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说书人

“接下来我要说的这个故事啊,就是今日我们燕国以国后之礼下葬王陵的姜夫人的故事。”

“这是一段十年前的风流韵事了。”

说书人顿了一顿,狠狠吸了一口气,玩弄着手里的木头,观察着看客们的表情。

果然,看客们都很兴奋。

在燕国普通老百姓的眼中,姜夫人是美貌与才艺并存,神女一般的存在。

燕国本身小国寡民,但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很享受这种简单的幸福。

丁香和顾渊也停下来脚步,自然李娑罗也听见了那说书人的声音。

她指指那茶楼里的说书人,表示她也想听。

虽然之前听丁香说过,但她还想再听听,不知道这说书人的故事会不会与丁香的说法有出入。

丁香想起之前小公主要她讲述姜夫人的故事,于是立马明白过来。

“将军,我们进去听听吧。”

顾渊环顾了一下茶楼,点点头。

走进茶楼,一行人才看见,这茶楼里原来这么多人,整个茶楼都快坐满了。

顾渊选了个比较偏僻的位置,带着丁香坐下,几个侍卫都在外面等候。

所有人都在看着那台上声情并茂讲述着故事的说书人,并没有人去特别关注他们。

李娑罗静静地听着,前面的故事,基本上和丁香给她讲述的无甚差别。

直到讲到大火烧楼那一段。

“当初,对姜夫人表达过爱意的优秀儿郎数都数不过来,其中也包括我们如今的燕王和现在的靖皇。”

“众所周知,在九州七国之内,唯一没有称皇的,便只有我们燕国了,当时,燕王还是二王子,靖皇也只是靖国的大皇子。”

有看客忍不住身子往前凑了凑。

“所以?那场死者上百的大火,实际上与燕王和靖皇有关?”

说书人微笑着,很得意的样子,拍了一下手里的板子,继续说道。

“看官莫慌,且听我徐徐道来。”

“我们都知道,姜夫人爱的是我们燕王,但那靖王也是无比痴恋姜夫人,对一个男人来说,得不到的,当然是......”

“毁掉。”

说书人话音刚落,只感觉一阵强风掠过,猝不及防间,一个富家公子打扮的男子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

在听见那两个字的时候,李娑罗也震惊了,这个说书人竟如此大胆。

虽然这里是燕国,但是他这样揭开靖皇的往事,也的确有点不要命了。

不过她对这个说书人的性命不关心,反而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更感兴趣。

这男子看起来年龄不大,面上带着少年的稚嫩气息,顶多也就是一个快及冠的少年。

但这男子虽是富家公子的日常装扮,腰间的佩剑却明显表明他是一个练武之人。

男子满身都是怒气,狠狠地说。

“管住你的嘴,不要让我再听见这种话。”

男子说完话,下面的看客也开始窃窃私语。

“靖国口音。”

说书人连连点头保证再也不说了,虽说赚钱很重要,但是自己的命更重要啊。

李娑罗猜不到他是谁,她没见过这个人,在前世的记忆里,她对靖国是完全陌生的。

男子见说书人不停求饶,睨着眼睛瞧了许久,这才微微松开自己的手。

如果不是靖皇不准他在燕国见血杀人,他倒是很想并且很乐意一剑抹了这人脖子。

男子直直把说书人甩到台下,摔得说书人全身酸痛,差点右腿骨折,几个看客立即去扶起他。

男子凶神恶煞看向台下。

“我劝你们管好自己的嘴,不然明天可能没的就是你们的命!”

众人唯唯诺诺,连声答应。

男子这才终于提剑离开。

见到如此变故,丁香不知所措,要不是顾渊将军冷静的模样,丁香都想抱着小公主逃出去了。

顾渊一直都在注视着那男子离去的背影,可能这茶楼里,他是唯一一个认识这人的人。

靖国大将军秦邈的儿子秦风。

秦风来了燕国,难道是姜夫人下葬的原因?那也就是说,靖皇很有可能在燕国。

顾渊被自己的猜想吓到了。

他低声附到丁香的耳边。

“丁香姨,我安排侍卫们送你们回王上身边,这个男子很可疑,我现在要跟去看看。”

丁香虽是妇道人家,此时也意识到了不安的因素。

顾渊说的话,李娑罗全部都听见了,她想起之前看见的高台之上的男人,不安的感觉愈发明显。

那个人会不会就是靖皇?

靖皇为什么会来到燕国?难道是因为姜夫人?

不好!

想到这一层,李娑罗似乎已经七八分猜到靖皇的目的,奈何自己现在只是个婴儿身体,啥都干不了。

“一定要保护好小公主,保证安全。”

顾渊安排了侍卫送丁香及小公主去王上身边,便一个人去追那秦风了。

秦风从茶楼出来后,并没有往姜夫人的殓葬队方向去,而是穿过街道,拐进了一条胡同。

这条胡同很窄,弯弯曲曲,不知道具体通往哪里,不过正好适合顾渊跟踪。

但秦风很是警惕,走几步便停下来四处张望,这让顾渊更加确定了他这是秘密行动。

秦风看着年轻,但毕竟是大将军的儿子,也是曾经上过战场的,这点警觉性也还是有的。

走着走着,秦风似乎察觉到了异样,突然往回走着,仔仔细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顾渊以为他发现了自己,立即做好战斗的准备。

却没想到屋顶上突然跳下来一只黑猫,“喵”地叫了一声。

顾渊和秦风都齐齐松了一口气。

黑猫大大圆圆的眼睛瞪着顾渊,歪着头看他,顾渊也同样睁着眼睛瞪它。

他想,要是这只猫会说话,说不定会问他为什么在这墙角鬼鬼祟祟了。

想到这里,顾渊不出声地尴尬一笑。

待他反应过来,又立马跟踪着秦风追了上去。

胡同的尽头是一间小屋,顾渊躲在墙后面看着,门前立着一个粗布褐衣的男人。

但即使粗布褐衣,也难掩那男人身上的威慑之气。

秦风似乎在和那男人说着什么话,他隔得太远听不清。

待那男人转过头来,顾渊却着实震惊了一番。

那不就是当今靖皇吗?他居然真的孤身来到了燕国!

却在这时,一个簸箕狠狠砸在了顾渊的脑袋上,发出巨大的声音。

靖皇和秦风齐齐看过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