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柄

南府大门紧闭,屋檐上挂着几盏白色灯笼,灯笼上写着黑色喜字,有人路过望着灯笼,只觉好笑,这是要办喜事还是丧事?

与之格格不入的大红轿子停在南府门口,引得大街上百姓纷纷过来围观,有人道:“南将军是要娶亲吗?”又有人道:“怎么可能,南府的灯笼是黑白色,死了人才会用黑白色灯笼。”

“据说将军不想要,然而皇帝亲自赐婚,能抗旨吗?”

此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纷纷开始议论,众人越说越离谱,越说越慷慨激昂。于是所有人开始讥讽嘲笑,甚至有人开始骂她不要脸。

那些不堪之言尽数收入坐于轿中锦心的耳中,忽然觉得那群人吐出的言辞,如洪水猛兽让她心生畏惧,心中盼望他们能快点离开,可那些人偏偏没有离开的意思且越聚越多。

锦心不知等了多久,听了多久的嘲讽,忽然觉得脸上有什么东西蠕动,下意识摸了摸,湿的,原来是眼泪。

终于南府大门缓缓打开,出来一名管家,管家语气不善的道:“你们从旁边那个侧门进去。”

于是轿帘被掀开,一只纤纤玉手伸入轿中。

“夫人,下轿吧。”

不是喜婆的声音,声音轻柔动听如黄莺,是个少女。

她不知道这个时候轿夫早就跑光了,喜婆也是等得十分不耐,许是姜贵妃有交代不敢违抗才忍着没跑。

少女见没动静又重复道:“夫人,下轿吧。”锦心搭上眼前少女的手,步履沉重的走出轿子。她该庆幸有个红盖头遮住了她的脸,遮住了她所剩无几的尊严,亦遮住了那加肆无忌惮的嘲讽。

锦心在少女的搀扶下进了南府,在她们迈进门的那一刻,喜婆毫不遮掩的松了口气,招呼也不打就跑了,临走时还啐了一口,骂骂咧咧。

少女很是小心翼翼的扶着林月,她们前面的小厮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带着她们走到了一间偏僻的院落。

少女看着破败的房屋,有点生气,道:“这就是夫人住的地方吗?”

小厮轻蔑道:“这是将军安排的,就是这间,不会错。我还有别的事就不奉陪了,你们自己请吧。”说完小厮也急急的走了。

半响,锦心见没动静,难道都走了?旋即掀开盖头,尽管有心里准备,还是被眼前景象怔住了,眼前是个十分破旧的厢房,大大小小的窗户连窗纸也不见了,屋檐上布满蜘蛛网,大门半开,有风吹过来就会吱呀吱呀作响。这一瞬间让她想到了她曾去过的冷宫,还有那凄厉的嚎叫,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倒退一步。

身后有人扶了她一把,她猛地回头,是扶她进来的少女,少女面容清秀姿容姣好,约莫十七八岁。

她稳了稳心神,环视四周。厢房后面是环绕整个南府的围墙,围墙约两米高,往前面看,近处杂草丛生一片荒芜,远处亭台楼阁,花草水榭,放眼望去竞有些看不到尽头仿佛置身皇宫。亭台阁楼挂着摇曳纱幔,锦心不禁被它吸住眼球。

不是因为亭台楼阁数量之多数不清,也不是因为纱幔密密麻麻挂满亭台楼阁,而是因为所有的纱幔它是白色的,一片刺目的白。

雪白的纱幔欢快的随风飘扬,漾起层层白浪,仿佛在笑,嘲笑她一身的红遭人嫌弃。

半响,锦心道:“你还是走吧。”少女道:“你这是赶我走吗?”锦心苦笑道:“你留着做什么?我的处境你也看到了,跟着我没有好日子过。”

“就是因为你处境不好,我才不会离开。”

锦心怔了怔,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诺。”

阿诺微微一笑,说道:“你很害怕,至于那些乱嚼舌根的人,你别放心上,再说了这院子收拾一下还是可以住的。我小时候颠沛流离居无定所,连狗食也抢过,走到哪里住哪里,山洞也住过,这里再不济总比山洞好。”

锦心想说,你刚刚好像有点生气,又不知该怎么说。

阿诺似乎看穿她的想法,道:“我刚刚生气是因为他们这样对待你,为你不平而已。”

阿诺看了看破败的厢房,道:“这房子该收拾一下。”

