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韦恩格林伯格

1990年10月初,南加州大学,全美排名第一的电影艺术学院。电影与录像专业的安德森-霍罗威茨教授,正在提醒即将毕业的同学,毕业作品的注意事项。

“听着,如果还没修够学分的,我希望你们尽快修够学分,尽早开始构思自己的毕业作品。时间还有不到一学年,以我的经验,如果你们干的不错,这会是一份难得的‘工作简历’。韦恩,韦恩?格林伯格先生!”

“抱歉,安德森老师,我昨晚没休息好,想了一夜毕业作品的计划。”

正在出神的韦恩抬起头,看着老师,诚恳的解释了一句。

“哈,看啊,我们的蝙蝠侠先生,也许他昨晚去拯救世界了,可能天亮前才赶回来。”

韦恩听到哄笑声神情不变,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大块头,继续听着安德森教授的提醒。

“如果哪位同学需要帮忙,可以带上你的剧本或者计划,来办公室找我,就这样,下课吧小伙子们。”

听到教授说完,韦恩使劲揉了揉额头,收拾背包准备回公寓。昨晚他确实想了一晚剧本,就连上课时脑海里也在做着选择。

在他背起包准备出门时,刚刚嘲讽韦恩的大块头,搂着一个金发美女堵在了门口。

“超级英雄先生,听凯蒂说你要拍长片当做毕业作品,买噶!但愿你能筹到电影资金,也许我能给你点建议,告诉你拍电影需要多少钱!哈哈。”

韦恩淡淡的看着他,用看小丑的眼神看他说完,才用平静的语气对他说:

“是的,我当然可以筹到资金,需要我帮你凑一点吗?反正你的比较短,当然,我指的不光是片子。大家都知道,你一向喜欢捡我用剩下的。”

他说着看看金发美女,摇了摇头。

“抱歉,凯蒂,我说的不单是你,我说的是足球和拉拉队。”

听到韦恩的话,大块头立马红了眼睛,握拳向前走了两步又想起了什么,站在了原地。

“听着,蝙蝠侠先生,我父亲早就给我准备好了拍摄资金,凯蒂会作为女主角出现在我的毕业作品里。

我告诉你咱们哪里会不一样,毕业后我会顺利出现在剧组,从副导演开始实习,而你,却会一直在小剧组打零工,直到你自己放弃。”

韦恩看着他越说越激动,直接推开他往外走,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只为争论有个好爹是多么重要。

他一直觉得时间紧迫,不怎么够用。来到这个时代已经20年了,他每一分钟都在努力,吸取着关于电影制作的一切知识。

得益于可能是老天给的重生福利,一颗过目不忘聪明的脑子。还有上辈子华人的学习习惯,两世为人的他,以恐怖的速度学习着计划中的一切。

从1970年出生,五岁上小学开始他就做好了学习计划,自律并坚定的执行。十七岁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南加州大学,全美排名第一的电影艺术学院,且在大三就修够了学分。

他准备了20年的计划,马上就要开始第一步,拍摄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长片。昨晚的失眠也是因为这个,陷入了选择困难症,本来都准备好的剧本,临近开始让他变得有些犹豫。

来到停车场,韦恩开上一辆黑色F150皮卡,准备回自己租住的公寓。这这辆车是父亲送他的大学礼物,老格林伯格觉得男子汉就该开这样的大家伙。

他租住的公寓离学校不远,五分钟车程,方便他上课。就算是大三开始就修够了学分,他也愿意去别的系旁听,只要与影视制作相关的,他都在尽量了解。

把车停到楼下,他拿出钥匙打开了四楼左边的门,他准备尽快敲定计划,写出剧本。正要关门时,对面的房门从里面打开了,走出一个穿着睡衣,提着一大包垃圾的高挑金发美女。

“嗨,这么早回来,不上课吗?”

韦恩看美女打招呼,停下了要关上的门,仔细看了她一眼。

“是的,我快要毕业了,我还有事,拜。”

他从小孤僻,不合群,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是他有太多秘密藏在心里,开始总怕说出些惊世骇俗的话,沉默到后来就慢慢成了习惯。

而作为一个上辈子活了三十多岁的成年人,从小就跟同龄人没共同语言,也明白言多必失的道理。就像刚才打招呼的美女,如果上辈子看到,他一定激动到不行去要签名合影。

单身公寓面积不大,进门左手边是卫生间,正前方有个小阳台,客厅和卧室加起来也就五十多平,这些公寓一般都是租给附近学生,还有一少部分来好莱坞追梦的人,主要是相对便宜。

