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5 简直是要她的老命

七月九号,星期五,晚上九点。

鲸鲨直播。

憨妹再次打开《恐鬼症》,一边活动着手指,一边笑呵呵说:“兄弟们,这款游戏已经被我摸得透透的,今晚就给你们表演一下什么叫做专业。”

“呵呵。要不是有大佬带你,你能这么快上手?”

“玩个游戏把自己整的跟尖叫鸡似的,我现在看你直播声音都不敢外放。”

“昨天不信邪的我游戏声音外放,吓得邻居都报警了,以为我在家里杀猪。”

面对观众们的调侃,憨妹早习以为常,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被《恐鬼症》给吓多了,不仅压力小了,心理素质也强了不少。

某些喷子的弹幕,以前的她肯定会一边生气,一边把喷子禁言一个月。

但现在禁言还是要有,但却不会血压飙升了。

因此她心里面除了佩服这位“荀令君”,第一次出手就能做出《恐鬼症》这样一款好游戏外,还有一点感激。

但也仅仅只是一点而已,该骂还是要骂的。

其实不仅是憨妹,只要被《恐鬼症》吓到的玩家,都会到游戏销售页面的评论区问候一下荀泽。

不过有趣的是,虽然很多玩家都是“破口大骂”,还有不少玩家嚷嚷着要给荀泽寄土特产,但游戏的评分却是一直居高不下。

在蒸汽朋克游戏平台评分满分是10分,《恐鬼症》的评分稳居在8分。

其他游戏媒体,还有游戏评论员、游戏圈的UP主等,给出的评分至少也是7.5分。

当然,也有不少开喷的人,其中喷得最多的就是《恐鬼症》采用的都是免费素材。

这样一款游戏竟然还要卖30块钱,简直比资本家还要黑心。

不过这种骂声很快就要销声匿迹了,因为《恐鬼症》在今天更新了。

看着更新包竟然达到10个G,憨妹心中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她赶紧点开游戏的更新日志,待会即便是死,她也要死个明白。

【更新日志】

1、升级了游戏中人物、建筑、物品等模型,为玩家提供更好的视觉享受;

2、增加“农场平房”、“牧场双层小楼”、“养殖场三层洋房”、“废弃的精神病院”、“火灾后的解剖学院”、“地下死刑犯监狱”六张地图;

3、增加“恶魔”、“赤鬼”、“幽灵”、“妖怪”、“凶魅”五种鬼怪;

4、增加道具、随机任务等;

5、大幅度优化鬼怪的AI;

6、对所有地图的布局进行调整;

7、增加“专家”跟“炼狱”两个自选难度;

8、增加“VR模式”,该模式可与普通模式正常联机;

……

越看更新日志,憨妹只觉自己本来炙热的心是越来越冰凉。

她有大佬带飞,已经渐渐摸清楚了《恐鬼症》的规律,只要自己不作死,活着打通一个鬼屋,并且赚取最多的钱还是没问题的。

但这次更新过后,她之前积累的经验说不定全部都派不上用场,这让她怎么办?

特别是“大幅度优化鬼怪的AI”,这简直是要她的老命!

“荀令君,你神经病啊?有你这么更新游戏的吗?”越想越气,憨妹直接骂了出来。

“哈哈哈!荀令君,干得漂亮!今晚又能看到憨妹尖叫了。”

“漂亮个屁啊!游戏更新后,我都快要被吓尿了好吗?”

“这荀令君会不会做游戏?这么多更新内容,换做别的游戏设计师,至少可以水好几个版本。”

游戏更新完毕,憨妹握鼠标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但这么多人看着呢!跟大佬们也约好了,所以再怎么害怕,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加油,你没有问题的。”憨妹一边深呼吸,一边给自己打气。

“哈哈哈!憨妹,放弃吧!你再怎么深呼吸,也是大不了的。”

“你们也就现在能嘲笑一下憨妹,待会她尖叫的时候,被吓到的就是你们了。”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赶紧把音量调低。”

进入游戏后,憨妹发现游戏的建模确实精致许多,但也更加的写实。

为了保险起见,憨妹小队没有选择新难度,只是选择了困难难度下的“农场平房”。

四人轻车熟路地带好道具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啊?怎么一进门温度就这么低?鬼在门口?”拿着温度计的伯爵问。

“不是。游戏更新了,现在几乎所有的鬼屋温度都会很低,得先到地下室打开地暖后等一分钟左右,才能检测哪里的温度低。”幸运儿伯爵说。

他从一开始就对《恐鬼症》十分感兴趣,几乎每天都在玩,游戏更新的内容,他当然第一时间就有了一定的了解。

“憨妹,要不你去地下室开地暖?”另一名伯爵问。

“你去吧!我到其他房间转转,看看有没有骨头之类的。”憨妹可不敢独自一人去地下室。

那地方又黑又窄,要是遇到了鬼,她肯定逃不掉。

“放心吧!现在游戏刚开,前三分钟是安全时间,不会有事的。”幸运儿伯爵说。

“那好吧……”憨妹应了一声后,拿着手电筒就走向了地下室。

只能容纳一人通过的楼梯,无时无刻给人一种压迫感。

手电筒照不到的黑暗中,又似乎潜藏着什么东西,仿佛随时都要扑出来。

这就是未知的恐惧,哪怕憨妹做好了心里准备,但依旧会感到害怕。

好在地下室并不大,所以憨妹很快找到墙角的地暖开关,“啪”的一下给打开。

但就在她转身时,手电筒的光柱照到了一个货架的角落,只见一名穿着红色连衣裙,披头散发的小女孩正背对着憨妹蹲着。

这么一瞬间,憨妹再次感受到什么叫做一股寒意直冲天灵盖。

好在她也“久经沙场”了,所以这一次她并没有尖叫出来。

“快……快来救我,鬼在地下室蹲着……”虽然没有尖叫,但是憨妹在说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些颤抖。

“我来啦!我来啦!”一名伯爵一边喊着,一边点燃了圣木。

就在他即便进入地下室时,小女孩动了,她以极其扭曲的姿势跑向了楼梯。

“小心!她朝你去了……”

憨妹话音未落,来救她的伯爵几乎被小女孩当面贴贴,不由得惊叫一声“卧槽”!

一个照面过后,小女孩就消失不见了,似乎跑到一楼去了。

“好了。没事了。赶紧走。你还是去车里指挥吧!”伯爵说。

“好的。”憨妹也不逞强,反正她的任务完成了,在车里待着更安全。

然而当憨妹走出地下室,经过一面全身镜时,她却发现小女孩正趴在她的后背上。

“啊!”

虽迟但到的尖叫声响起,憨妹直播间的弹幕瞬间爆炸。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