该要卖一千五左右,身上的被子估计要上万了。手工满绣和手工织锦都是能吓死人的价格。还有这床。她听少年宫一位老师说过,有个解放前当律师的祖父为她出嫁的母亲陪嫁过一张拔步床。据说好的不得了,床里面的空间有七八个平方。新加坡一位华侨出价五十万要买。她妈妈没舍得。这还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再看看她现在这床。五个平方大小是跑不掉的。那些雕工,那个帐子。木料她还不认识。这么一套就寝设备,没有一百万也有七八十万了。难怪白鸿对她以前的生活嗤之以鼻。

从来就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根据她前世活了二十七年的经验来看,福利待遇如此之好,任务一定会是非常、非常难。

“呀,公主醒了!”一个穿淡绿色宫装的少女快步走了过来,十五六岁的年纪,圆圆的脸蛋。她神奇的在床头内侧的柜子上摆弄了两下,拿出一个鼓鼓囊囊棉布包裹,从里面取出一柄茶壶,倒了一杯水,半跪在床前的脚踏上给叶明净:“公主,喝点水润润喉吧。”

叶明净正觉得嗓子干哑的难受,就着她的手喝了一杯。那少女一手喂她喝水,一手扶着她的后背。动作妥帖、轻柔。让人感觉不到一点儿不适。

水是温的,里面还放了一点儿蜂蜜,甜丝丝的很好喝。就是杯子小了点儿。叶明净喝了三杯才勉强罢手。她原本还想喝的,不过看那小宫女的眼神已经有些诧异了,也就算了。

这时又走进来一个宫女,年纪约有二十来岁左右。淡粉色的内衫,鹅黄色的广袖长裙。腰部正中垂着一根深粉色像领带一样形状的大飘带,上面绣着花花草草,很是华丽。

小宫女一见她就高兴的说:“素姑姑,公主醒了,连喝了三杯蜜水呢。”

那个素姑姑眼睛里立刻闪过一丝欣喜,口中却道:“别大惊小怪的咋呼,险些惊吓了公主。”遂走到床前坐下,“公主觉得可有哪里不舒服?”

叶明净摇摇头。素姑姑就高兴的说:“钟院判说的果然没错。小桃,去吩咐小厨房熬些清淡的粥。”又对另一个跟着她进来的同样穿淡绿宫装的少女道:“桔子你去给娘娘那边报个信儿。就说公主醒了。”

两个宫女离开。素姑姑扶叶明净半坐起身,从床里头拽过几个枕头垫在她身后:“公主睡了一天了,可把娘娘急坏了。钟院判拍着胸脯保证公主今早一定会醒,果然不假。”

叶明净想了想,问她:“素姑姑,这是哪儿?”她刚刚观察过了,这里没有一件小孩的玩具,应该不是她平常住的屋子。

素姑姑笑道:“这里是昭阳宫西偏殿的暖阁。公主落水后生病了,皇后娘娘接公主住在这儿修养。安嫔娘娘也住在这儿,就在东边的芳菲殿。公主不用担心。”

说话间,小桃端着个托盘进来了。粉彩的瓷海碗,盛了满满的粥,碗中有一个青釉大勺,勺柄被做成半折的荷叶。素姑姑用配套的粉彩小碗盛了一碗粥,同样的青釉小调羹,一勺一勺的舀了喂她。小桃端着放了几碟小菜的托盘。素姑姑见叶明净眼睛看向那个小菜,就用镶了三段银的乌木筷子夹了喂她。

这就是传说中的奢侈生活啊!祖上三代不是贫农就是工人的无产阶级后代被深深的腐蚀了。叶明净根本喝不出来那粥里都放了些什么,只是香喷喷的一口接一口,把那一大海碗里的全吃了。碟子里的小菜也是一口不剩。小桃看着光光亮亮的碗碟目瞪口呆。

素姑姑也很吃惊,不过她忍住了。服侍叶明净漱了口。叶明净担心古代没有牙刷会造成蛀牙,整整用了三杯水,咕噜咕噜漱了好半天,还用舌头里里外外的把牙齿都添了一遍。

这下,素姑姑也有点忍不住了。动了动嘴角,到底没说什么,只看了看天色,又扶着叶明净躺下。

叶明净哪里睡的着,闭着眼睛开始运气调整呼吸,练习白鸿教她的口诀。练了一会儿,精神越发的好,忽然听见有两个小宫女在一边小声说话,原来是小桃和那个叫桔子的在聊天。

小桃:“公主醒了,你去见娘娘报信,娘娘就没赏你什么?”

