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敛葬

十月十三。

宜入殓,移柩,破土,安葬。

两日两夜以来,整个燕王宫的唢呐声和哭泣声从未停歇。

初冬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落的时候,最后一批替换哭泣的宫女已经在门口等待了。

穿着黑色的寿衣,两排宫女齐齐站着,等着昨夜哭过的宫女退下后,换她们。

她们将作为最后一批为姜夫人哭泣之人,陪同灵柩前往王陵。

在这燕王宫之外,有许多自主前来为姜夫人送行之人,其中大多是燕国都城临都的百姓和一些无病呻吟的穷秀才,除此之外便是慕名而来的他国之人。

百姓们感叹。

“姜夫人敦厚善良,性情温和,才艺出众,还是个难得的美人。”

“我们燕国何其有幸啊。”

“天妒红颜。”

而那些慕名而来的他国儿郎,则皆在讨论着那姜夫人十年前的风流韵事。

“一代红颜,没有死在十年前的大火,竟然死在了难产。”

“可悲可叹。”

运送灵柩的队伍持续地前进着,走出燕王宫,朝着王陵而去。

黑色的寿衣,白色的冥纸,压抑的氛围笼罩着这条通往王陵的路。

李娑罗安安静静地躺在奶娘丁香的怀里,由丁香抱着,跟随着殓葬队伍。

漫天的唢呐声,殓葬师的超度声,紧紧跟随在后面宫女们的哭泣声,所有的声音,齐刷刷涌进李娑罗的耳朵。

连那怀抱着她的丁香也在低低抽噎。

但李娑罗感觉不到丝毫难过,反而那纷纷涌来的,是恐惧、无助、害怕、黑暗。

那是属于她前世的阴影,窒息般带着意识的死去。

李娑罗静静地躺在奶娘丁香的怀抱,不哭也不闹。

她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无数次地告诉自己,那里面躺着的是她的娘亲,那个给了她生命,却自己离开了的美丽女人。

就在这时,那本来骑马走在殓葬队前面的燕王却突然调转马头,朝着李娑罗的方向而来。

一个年轻的将军打扮的男子跟在他的身后,几个侍卫跟在那年轻将军的身后。

李娑罗不知道父王要做什么,但这好歹还吸引了她的注意力,让她不再胡思乱想了。

在众人迷惑的注视下,燕王开口道。

“丁香,你带着小公主到处转转,散散心,不要跟着殓葬队了。”

说完又转头看着那年轻将军。

“顾渊你跟着小公主,带几个人保护小公主。”

顾渊是他亲自调教出来的将军,也是他可以信任的人,顾渊武艺高强,一般人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把他放在小公主身边,燕王才放心。

“喏。”

顾渊拜了一下,便自动走到小公主身边,身后的侍卫也跟着他。

丁香虽略感疑惑,却也没说什么。

“遵命。”

只有李娑罗才知道,他的父王,比他人想象中更爱她。

他不愿让她承受这样压抑的痛。

有多久她不曾感受过这样简单纯粹的爱了,在李娑罗的记忆里,那是一个遥远得不能再遥远的传说。

她看见父王脸上压抑着悲伤,又骑马掉头往那殓葬队前面走去。

丁香抱着李娑罗,顾渊等人跟随其后,一行人等便朝着与殓葬队相反方向而去。

李娑罗微微歪着头,眼光透过丁香的胳膊夹缝位置,看着殓葬队一点点远去。

那里有她的父王,也有她的娘亲。

就在那殓葬队一点点变小,即将变成一个小点消失不见的时候,李娑罗却突然看见在那高台之上,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虽然穿着普通老百姓的粗布褐衣,整个人却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威慑之气。

从李娑罗多年的经验来看,这是长期浸盈在权力中才能培养的气质。

那男人此刻正看着那远去的殓葬队,更准确地说,是在看着那殓葬队里装着姜夫人的棺椁。

李娑罗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此人绝对是带着目的来的。

她伸出肉肉的小手,狠狠地戳着丁香的肚子,示意她看一眼后面。

丁香以为小公主离开了父王不开心,极力讨好着。

“小公主别闹脾气,要乖哦!”

却是走在靠后的顾渊,由于常年的战场经验,和妇人丁香比起来,他对危险有着天生敏感的反应。

他看小公主的确有一点不正常,便顺着小公主的视线看过去。

那是城中的一个楼阁,平常是一个极佳的观景之地,可是那里安安静静,啥都没有啊。

顾渊也疑惑地看了眼小公主。

李娑罗再去看时,那粗布褐衣的男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她心里隐隐有着一丝不安。

可她根本无法和丁香还有那个年轻将军顾渊进行交流。

但转念一下,父王那么警惕细心的人,应该想的不会比她少。

但愿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丁香打算趁这个机会,带着小公主去民间看看,这燕国都城临都最繁华的街道。

姜夫人的葬礼,并没有对这繁华街道的百姓们的日常生活造成影响,大家依旧开店的开店,卖东西的也照常卖东西。

丁香本就出自市集人家,现在来到这繁华街道,如鱼归海,好不快活。

她一会儿带着小公主看看这个,一会儿又看看那个,一边看还会一边向小公主解释,并询问小公主是否喜欢。

顾渊一直带着人默默跟着,不说话也不打扰,一个上过战场的将军,连生死都可以置之度外,对这些市井小玩意儿,的确是提不起兴趣。

在李娑罗的记忆中,她对临都是完全陌生的,她那零零星星的记忆,都是在宫内度过,而长大之后的记忆,则全是充满了尔虞我诈、计谋算计。

现在突然亲身处于这市井繁华中,李娑罗感觉到了一种别有趣味的愉悦。

这种愉悦感,令她的心情无比舒畅,再没有任何尔虞我诈,只有最平凡的幸福。

她开心地笑着,为这繁荣的百姓生活和人间的烟火气。

“小公主,喜欢这个布娃娃吗?”

丁香手里拿着一个拳头大的布娃娃,在小公主的面前摆弄着。

那布娃娃是一只肥肥的黄鸭子,里面塞满了棉花,看起来充实而饱满。

李娑罗也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就笑了,伸出肉肉的小手,把那肥肥的黄鸭子捏在手里。

软软的,就像抓住了最柔软的幸福。

身后跟着的顾渊见状,立即上前把钱付给了店家,店家欢喜着点点头。

正在这时,对面的茶楼里传来说书人的声音。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