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娑罗

燕王温柔地抱着怀里小小的婴儿,那么小小的一团,软软的,柔柔的,还带着点娘亲的体温,就躺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这是属于他独二无二的幸福。

婴儿眨巴着亮亮的眼睛,时不时张一下嘴巴。

燕王整颗心都开始变得更加柔软了,脸上也不自觉溢出来温情的笑意。

林嬷嬷和宫女们见此,也都略带欣慰地笑了。

可是一想到姜夫人,这婴孩的娘亲,燕王脸上的笑容又渐渐淡了下去。

这是他最爱的姜儿用生命为他生下来的小公主。

他抱起女婴,走近那帷幕掩映下的床。

宫女们已经为姜夫人收拾整理了一番,再没有凌乱的头发,满头的冷汗也没有了,同时换上了干净整洁的衣物。

她整个人以一种舒服的姿势,安静地躺在床上。

如果不是那苍白的面色,惨白的嘴唇,微微闭着的眼睛,燕王都要以为,他的姜儿只是睡着了,睡醒了就会起来。

可她再也不会起来了,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了,再也不会笑着用那甜甜蜜蜜的声音喊他淳哥哥了。

燕王猛然心口一滞,强忍着悲伤。

林嬷嬷和宫女们也都随着燕王的目光,看向那美丽的姜夫人。

李娑罗安静地躺在燕王的怀里,不哭也不闹,她可以体会到父王此刻内心的悲恸。

在前世的记忆里,李娑罗的印象中就只有父王,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娘亲,那个时候,小小的她,也会询问父王。

“为什么别人都有娘亲,我没有娘亲呢?”

父王总会笑着告诉她。

“你的娘亲啊,她在天上看着你,所以你要幸福快乐地长大。”

“那娘亲漂亮吗?”

“你娘亲是天上的仙子,你说漂不漂亮呢?”

她曾以为,自己早已忘了那些久远的记忆,可原来,那些温暖与幸福,依旧藏在自己的心底深处,一点一点地堆积着。

原来娘亲死在了她出生的这一天。

燕王怀抱着婴儿,半蹲在姜夫人的床边,温柔地描摹着姜夫人美丽的脸庞。

“姜儿,你看,这是我们的小公主,那么小小的一团。”

“她眉毛眼睛鼻子嘴巴都很像你,以后长大了,定是个十足十的美人儿。”

“姜儿,你能听见吗?”

燕王哽咽着,声音也略带了一点点嘶哑。

“你放心,我会像爱你一样,去爱我们的小公主。”

“等她懂事了,我会告诉她,她有一个美丽漂亮的、很爱很爱她的娘亲。”

......

燕王也不知道自己絮絮叨叨说了多少话,但他知道,姜儿一定不会嫌弃他烦的。

所有人都沉默着,等着燕王把他想说的话都说尽。

许久之后,燕王平复了情绪,站起身来。

所有人都恭敬地站着,等待着燕王的吩咐。

“传下去,召殓葬师进宫,安排后事吧。”

说完之后,便抱着小公主离开了兰芷宫,往馨园去了。

燕王宫总体占地面积并不大,其主要宫殿便是燕王寝宫常平殿和姜夫人寝宫兰芷宫,其余便是各种小型宫殿,馨园便是其中之一。

馨园是距离燕王寝宫常平殿最近的小型宫殿。

前世的记忆里,李娑罗便是在这燕王宫度过了最初的年幼青涩的时期,这里的一花一树、一草一木对她来说,都带着潜意识的熟悉感。

但那些记忆太遥远了,遥远到,李娑罗已经记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了。

这一刻,她却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渴望,渴望找回那些被她遗失的美好记忆。

燕王选择馨园作为小公主的宫殿,也是为了可以日日夜夜经常看望她。

他要把她放在身边,亲自看着他的小公主,从那么小小的一团小不点,快快乐乐幸福地长大,给她世界上最美好的幸福,最快乐的岁月,那些曾经姜儿与他共同期待的幸福。

“参见燕王。”

馨园门口的宫女们见到燕王,都齐齐参拜。

馨园内,太监总管杜公公和事先安排好的奶娘丁香正以参拜的姿势等待着燕王。

燕王示意他们起来,把怀中婴儿交到丁香的手里,便坐上了那正中的位置。

丁香今年已经年近四十了,但由于新生了儿子,又有做奶娘的经验,在亲戚邻里的口碑中又是脾气极其温柔之人,所以才有幸被选为小公主的奶娘。

能够喂养小公主,是她的幸运,她感到很幸福。

燕王坐在位置上,就撑着脑袋沉思起来。

“思思?这个名字怎么样?”

所有人面面相觑,不敢说好,也不敢说不好。

丁香怀里小公主却大哭了起来。

李娑罗想,父王原来是个起名废啊!但是自己又不能反驳,只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果然燕王立马慌了,站起来跨步到丁香面前,柔声安慰着小公主。

“好好好,我们不要这个名字,换一个换一个。”

李娑罗见自己计策达成,于是进行下一步。

她拼命伸出自己小小肉肉的右手,伸出包裹着自己的襁褓,指着那桌子上放着的一盘板栗。

燕王和众人都顺着方向看着那一盘煮熟的板栗,目瞪口呆。

小公主这是想吃板栗?可是她现在没牙啊。

杜公公意识到,立马上前将板栗端起来送到燕王面前。

燕王看着板栗,有点不知所措,难道?小公主这是在暗示他什么?

果然,小公主艰难抓起来一颗板栗,开心地笑了。

她不能吃,就只是拿在手里兴奋地把玩着。

众人更加迷惑了,只有燕王在沉思着,小公主这是想告诉他什么?

板栗?

“难道我的小公主想叫这个名字?”

怎么听着那么奇怪呢?李板栗?

果然不出所料,小公主又大声哭了起来。

李娑罗想,原来自己父王不单单是个起名废,还是个榆木脑袋!

敲都敲不动的那种。

板栗,是板栗树的果实,板栗树生长在南方,现在他们吃的这些,也这些都是南方运过来的。

是皇家贵族里面很常见的一种午后小吃,被很多小姐公子们喜爱。

姜儿生前也很喜欢吃这个。

板栗树,又名柳安,娑罗树。

娑罗?

燕王恍然大悟,微笑着温柔地捏了捏小公主的脸蛋,这的确是个不错的名字。

“小公主就叫娑罗吧。”

果然,这一次,小公主没有再哭了,反而心满意足开心地笑了。

李娑罗想,父王终于开窍了啊。

众人也跟着开心的笑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