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就死了?

“命中克夫”的穆长萦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在出嫁前竟然把自己“克”死了。

穆长萦,南商吉地定远将军府嫡女,本来无忧无虑的在吉地的军营马厩里喂马,却意外收到了当今皇帝莫帝的指婚圣旨。圣旨上,当朝皇帝的弟弟煦王莫久臣成为了她素未谋面的夫君,而她作为将门之女却只成为了他的小妾。穆长萦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朝中奸臣看中,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卷入赐婚当中。

可是她的父亲穆章似乎很满意这个结果。他本就不喜欢这个女儿,就是因为她的娘亲才会让整个将军府都乌烟瘴气,沦为吉地乃至整个南商家长里短的笑柄。纵然穆长萦的母亲范云英已经逝世多年,这份恨意都没有从穆章的心头消减,反而是看到自己的女儿与她越长越像而心中窝火。再加上穆章的二夫人冯氏经常吹枕边风,也加剧了穆章对穆长萦的不满和冷落。

既然朝中有意连自己都不待见的女儿,那何不如就将她送去华京,等她嫁入煦王府不仅让自己的耳朵根安静,还能够与那权势滔天的煦王府结为亲家关系,拉近吉地与朝中的关系。穆章在吉地将军府二十余年来没有一刻是不想着回去华京,纵然偏僻之地做了半个主人,还是向往华京的繁华与风景。

相比穆章对华京的向往,出生在吉地从未去过华京的穆长萦对那个地方没有任何的期待。在她的印象里只有母亲的唉声叹气和久久无法平复的噩梦,还有父亲对她们母亲冷眼厌倦,以及姨娘对她的轻蔑冷笑。

不过,穆长萦并非是个怨天尤人的姑娘。她早就知道父母二人关系不好,父亲对自己更是冷淡。所以她从小就学会察言观色,从小到大都是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低调到尘埃里。尤其是母亲去世后,穆长萦更是很少与家人相处,最多的生活之地就在军营里的马厩,与父亲的养子穆之昭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所幸她天生乐观,也不乐于参与府中争斗,更是无感家中继母对自己的冷嘲热讽和妹妹的无理打趣,反而是落得一个清净。可是纵然穆长萦知道自己不受家里喜爱,也没想到会被父亲亲自推出去与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成婚。而这个人正是朝中只手遮天的莫久臣!

莫久臣是什么人?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那个玩弄人命如蚂蚁的奸佞,那个不择手段的当权者!暗杀,弹劾,排除异己!即便穆长萦远在吉地也能够时常听到关于莫久臣的残忍听闻。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同意了莫帝的赐婚,迎娶了一个连认识都不认识的她!听说莫久臣年纪轻轻在府上已经有四个夫人了,现在还要娶妻,那与好色之徒有什么不一样!不过想想似乎又说得通,不过是娶个妾嘛!他堂堂执掌天下的煦王爷还会在乎一个女人认不认得?

穆长萦不是没想过要逃婚,可是她能逃去哪里?赐婚圣旨一下来她就被父亲锁在房间,并派了重兵把守。冯氏说的对,即便她逃了,那后果就是将军府就要落得个满门抄斩,她那不是逃婚而是践踏了莫久臣的颜面。他煦王的脸面可是比将军府的任何一条人命都珍贵。

穆长萦还想过去找穆之昭出主意。可是穆之昭前脚就被调去边境巡逻,根本不知道这个消息。边境危险,奉旨巡逻。穆长萦怎么可能让穆之昭为了她慌张而回,抗旨离开战场。

将军府没有男子,穆之昭是定远军一位参将的儿子,因为参将战死,穆章便将两岁的他抱回来,换名穆之昭,意味着他将来要继承将军府。这样重要的人,穆长萦怎么可能忍心毁了他!她这么喜欢穆之昭,怎么忍心让他一失足成千古恨!

所以,在穆之昭没有回来之前,穆长萦便在赐婚的催促下直接上路去华京,走上去大婚的路。

大婚前夜,穆长萦入驻鸿胪寺西院客馆,没想到一场大火烧了鸿胪寺西院客馆,同时也烧死了穿着嫁衣的她。这场大火将房屋连片而燃,火势迅猛,整整烧了一个黑夜。守卫鸿胪寺的禁卫军纷纷传水灭火,也压不住漫天的火光。

人群之外,穆长萦明日大婚的新郎莫久臣就站在大火之外,紧紧看着这场突如其来打乱他所有计划的大火。他转动着右手拇指上的象牙扳指,听禁卫军声音发抖的来报大火无法扑灭,蹙起眉头。