躺到沙发上,韦恩看着茶几上的各种录像带出神。大一学年,他顺利入选足球队,两节训练课过后,他就被选为主力四分卫。

教练当时看着他就像发现了一块金子,强壮灵活的身体,强硬的性格,出色的运动能力,最重要的就是,他那颗可以记住一整本战术手册的脑子。

可惜他志不在此,高中到大一打了五年四分卫,尝试过这种刺激运动,大二就放弃了。而接替他的四分卫,也是他的替补,就是今天挑衅的大块头,亚当-古德曼。

队员和教练总觉得他差韦恩太多,亚当却因此恨上了韦恩,从大二开始两人各种不对付,最后在橄榄球队员见证下打了一架,韦恩的拳击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像今天这样的挑衅持续了三年,结局却总是一样,平时沉默寡言的韦恩随便几句话,就让亚当暴跳如雷,又不敢动手。

凯蒂是拉拉队的,跟韦恩有过一段,或者说几乎所有拉拉队女孩,都跟韦恩有过一段。韦恩喜欢她的好身材,而她以跟学校风云人物上床为荣。

这种女生每个学校都有,只要满足她们的虚荣心,随便可以带她们去哪,韦恩9到12年级的高中生涯,现在的大学生涯,充满了她们的身影,她们可以让韦恩学习到紧绷的脑子充分放松。

“咕噜”肚子在抗议,他看一眼手表,已经过了午饭时间。起身打开冰箱,拿出两块早上做好的三明治,来到阳台坐在打字机前。

看着窗外的行人几口咽下三明治,韦恩噼里啪啦打出了自己毕业作品的名字,Happy Death Day,祭日快乐。

‘生日当晚惨遭杀害的泰莉,一觉醒来仍然活着,她以为只是生日前夕的恶梦,怎知醒来后的经历跟梦境完全一样,生日当晚再惨遭杀害,然后又一觉醒来。

究竟是上天的大礼,还是死神的玩笑,她竟然无限次被杀,再无限次重返生日早上。泰莉醒完又死,死完又醒,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找出杀自己的神秘凶手,否则会被困在生日和死忌的无限轮回,直到永远。’

这是他最早计划的电影,相对极小的制作成本,并不新鲜时间循环,老生常谈的爱与亲情,别觉得这些老套路不好,创新永远意味着不可测的风险。

这些好莱坞用烂了的套路,构成了这个结构精巧的黑色恐怖喜剧。选这个片子,主要原因就是卖点清晰,小成本,需要主要演员少,演技要求不高,基本合格就好。

而且演技这东西,本就是受主官情绪影响,除非相差太多,不然还真难以评判。

这片子前世已经成功证明自己,而且不是《女巫布莱尔》和《鬼影实录》那种依靠发行公司取巧的方式,对于韦恩来说,是要如何完整的把它拍出来。他知道,同样一个故事,不同的导演拍出来的效果完全南辕北辙。

足足一周时间,韦恩都在疯狂的工作,饿了就打电话叫汉堡披萨,困了就回到卧室倒头大睡。有时候写了一半,又要考虑实际拍摄问题,回过头从新修改。

不知道修改了多少次后,他看着眼前的剧本,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是他根据脑子里的画面,结合拍摄等问题,写出来最合适的一版。

把剧本钉起来放到一边,他开始写筹划已久的项目计划书。尽管他知道绝对不会有公司投资他这个新手,这部片子肯定是自己独立制作,可他还是尽量把所有事情做在前面。

这一周他几乎没出公寓,每顿饭都是靠汉堡披萨三明治,第二天睡醒了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馊味。

摇着头走进洗手间,韦恩把自己狠狠洗了一遍,拿起刮胡刀打量着镜子里神情疲惫的小伙子。

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体重大概不到八十公斤,一身流畅强壮的肌肉,亚麻色的圆寸头,线条硬朗的面孔,犹太裔的特点几乎已经看不到,硬汉气息扑面而来。

这辈子最值得庆幸的就是长相,这是沉默寡言的他吸引女生最大依靠。这边的女生喜欢的可不是白白的小奶狗,而是他这种典型的强壮硬汉。

收拾干净自己,换上一身干净西装,韦恩拿上剧本,开车直接来到学校安德森教授的办公室。

“噹,噹。”

韦恩礼貌的敲了两下,才推门进来。安德森教授正在看剧本,指了指对面的沙发,韦恩不是第一次来了,熟练的拿着杯子自己接了一杯咖啡,坐在沙发上等教授。

剧本不长,两页纸,过了十几分钟,安德森放下手中的剧本,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凉咖啡,坐到了韦恩身边。

“这一周都没看到你,非常让人意外,回农场看望父母了吗?”

安德森教授熟络的打着招呼,同为犹太裔,教授从他一入学就非常照顾他,安德森非常看好这个聪明努力的孩子。

他先是摇了摇头,说着:

“没回去,我在公寓待了一周,几乎没怎么出门,一直在做毕业影片的计划。老师,你知道的,为了这一天,我准备了多少。”

安德森认真的看着他,这个孩子对于学习的自律程度,一度让他惊讶,也让自己愿意尽可能的去帮助他。

“我当然知道,就是这个?”

安德森指了指茶几上的文件袋。

“是的,我拿来就像希望老师帮我看看,这个计划我已经构思很久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