桔子的声音很沉闷:“还赏呢!别提了。人全在那灵堂里头,我原想着找到石榴、杏儿不拘哪个悄悄的说一声就完了。结果被容妃娘娘身边的紫藤看见了。容妃当时就叫了我的名字,问我鬼鬼祟祟的来干什么。那么多人,她喊的那么响,皇后娘娘也只能让我当众回话。我刚一说完,容妃就啐了我一口。骂我没规矩,针尖儿大的小事也敢闯六皇子的灵堂。还要动板子打我。”

“呸!”小桃义愤填膺,“她这是杀鸡给猴儿看。她死了儿子就值不得别人好。她那是妒忌。陛下都发话了,五公主就是国师向上天保下来的孩子。六皇子是儿子又怎么样,大周朝的开国太祖还不是女人?这世上前后三百多年,谁能比的过她。咱们吃得、穿的、用的,哪一样没有她的手笔。就说这房里的玻璃和座钟,不都是周太祖皇帝做出来的?哪个男人有这等本事,大夏朝,周朝。都没有。”

“嘘——”桔子压低了声音,“你小声点儿。前朝的事能乱说吗?我告诉你,咱大夏朝的高祖皇后就是周朝的最后一任皇帝,也是个女的。可惜那是个亡了国的女帝。”

小桃立刻用兴奋的声音说:“真的吗?好桔子,你给我说说吧。我在内学堂没上几次课,管事姑姑嫌我笨,只让我学会了认字和算数就把我分到昭阳宫来了。不像你,现在还每隔三天就去听一次课,以后一定能做掌事姑姑。”

桔子道:“前朝的事,内学堂不讲。也就是讲本朝高祖皇帝的时候顺带着说两句。周朝的最后一任皇帝是个女帝,后世称肃宗。她十岁登基,年号景丰。因为她年纪小,就由当时的皇夫摄政王临朝听政。这位皇夫摄政王就是咱们的高祖爷。”

“啊!”耳畔传来小桃的惊叹,“真没想到,快往下说。”

桔子继续道:“高祖爷聪明能干,把朝政打理的仅仅有条。景丰十五年,这位女帝就禅让皇位给了高祖爷。咱们大夏朝就开始了。景丰女帝成了高祖爷的皇后。”

小桃啧了两下嘴:“原来是这样。对了,周朝的皇帝都姓李,太庙里供的咱们高祖皇帝的皇后不是姓杨么?”

桔子越发压低了声音:“一开始是立的李皇后。李皇后还有一个儿子和女儿。本来,那个儿子还是前朝的太子。后来高祖新尧五年的时候死了。再后来李皇后也死了,贵妃杨氏才被立为皇后。还有更玄妙的呢。这位杨皇后是高祖爷登基后才纳的,新尧二年就生了个儿子,后来又生了一个。结果,李皇后死的那年她的两个儿子也全死了,杨皇后大病一场。半年之后才好,当了皇后后,也是一直小病不断,再也没有生下一男半女。后来的成祖爷是当时的皇贵妃之子。”

小桃也压低了声音道:“这事我也知道。杨皇后死的早。成祖爷在登基后,立了他的生母为太后。”

桔子轻轻一笑:“还有更有趣的事你不知道。李皇后的陵寝是还在周朝肃宗的时候就建好的,她最后以亡国女帝的身份葬入周朝皇陵。高祖爷的陵寝是在登基后建的,杨皇后当时撺掇着李后葬入前朝皇陵就是为的她日后可以和高祖爷单独合葬。结果成祖爷的太后薨了后,成祖爷硬是又打开了高祖皇帝的陵寝,把他的生母以继皇后的名义葬了进去。高祖爷的陵寝里,如今睡着两个皇后,可不是有趣?”

“果然有趣。”小桃笑道,“反正这两个,谁都不是元后。一个有高祖爷给的名分,一个有当皇帝的儿子。两头都大,在地下还不知怎么吵呢!”

两人后面就接着低声说笑起来,都是些宫廷琐事。

原来任务是当女帝啊!叶明净轻叹。果然是高难度作业。看来那位周朝的太祖女皇帝就是穿越过来的前辈了。真乃神人也。玻璃,钟表。难道这位前辈是化学、物理专业的?

唉!反正都是比她这个音乐专业的强。她会弹钢琴,认识五线谱。能说出一整套西方乐理知识。不过,貌似全都没有用啊。

白鸿一定是故意的。这家伙不是说过,他特意找的测试答案最差者来的么。难怪那题目中竟然还有杂交水稻一亩产粮多少斤,如何改善盐碱地这些怪问题。神仙们想要的,原来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