在穆长萦的记忆中,大火来的十分突然。她还沉浸在来到华京大婚的悲伤中,还在想穆之昭应该还不知道她被强行送上前往华京的路上了吧,他还在想这次回来要给她带什么好玩的东西。

正在她哀愁之际,房屋瞬间大火侵袭。火焰如同火龙,迅速吞噬这间屋子。凭借着以往的逃生经验,穆长萦慌张之余立刻将红盖头浸湿掩住口鼻准备冲出火场。可是让她想不到的是,她房间的门窗竟然被锁死,奈何她用身体狠撞也丝毫不动。

大火烧到她的裙角,房屋横梁接二连三的落下。穆长萦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敲门,甚至不顾被呛死的可能性大声呼叫。可是火势蔓延,她的所有求救都被吞噬的无影无踪。

穆长萦不想死,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完成。

她还没有痛骂那个强娶她的煦王莫久臣。

她还没有调查出母亲死的真相。

她还没有见到她的之昭哥哥。

她还没有——

————————————————

华京煦王府内,一位女子在侍女的帮助下换上与夜色相同的披风准备从煦王府后门而出。

“小姐,您可想好了?”扎着两团子发髻的粉衣小侍女终归是不放心让自家小姐自己出门。

准备出门的女子系好身前的披风带子,温柔且坚定道:“王爷已经给我非常大的退让,我何德何能得到优待,若是继续负他,连自己的良心都过不去。更何况——”

女子抬头看着月色,曾几何时,她是站在自己的爱人身边共同赏月,甚至许下过私定终身的诺言。只是皇家诺言注定是一盘散沙,风一来,沙就散了。

“我们本就不可能了。”女子拉紧披风,回身摸了摸小姑娘的脸,说:“等今夜过去,一切都将回归正常。桃溪,我们应该认清命运了。”

说罢,女子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转身离开,消失在夜色中。

华京城中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湖名曰浣南湖,与白日湖边的热闹不同,夜晚的浣南湖安静而神秘。

穿着黑披风的女子就站在湖边,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今夜的星星特别的暗淡,看来它们都知道有些事情见不得光就是见不得光,亮不起来的命运终归是亮不起来的。

“柳小姐。”

一声称谓打断女子的胡思乱想,她低下头双手交叠在身前,转身过来,看到来人脸色露出诧异。

“就你自己?”

来人男子身穿白色宽袖长袍,头戴着白纱帷帽,透过白纱还能隐约看到男子额头两侧放下的两缕秀发,将夜色的中的此人映的更阴柔一些

“柳小姐。”男子顿了一下:“应该是煦王妃。在下是奉殿下之命,前来替殿下赴约。”

柳扶月向男子身后看了一眼,果然没有看到其他人,她看向男子冷静道:“恐怕不是殿下约我,而是先生你约我吧。”

“煦王妃何出此言?”

“这里是浣南湖,是殿下与我情定之地。殿下约我想要了却情谊,选在这里又不出面,这种绝情之举,他做不出来。可是先生不同,你是殿下手里的刀,我是殿下皇位之路上危险的隐患,你肯定要与我相谈,告诉我,只有我答应放手殿下,大家都能保命。”

男子微笑着,丝毫没有被揭穿的窘迫,反而十分坦然:“煦王妃说得对。不是殿下约你而是在下约你。殿下太子位不稳,你又是煦王正妃,夜里见面终归是不合适的。更何况,既然是断情,由我这个外人出面更为妥当,这样你们的感情才能做到当断则断。”

一个是太子,一个是煦王妃。

一个是侄儿,一个是亲婶婶。

这样的身份和伦理,早就是柳扶月与太子莫声文之间抹不掉的鸿沟。二人都知其中要点,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柳扶月依旧保持着端庄:“先生今日出现在这里,应该与殿下说过了。”

“说过。殿下知其危,但是依旧固执。他总想着,等他继承大统,必定排除万难将你安置身边。”

“殿下幼稚。”柳扶月苦笑:“且不说大统之位是否安定,单是煦王便是他难以翻越的大山。当我踏入煦王府那刻起,人和尸体便都是煦王爷的了,无论太子功成还是功败,我都没有资格站在殿下身边。”

男子深深叹气:“若是殿下如煦王妃一样通透便好了。”

柳扶月摇头:“其实今夜我也已经做好与殿下断情的准备。”

“哦?”男子略带惊讶。

“就算是殿下不约我,我也早已经想寻个机会与他说清楚。”柳扶月抬头直视男子的眼睛:“正如你所说,我是煦王妃,是殿下的亲婶婶。我的身后是煦王府和柳家,殿下的身后是万里江山。我们的感情就像是豪赌,我和他都赌不起。”

柳扶月的话正中男子下怀,如此,他也免去不少苦口婆心的劝说。果然与柳扶月说这些道理要比与太子说要方便很多。柳家女子尚且识大体,可惜他的殿下却依旧看中情爱。

“我听说,煦王妃的生母魏氏带着一份非常重要的东西嫁入柳家,她的这个很重要的东西就在你的手中。”男子话里有话:“煦王妃可否拿出来?”

