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元衡-莹宫(1)

碧天澜海,一望无际的海面上不见一丝波澜,偶尔飞过几只仙鹤,轻掠过海面传来一阵鹤鸣,泛起一丝涟漪,意境清幽安逸。

难免使人心驰神往,见惯了凡间利益争斗的严清秋难得处在无一丝尘垢的清净之地,身心更是轻松。竞对往后天界的生活心里多了几分期许。

适时,远处一位身影徐徐而来,乘夹云雾,只可得见数几人影。

严清秋看了一眼身旁的阐华,又看了看前方不知名的身影,相较之下,发现这两位神仙的走法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当那几名黑影将到身前时,阐华微微倾过身子,沉声道:“最前的那位便是云舒仙引。”

严清秋放眼望去,只见一位身着银白色浣花百褶裙的仙女款款而来,眉间梅花花钿引人注目,身形约为中等,形貌端正,身旁单立一位侍女。

云舒很快便到了严清秋面前,她冷冷的瞥了一眼严清秋,对阐华说道:“这便是新升上来仙子?”

定眼打量了一番严清秋,身旁的侍女递给云舒一本书册。

纤纤玉指迅速的翻过页数,仔细看了遍,点头道:“不错,相貌虽不是极品,却也称的窈窕,品行也还端正,这次的仙子倒是意外的安心。”

阐华道:“是的,那就有劳云舒仙引带这位仙子登岛了。”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严清秋暗暗打量一番这位云舒仙子,从说话起一直便是一个表情,神情中有一股异样的淡漠,总觉得是个难相处的人。

云舒轻吹玉指,撂下话语,一甩衣摆唤来云彩,示意侍女携带严清秋乘云。

严清秋还没做反应便被侍女架上来,赶往元衡岛。

岸上的阐华想着云舒刚才对自己地态度,竟不知原因的笑了出来。

飞云曼曼,也不知何时是尽头,这期间严清秋自是极想与身旁的云舒仙引讲话,但每有这个念头时,看着云舒那冷冰冰的脸,只能悻悻的结束这个念头。

……

绿水行云间时间荏苒,原本一望不见边际的海面也浮现一座岛屿,那便是她们的目的地,元衡岛。

元衡岛上的确住着许多资历老的仙子,大都循规蹈矩,未尝有明知故犯的先例,但来这元衡岛的仙子,能有多少是自愿来的。

初上元衡,四围皆是一片绿荫遮蔽,漫步在青砖大道上,延边多是些叫不上名的花草,这些花草中,凡间也不乏数,只是严清秋向来对女子的花艺茶道不上心,叫不上名再正常不过。

路过的仙子们也都有礼貌的打着招呼。

“云舒仙引安好。”

“又来交新人了啊云舒。”

“云舒仙引午安。”

对于这些回应云舒都是淡淡的点头并加以微笑示意,也不见她回一句话。

这云舒仙引到底是性格孤僻不喜说话,还是别有原因。

“这儿便是莹宫,那些女仙都居于此处,往后半年时日里你也会住在其中。”云舒指着不远处的一栋精阙高楼说到。

面前的莹宫三面环山,占地宽广,宫门前的擎天巨树着实吸引目光,树影飒飒,烙在拱桥复道之上。轻风沙沙的吹过,带动树梢的风铃一起共舞,不断发出叮铃声响。

一位青衣仙女便矗在宫门前等候,大风吹起她青丝裙摆,风吹叶浪,无不透露出一股清新美感。

看一眼便有种安宁的感觉。

严清秋走近才算是看清了她的衣着,淡青色云鹤纹百褶裙,发髻上单插着衔珠莲花水晶簪,妆面清淡,散发着一种简约淡朴之美。

“这位是月织仙子,是日后教导你的仙子。即日起你便要随月织学习,切莫捣乱,要在莹宫要安分守己。”

“是,多谢云舒仙引教诲,小仙定当牢记。”

云舒满意地点了点头,向月织交待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严清秋看着面前可亲的仙子,突感莫名的舒心。月织对其轻然一笑,道:“在下月织,往后半年内则由我来教导仙子,同居绣吟阁。”

严清秋颔首道:“日后便有劳月织仙子。”

莹宫三面环山,也有一部分是深入山内而建。三层的绣吟阁便是如此,莹宫的内部不似其他宫殿。内部独立分建,各个屋舍分隔。互相分断绝离,距离产生美,留了些空间,眼界也便开阔舒适。

严清秋四下张望着,除了对这天界楼阁门洞的赞叹外,更多的是想要了解此处构造及居者。

绣吟阁

绣吟阁内的装饰简单,除了地毯,床凳桌椅这些平常家具外,也就找不到别的家具,支柱四周橙色的垂地帘相互链接,窗边的花栽开放繁茂,显得主人对它的特别关爱。

“快去端碗雪梨汤来,给这位仙子解解渴。”月织吩咐着身边侍女。

“月织仙子可不必如此生疏,在下严霜离,字清秋,月织仙子若不嫌日后可唤我秋儿妹妹,我都不介意的。”

严清秋笑着,忽然笑容僵在脸上,她意识到刚刚的话是作为东道主的月织该说的,作为客人的自己却给说出口了。

这是什么道理?

