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擅长

“大嫂,你这嘴是开过光吗?”看着在地上艰难扑棱,动静越来越小的雉鸡,夏星辰惊叹道。

“星辰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封建迷信要不得知不知道。”丁安敏伸手拉了拉夏星辰,还谨慎地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人才稍稍舒心。

“不过你今儿怎么回事,又是黄鳝、河蚌、珍珠的,现在野鸡也被你宰了,你……没事吧?”丁安敏看着易柔静,眼底带着丝丝小心翼翼。

刚刚易柔静那一脚威力可不小,之前只是跟自家人动嘴吵,难道已经手下留情了?

“有事的是它们,可能我是被老天爷眷顾的宠儿吧。”易柔静神情平静道,“也可能是做了好事的缘故,刚刚我可是帮了你才得此回报的。”

“不过今晚我们能吃上肉了。”易柔静双眸紧盯着地上快死透的野鸡,那眼神让一旁的丁安敏和夏星辰有些瑟瑟发抖。

“大嫂,你的眼神有些可怕。”夏星辰打哈哈道。

“很久没吃到肉的人,见到肉的正常反应。”易柔静故意转过头朝着夏星辰和丁安敏咧嘴笑。

“你,你正常点。”丁安敏突然高声道。

“哦。”易柔静一下子收敛了神情,上前一把拎起野鸡,“啧啧,好似也就三四斤,拔了毛、去了内脏,除去这鸡头,我们每人也就分到几块吧。”

“得交一半给队里。”丁安敏说道。

“又没人看到。”易柔静不以为然。

“你……被人发现了呢,薅羊毛的人会被批判的。”

“毁尸灭迹就行了,找不到证据,别人也说不得什么。”易柔静微眯着眼,嘴角弧度勾起,“你们放心,这方面我有点擅长。”

解剖课可不是随便上上的,易柔静自问在这方面那是大学里数一数二的存在,而且鸡毛可以做成毽子,鸡骨头敲碎了当肥料埋在菜地里,呵呵,完美!

“你……”丁安敏如果有胡子现在该是飞起的姿态吧,易柔静见了微微嘟了嘟嘴,把野鸡往她面前一递。

“喏,给你,你看着办吧。”易柔静说道。

丁安敏气愤的神色僵了僵,哼得一声转过头,“先带下去,被人看到了再拿出来,没看到我们就都吃了,反正别人也不是没有这样做的。”

易柔静微微挑眉,“可以啊,知道变通。”

“比你聪明会没有。”丁安敏把装猪草的背篓放下,拿过野鸡,易柔静知道她要做什么,忙伸手拦住。

“等等。”易柔静去边上找了比较大的叶子,“刀片先别拔,拔了血就出来了,用叶子裹着先带下去,回家再拔,不然猪草上沾了血和味儿,不说别人也能猜到。”

“大嫂想的周到。”夏星辰笑嘻嘻说道。

丁安敏再次哼声,嘴巴微微噘起,“就会些小聪明。”

易柔静不跟她计较,三人算是满载而归,等下了山,路上遇到在地里劳作的人,见三人的背篓猪草堆得满满的,出口就是夸赞的话。

“安敏和星辰可真能干,长得又水灵,以后也不知道便宜了哪个青年。”

“就是,哎,如果我家安宝再大些,我也厚着脸皮去为他讨老婆了。”

“哈哈,你家安宝还是奶娃娃呢,嫂子这个心操早了。”

……

“香馍馍哟。”易柔静看了看俩人打趣道。

“跟你比起来,谁都是香馍馍。”丁安敏小声道,“你对自己就没有认知吗?”

“哦。”易柔静瞟了瞟丁安敏,这姑娘现在不可爱啊,“反正你大哥是香馍馍就好,谁家还没个香馍馍啊。”

丁安敏气得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你,你……”

“噗——”夏星辰笑喷了。

“星辰,你看她。”

“安敏,大嫂是在夸奖你大哥呢。”夏星辰见姑嫂斗嘴,别说还挺有趣。

“快点,要先回家一趟。”易柔静带头快走,两人随后跟上。

丁坪生产大队少有的砖瓦房,院子也用土墙垒起来,丁安敏拿出钥匙开了大门,三人进去后就把门拴上,扒拉开猪草把里面的野鸡、黄鳝和河蚌都拿出来,周围沾了些味道的猪草也拿了些出来,把东西都送到厨房。

易柔静一把拔下刀片,丁安敏接过就开始正经捣鼓,往刀片和木把之间塞了薄薄一小片木头,木把在地上使劲敲敲,镰刀算是固定住了,把血迹洗干净,三人喝了口水,才往大队里赶去。

“晓静姐,麻烦帮我们称重。”丁安敏进到仓库就笑着跟丁晓静打招呼。

“都拿过来。”丁晓静见三个背篓里的猪草分量差不多,倒出来也都是满满实实的,对易柔静再不满,也不好说什么。

“跟以前一样,一个半工分,一天打满四背篓,你们一人就记六个工分。”丁晓静说道。

“诶,谢谢晓静姐,那我们接着去打猪草了。”

日头西斜,易柔静累的一批,跟着去大队还了镰刀回到家就瘫坐在凳子上了。

丁安敏跟着李红英去厨房忙活,等看到厨房里的野鸡、黄鳝和河蚌后,李红英吓了一大跳,“哪来的?”

“今儿割猪草的时候弄来的。”丁安敏简单解释道,然后出门喊易柔静,“诶,你不是说擅长毁尸灭迹,坐着干什么。”

“我不叫诶。”易柔静稍稍抬了抬眼皮子。

“哼——”丁安敏也不改口就这么看着她。

“真是……”易柔静慢吞吞起身,进到了厨房里。

“你做什么来,可别白白糟蹋了好东西。”李红英看了易柔静一眼。

婆媳什么的果然互相看不顺眼啊。

“要不是我把东西弄来,你可是连影子也瞧不见的。”易柔静平淡回道,看了眼厨房内的格局,一台土灶台,一张支起来的长木板当台面,一个柜子,几个缸,然后中间一张方桌并六把凳子。

易柔静拿起台面上的刀,用大拇指摸了摸刀刃,锋利度差不多,就是体积大了些,不过也能将就。

“安敏,烧热水拔毛啊,我只负责剔骨。”易柔静拿着刀转过身说道。

“用得着你说。”丁安敏掀开锅盖,一阵热气扑面,用水瓢舀了倒到盆里,野鸡就放进去,各个面都烫一烫,烫均匀了整只放到盆里,过了会儿丁安敏就开始快速拔毛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