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元衡-莹宫(3)

方才发生的两人都有目共睹,各有感触,免不了感慨一番。

月织叹道:“唉,这彩辞太不知自谦,纵使她品阶高鹤仪一等也不该这般目中无人。”

严清秋倚着窗,看向窗外,问道:“月织姐姐,天界的品阶是怎么回事啊?为何彩辞仙子这般看重,竟能一句噎死鹤仪仙子。”

月织思虑片刻后说道:“这天界品阶共分九等,九等至七等统称为仙君,六等至四等统称上仙,三等至一等统称上神,共三个大段。只有达到相符的修为才能进入下一个大段。除了上神与四等上仙,其他仙阶都可以通过仙考来提升品阶。”

“仙考?”严清秋初来莹宫便数次听闻仙考,仙考?何谓仙考?对这个问题自然有了不小的好奇心。

见严清秋主动求问,月织心中一喜,说道:“原本这些本该在后半年教你的,不过今日情形特殊,恰逢你又发问,正好应景,也能让你记得更牢固些。”

关于仙考,月织不需要书也可以为严清秋讲个明白。迎着严清秋求知若渴的期待,她徐徐道来:

“仙考,是天界众仙提升品阶的重要途径。天界仙家众多,一般飞升而来的都为九等仙君。若非战事仙家们的品阶难以流动,但众仙家能力参差不齐,庸良混杂。

上层恐仙阶固化又惧明珠蒙尘,为了选拔人才而特创办了仙考。

仙考虽对修为有一定的要求,但却没有除妖降魔的危险性,它能提供大量人才供各大宫府选择。更利于人才的任用,使得不少仙家有机会施展身手,仙考实谓重中之重。

它适于所有仙家,灵活性强,但也须有相应的学识智慧。

仙考也讲究学以致用,考较术法,衡量修为。”

“逢两年便有一次仙考,考场设在尚渊阁,择优百名通过升阶,并会在尚渊阁两侧张贴红榜告示。”

月织讲的非常透彻明白,虽然教条化,不过严清秋还是了解了大概。

严清秋点点头,以示明白,又问:“月织姐姐又是几等呢?”

月织的微笑僵了僵,面色有些怅然,顿了顿,释然一笑道:“很是惭愧,至今仍是九等仙君。”

“啊?”严清秋对答案很是诧异,虽说她们才是初见,但从月织的行径言谈来看,断不该止步九等。

“怎么会呢?月织姐姐品质比先前的彩辞好上数倍,怎会…”

“各有各的机缘妙化,也许是我才疏学浅。”月织的态度倒有些释怀,显然已经不放心上,毕竟屡考屡败已经很难再上心了。

听了月织的话,严清秋不再说什么,但她能感受到月织的不甘,那份落寞。

严清秋心里已盘算一番,约摸这仙阶对自己也会是个大约束。

聪慧如她,严清秋已经想到了往后会因仙阶而带来的困扰,这些差不多是她凡间所经历过的。

历史果然是个轮回。

……

时间飞逝,日落西山,很快便入夜。

夜晚的元衡异常安宁,白日里仙来仙往的莹宫,灯烛鳞次,不见喧闹,再这样的背景下,风吹草动显得十分明显。莹宫内几家忧愁……

钟迭阁

“贱人!贱人!她就是个贱人!相貌不如我,学识也不如我,她哪一点比的上我!凭什么踩在我头上!”鹤仪仙子正大声咒骂让她失面的彩辞,再逞口舌之快也是无用,毕竟气的只是自己,鹤仪越想越来气,恼怒不已,遂拿起掸子抽打今日犯错的那位仙娥。

“都怪你!都怪你!没事招惹彩辞作甚!害得我当着众仙子的面出丑!”

挨罚的仙娥只是低着头巴巴的流泪,不敢多说一句,她知道今天的事因她而起,主子罚她也是在正常不过。

鹤仪打也打累了,骂也骂不动了,只能窝着一肚火入睡。

绣吟阁

“月织姐姐。”

“嘘”月织指了指身旁安睡的严清秋,示意沐燕外面说话。

“月织姐姐,今你也看见了,那彩辞是越发跋扈了,想她刚到莹宫便受您的恩惠,那时鹤仪仙子也常来陪伴彩辞,如今她品阶就高了一等,就这般不讲理,日后或许更甚,月织姐姐我怕……”

月织伸手阻止了沐燕继续说下去,看向身后绣吟阁,继而说道:“别着急,她彩辞还没做到那么过分的地步,这些小打小闹也先别管她,就让她去闹好了,要什么我们也给她什么,也别拦着,这事也别告诉别人,秋儿也不行记住了吗?”