柳扶月是对太子有情不假可不是任人摆动的单纯少女。东宫的野心摆在那里,她自然知道此时的白衣男子说的是什么,更知道手里的东西危险远比用处重要的多。况且,她依旧答应与莫久臣尝试相处成为夫妻,那么将来可能威胁到煦王府的东西,她自然不会交出。

尤其是是给眼前的人。

“拿出来作甚?给殿下?”柳扶月说:“我已经与殿下情断,我的亦或是我母亲的东西可就不能交给殿下。以免将来有人说我与东宫有染,落不得好下场。”

男子微眯双眼,知道柳扶月难以说情,竟不知道她如此不通情理。一旦恩断义绝,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

“这对殿下有好处。”男子指出非常重要的一点。他不相信柳扶月绝情如此之快,太子就是她情感上的弱点,青梅竹马之情可不是说断就能断的。

柳扶月双手拢在身前,转身看向湖面,她盯着平静的湖水,微风吹来的凉意也让她的心沉入湖底:“我与殿下绝情这一刻起,便是政敌。”

东宫与煦王府之间的矛盾无从化解,柳扶月分得清什么是感情,什么是立场,什么是自保,什么是狠心。

男子对脾气硬的柳扶月非常不满:“煦王妃的意思是,你手里的东西会给煦王了?”

“那是我的私事。”

“涉及朝堂哪有私事?”

“涉及煦王府就是私事。”柳扶月说:“既然是我先放弃殿下,还劳烦先生回去告诉殿下。情已至此,恨我也好,怨我也罢,已经不是一条路的人注定无法携手前行,更何况是江山政敌。一将功成万骨枯,谁都可能是那堆白骨。”

朝中乃至天下之人都知道,朝中两大政敌就是莫久臣的煦王府和高家的相国府。莫久臣只手遮天,高家拥护太子莫声文权势浩大。这两人都只是试探过程中,一旦谁撕开了口子那便是咬住动脉,直至对方鲜血流尽。这样的狠厉,不是他们之下的所有人都能够承受的住的。

男人警告她:“带着不详之物,你会死!”

柳扶月笑的伤怀:“为了殿下和柳家我已经一脚踏入了煦王爷给我设计的死局里,心死了身死又如何。”

空气中沉默了一会儿,只能听见风吹动树枝的声音。莫久臣的贴身侍卫南旧亭出现在树梢处观察不远处湖边的动向。柳扶月站在湖边,在她身后应该是有一人,只可惜此人被挡在树的后面,南旧亭因为要把持距离所以不能向前,自然是看不到王妃身后的人是谁。王爷让他只跟着王妃不要打草惊蛇,故而南旧亭只能隐藏的蹲在树梢处。

“煦王妃觉得殿下会如你一般狠心,直接断情毫不留恋?”男子站在柳扶月的身后,透露凶光,眼含杀气。

柳扶月太了解莫声文的性情,说到绝情,他似乎还真的不如自己。

“他是太子,自然要学会冷酷。相信先生会找到方法让他与我断情。”

男子轻笑:“王妃说的对,我确实有办法。”

说罢,男子杀心四起,他轻轻走上前双手狠狠向前推!

一个身影被狠狠的推入湖水!

柳扶月不会游泳,突然落水的她直接入下湖内,她大叫一声本能向上扑腾想要求救。但是她来不及说一句话,头部立刻受到重击。昏迷和沦陷立刻将柳如风淹没在湖水里。

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人居然敢推她入水!

“我的办法就是只有你死了,殿下才能忘记你。”男子扔掉手里的木棍将最后一句话告诉给了柳扶月:“煦王妃好走。”

说完,男子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去。任何一个阻止太子之路的人,他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哪怕是殿下的心上人!

南旧亭大惊,手握腰中长剑不敢冒失,等看到隐藏在树旁的人离开后,他迅速跳下树来到湖边,看到湖面上飘着的王妃,他立刻入水将人救起。回到岸边,他用手指试探已经昏死过去王妃的鼻息,幸运的是还有生机。

人应该能活吧。

与此同时,在鸿胪寺,一场漫天的大火越烧越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