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别抢我的鱼

姐妹两人吃着烤鱼,香味引来了周围乞丐。

有三人探头探脑过来。

“三哥!是鱼啊!”

“四哥,真的是鱼啊!”

三人太久没有见着荤腥了!

“老五!是两个小姑娘在烤鱼。”

那还等什么?

抢啊!

三人一拥而上,囫囵吞枣吃起来。

吃的鱼骨头都不剩了,其中一人问起,“你们还有吃的吗?”

“没有,没有。”福珠惊恐道。

“翻包啊!还等什么?老五你这个蠢货。”老三敲了敲老五的头。

珍珠死死的攥着孙大娘给的胡麻饼,奈何三人力气太大,还是给抢走了。

弱小便被人欺负,只就是世道。

福珠看了看珍珠十分伤心的模样,安慰她道,“姐姐都吃了大半条鱼了,已经饱了。”

珍珠冲着姐姐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她才不会便宜那三个小乞丐呢!敢从她手里抢东西?抢她姐姐的东西?

月亮高挂,夜已深了。

两姐妹靠在破旧的围墙勉强睡去。

珍珠见姐姐睡着了,传出轻微而均匀的呼吸声,只轻手轻脚的走出去。

翻过围墙,果然听见外头叫喊声连连。

“哎呦……我的肚子好痛。”

“哎呦!”

珍珠爬上一棵树,坐在树杈上,摇晃着两条腿,悠悠然看着三个乞丐捂着肚子疼的人仰马翻。

看你们还敢抢别人的东西么?

“吵嚷什么?”从外头走来两个乞丐,背对着她。

准确来说是衣着乞丐服的两人,那衣衫只是有些补丁和破洞,衣裳却是干净的。头发也梳的整齐。

珍珠目光落在那乞丐公子手上,那双手修长干净,分明不是一个乞丐应该有的手。

“怎么回事?”公子冷声问。

这声音珍珠确是熟悉,心头似乎一股热浪涌过。

“大哥,二哥。”

“我们肚子疼的厉害。”

乞丐公子只问,“吃了什么?嘴角都是油?”

“鱼。”老三答道。

“哪里来的鱼?”乞丐公子问。

老五最老实了,立马交代了,“是从两个小姑娘那里抢来的。”

乞丐公子抬脚踹在三人身上,“都说了多少次!不许做抢东西的事!”

老四连忙求饶,“大哥,我们错了,错了。”

少女仔细看着那被唤做大哥的乞丐公子的背影,她觉得甚是熟悉。明明声音也这般熟悉。只是她始终不敢把眼前的乞丐公子和清俊无双的文二公子想到一处去。

少女晃动着双腿,不经意间拂动树枝,树叶落了下来。

那被唤作大哥的男子,听见声音,连忙抬起头。即使是这样细微的声音,他也是能听见的,这与他自小习武有关。

乞丐公子抬起头的瞬间,少女惊呆了。

惊掉下巴的那种惊。

是文二公子,是上辈子养了她三年的文二公子啊。

浓黑的剑眉下一双如月辉般清亮的眸,清俊的少年像是李白的诗,带着月色的朦胧从诗词中锒铛走来。就像公子写给友人的“吴洲如见月,千里幸相思。”

珍珠不禁露出笑容,十分欢喜。

见了文二公子,她自然高兴了。

只是文二公子怎么会做乞丐打扮呢?

“下来吧!”

那声音太熟悉,她竟有种想跑过去蹭蹭文二公子的手臂的想法。

少女跳下树,跑到文二公子身边。

她不是猫了,她是个活生生的人了,怎么可以去蹭文二公子手臂呢?

上辈子做猫的时候,跟了文二公子三年。没能想到有一天,她可以站在他的面前。

少女又想起一件事,做“珍宝”的时候是在今年八月在宫里遇见文二公子的。现在才五月呢。

据文家丫鬟小橘姐姐说,文二公子应该在杏花山的私塾里读书才是呀!

而不是这般乞丐打扮?

少女仔细的打量文二公子,从头到脚。

而后把所有的心思都落在文二公子怎么做起了乞丐这件事上。

被盯的久了,文景淮脸上发麻,只是问起,“他们吃了什么?”

“鱼。”珍珠脆生生答道。

“我知道。”文景淮又道。

看着好端端的少女,文二公子道,“既然都吃了鱼,为什么你好端端的,他们却痛的死去活来,那就不是鱼的问题了。”

少女咬牙,“他们还把胡麻饼给抢走了。”

“所以胡麻饼有问题了?”文景淮问。

既然是文二公子,那就没有必要瞒他了,“他们抢我的饼,我在饼里放了老鼠屎。”

怪不得那三个呆瓜拉肚子了。

文二公子身旁的小厮对她竖起大拇指,大笑起来称赞道,“姑娘可真厉害!”

文景淮吩咐道,“剑南,让那三个呆瓜来给这位姑娘赔罪。”

“是。”

一会儿功夫,剑南领着三人来。

三人想着,既然是老大吩咐的,那就照做吧。

三人站成一排,“给姑娘赔罪了。”

老三率先拱手道,“在下张家老三。”

“在下李家老四。”

“在下王家老五。”

张三、李四、王五......

少女记住他们名字了。

少女看着他们,不禁忍住笑意,“你们多喝些水,拉了肚子便好了。”

于是三人连忙跑回去喝水。

文二公子和剑南也走了。

珍珠回到姐姐身边躺下。

翻来覆去心里却有无数个疑问解不开。

且不说二公子为什么会成为乞丐,二公子身边的小厮应该是柳生才是?怎么是个面生的?公子唤他剑南?

那柳生又在哪?他明明是陪着公子在云州杏花山私塾念书的呀?

还有文二公子深夜归来又是为了什么?

太奇怪了。

混混沌沌睡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姐姐还没醒,珍珠伸手抚摸她的额头。

福珠姐姐发烧了,整个人虚弱的厉害。

一定是昨天淋了雨。

珍珠立马跑到隔壁院子里去。

张三、李四、王五三人腹泻了一晚上,现下缓和了许多,靠在墙角睡的像死猪一般。

她需要找人帮忙,她唯一认识的就是文二公子。

不管文二公子做乞丐的原因?但文二公子的品行她是可以信赖的。

剑南率先走了上来,拦住她的去路,“姑娘?”

珍珠见了文景淮,立马道,“我姐姐不太好,请你帮帮我。”

他为什么要帮她?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