“是,沐燕记住了。”月织点了点头,道:“好了,夜深了,快去休息吧。”

……

清晨,窗外莺莺鸣动,花香四溢,彩蝶飞舞,当真不失仙境美景,仙女结伴在花丛中集露采蜜,欢笑晏晏,然而这般美景总有一些不和谐处……

“哦不!”一声惊叹,打破美景,这声音便是来自绣吟阁。

三刻前……

刚起的严清秋睡眼朦胧,这是来元衡的第二天,也是第一个清晨,她匆忙的穿好衣物奔至窗前,俯瞰这仙界盛美,沉醉其中。

“吱呀”门被推开,月织与沐燕一前一后的走进,见到已起的严清秋,月织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道:“秋妹妹醒来啊,正好赶上早膳。”

一听有吃的严清秋连忙扑到跟前,道:“有吃的啊!不早说,早知道就早起了。”

“小馋嘴,还没梳洗就想吃吗?”对身后的沐燕说道:“快伺候秋妹妹梳洗盘发。”

沐燕引着严清秋道梳妆台前打扮,特意为严清秋梳了飞仙髻,淡颜花钿,远山黛眉,给严清秋添了分清净之美。

梳妆完毕后,严清秋连忙扑到桌前,早膳比较素,不可大吃,便只有两碗杏仁羹,一碟鲜花饼,相当简朴,不过对严清秋来说此番虽是比不上凡间的山珍海味,但怎样都是仙境上界之食,无法相比。

毕竟在明面上,严清秋也不好大吃,只是一块一块细嚼慢咽,感觉十分憋屈……

两仙很快将餐盘的食物清理干净,沐燕收拾了一下,便抱着餐盘离开,早膳已用,仙子可以教课了。

月织取了本书,递给严清秋,书本已经起皱,看样子是主人数次翻阅导致,总体上护的还是比较新,书面正写:女纪,没有严清秋想得那么厚。

“今日我们学习《天律》,上面注写了仙家恪守所要的纪律及违纪处罚等。总体来说并不难,但却很冗杂,只要秋妹妹认真听我讲,我们就能很快结束。”

在凡间时严清秋的姐姐也给她找过许多夫子,无一例外最后都被气走,他们实在难以容忍如此顽劣的女子,严清秋不喜那些尽是之乎者也,然非是以的学书,却对那些佶屈聱牙,常人不爱的古书感兴趣,记得又快又牢。

“半年时间学《天律》,也太小瞧我了。”

月织朝严清秋一笑,让严清秋有些不自在,“秋儿妹妹误会了,半年里我们不止要学《天律》,还有《古今列》《天宝录》《乐纪》三书。”

“除了这些我们女仙也要熟通琴棋书画四艺,这些才是我们半年时间要学的。”

听着这些让自己头大的学术,严清秋不免惊呼呼:“哦不!”

回到现在,严清秋无力的趴在地毯上,不愿意接受事实,“让我半年学这么多,怎么可能呢?我宁愿死都不要学这些!”

“秋妹妹这是何苦呢,这是每个女仙必经之路,道阻且长,我们慢慢来过。”

严清秋猛然起身,问到:“若是我没达标准会怎样?”

月织轻然一笑,道:“那恐怕霓絮上神要罚妹妹再学半年,几时达标几时过。”

月织趁着严清秋发愣时间将她拉了过来,道:“好了,平复下心情。”拿起《天律》,道:“现在来学《天律》。”严清秋有些恍惚,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要不自己把这些书全焚了,这样就不用学了。不曾想自己一转头便瞧见月织手里拿了两本《天律》。

“你怎么还有《天律》?”

“刚才的那本是我的,这本新的是你的。”月织将新书塞给严清秋。

“我还有好多呢。”月织在笑,笑的极为亲切,笑靥如花,却让严清秋心里发怵。

严清秋拿起手中的书反复观摩着,生硬的说道:“哇塞,真的好新啊,月织姐姐你好棒啊,怎么能有这么新的书呢,居然还有这么多。”

“对啊,我还有一笼子呢,全是给像你这样新飞升的女仙准备的,这样也不怕书本丢失焚毁打湿了,高不高兴啊。”

“我好高兴啊。”

……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