严清秋尴尬的笑了笑。

月织倒是不介意,微笑垂首,道:“仙子不嫌弃我这地方简陋就好,既然仙子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客气,日后唤你秋儿妹妹,你唤我姐姐,也方便了些。”

适时,侍女端来了两碗雪梨汤,两位仙女便一边饮汤水,一边交谈着。

“秋儿妹妹初来乍到,今日先不学《仙纪》,我想妹妹应该有很多问题憋在心里,说出来,好让我替你解解惑。”

“嗯,月织姐姐来这里多久了?”

“大概接近五百年了。”

“五百年?这么久?那这莹宫到底是做什么的啊?”

她顺势发问,既然来了总要明白这莹宫是何作用,是否对自己要找的东西有帮助。

“莹宫吗?”月织没有回答,望向窗外,轻轻叹息了一声,“这莹宫,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来。一般飞升来的女仙无论以后是选择做个逍遥的散游神仙,或是进入天界各宫府院任职,总要来元衡岛学习,也就需由莹宫仙女教导……”

一聊便不可收拾,严清秋干脆放下手中玉碗,认真的听着月织讲着。

闻言,她便明晰了这莹宫作用为何,的确对自己要找的没有任何帮助。

她极想逃离这里,可是为了日后的行动方便还是得忍,再忍个半年也不知道会不会加重。

她又问:“怎么只有女仙来此地?那些男仙又是去了哪里?”

月织停顿了会,头脑里思索着:“他们便是直接在南天门前接受仙名仙府,不用与我们女仙这样学习礼制。”

严清秋愤愤不平:“这太不公平了!我们学习半年礼仪,他们可逍遥半年,这天界怎也同凡间一个样对男子如此宽松!”

月织掩面笑道:“这也正常,凡间男子受教的时间远超女子,现在不过是让女仙学个半年,秋妹妹还觉得不公平了?”

“不是,我是说……”话音未落,便被屋外的一阵喧嚣打断,月织闻声,随即收敛笑容,面色冷峻,盯着门口处,神情中有种道不明的意味,目不转睛的盯着。

外面熙熙攘攘,也不知来了谁,引得莹宫多数仙子出门探访,严清秋也不例外,自然好奇来者何仙,正走到门口打算探出身子探究,门突然猛的被推开。

“月织姐姐,彩辞那个女人又来了。”推门的便是刚才端来雪梨汤的侍女。她如此的反应倒也让严清秋好奇这彩辞又是何许仙也?

“沐燕,客家面前休得胡言。”月织起身朝严清秋躬身以示歉意。

“管教不严,让妹妹见笑了。”

严清秋毫不在意:“月织姐姐见外了,谈什么见笑不见笑,只是这彩辞又是谁?”

话音刚落,门被悄然推开,正是一名女子,红云锦绣广陵合欢裙,浓粉装扮,打扮妖冶。

看见严清秋向她咧嘴一笑,道:“哟,这位仙子面生得很啊,以前怎么没见过啊。”

“在下严霜离,字清秋,是新飞升的女仙,初来莹宫学习,当然不曾见过。”

彩辞点了点头,收敛起笑容,略过严清秋走向月织,热切的牵起月织的手,同她极为亲切的攀谈起来。

“客人都来了,沐燕快去煮些茶来。”月织吩咐着沐燕招呼客人。

严清秋耐不住心里的好奇,跟在沐燕身后,打算从她这里解疑。

“哎等一下沐燕仙侍,刚才的那位仙子是谁啊,看上去与月织姐姐挺熟络的。”

“熟什么啊!她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彩辞以前也是莹宫的仙子,几十年前通过仙考升列八等仙君,时不时的来莹宫走动炫耀,每次借着探望我家主子的名义,顺走绣吟阁的东西,衣物华服,翡翠玉器她一样也都不放过,我们绣吟阁都快被她搬空了。”

“我家主子也心善,每次要什么她都给什么,从没有怨言,她却变本加厉来的更勤了,她以前还是我家主子教的,如今这样,真是让我家主子心寒。”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