说完径自迈进房间,锦心跟着进去。房间不大不小,桌椅板凳上布满灰尘,地上堆满垃圾应该被风从窗户带进来的。两人屋里屋外忙活好一阵,终于收拾得窗明几净。

好不容易她们坐在屋里休息,门外忽然传来脚步声,。锦心掸了掸喜服上的灰尘,抬头看见不远处过来一群人,为首的女子年约十六七岁,一身华服,面容娇俏略有些憔悴,流苏金钗斜插在发髻中,后面则跟着一群丫鬟嬷嬷。

一群人停在门口不远处,为首女子眯眼使劲瞅了瞅锦心,然后指着锦心,道:“喂,你出来。”她的语气傲慢不客气。

看架势就知来者不善,锦心思索片刻后依言走过去。华服女子带着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锦心,顺便白了她一眼。

华服女子扬声道:“知道我是谁吗?”锦心摇摇头。

旋即有丫鬟跳出来说道:“你听好了,这位是南将军的正室,慕容楚楚。”锦心听完轻轻哦了一声。

慕容楚楚瞧着锦心容貌姣好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火,转念一想,锦心一身喜服又被扔在这破院子里,那股莫名火顷刻被喜悦冲散。

慕容楚楚不怀好意道:“你知道这个院子过去是谁住吗?”

锦心摇摇头。

慕容楚楚掩嘴吃吃的笑,又道:“这间屋子呢,以前是下人住的,自从一年前莫名有人吊死,打那以后这里经常闹鬼。”慕容楚楚又用手指着屋中一根房梁,努嘴道:“看见没,就吊死在那里。”

锦心听得毛骨悚然,起一身鸡皮疙瘩,知道她们不安好心。于是强装镇定,若无其事道:“谢谢大夫人提醒,鬼怪一说纯属无稽之谈,就不劳大夫人挂心。”

慕容楚楚见没有想像中的反应,心生不快,眉毛都蹙成一团。

打从知道南亦辰求皇帝赐婚,她独自伤心难过一夜,暗暗骂了锦心一百遍。今天南亦辰做的一切总算让她松了口气,可她难过一场都是锦心害的,不给她点颜色说不过去。

于是慕容楚楚佯装生气对着下人道:“你们好大胆子,这些纱幔灯笼是谁弄的,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咱们府办丧事呢。”她说这话状似生气指责,可那眉眼处尽是得意之色。

“夫人息怒,一大早将军千叮万嘱一定要把红色纱幔全部换成白色,将军还说了不要让他看见一点红色,这不,连红色的花朵全都剪得干干净净。”嬷嬷自然看出慕容楚楚的想法,极度迎合讨好,连表情都是一副无可奈何。

慕容楚楚捧腹大笑,指着锦心道:“呀,这不是红色吗?不是说不许有红色吗?”

又一人见状讨好道:“听阿四说今天街上到处都在议论将军纳妾的事,你们猜他们怎么说?”

“怎么说?”

“他们说将军的妾室是金陵城第一笑柄。”

慕容楚楚笑的更肆无忌惮,令原本可爱的脸庞变得扭曲,她后面的一群下人也是一脸嘲讽讥笑。

锦心心道:“这姑娘小小年纪心思就如此歹毒,教养真差。”

也许嘲讽的话听得多了,就习惯了,无所谓了,她不想再理会那些恶毒的语言。遂转身回厢房,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阿诺也跟着一起进去。迈进厢房不由看了一眼房梁,接着后背阵阵发凉。

慕容楚楚原本想给锦心一个下马威,谁知她脸皮厚的跟城墙,都这样被人羞辱还能笑出来,好似一拳打在棉花上,当然锦心并没有笑。

慕容楚楚觉得意兴阑珊,撅着嘴带着一帮下人大摇大摆离去。

夜幕浓重如墨。

锦心觉得很累很累,像在黑暗中穿行找不到一丝光明,像沉浮在汪洋中漂流找不到岸。躺在床上不知不觉陷入沉睡。阿诺叫了她两声确定她熟睡,悄悄替她拭去眼角泪痕,蹑手蹑脚走出屋外。

第二天,锦心醒来摸了摸床上多出来的棉被、衣物,看了看桌上的点心,疑惑道:“阿诺,这是怎么回事?”阿诺微微一笑,道:“找一个小厮要的。”锦心道:“他们有没有为难你?”阿诺道:“没有啊。”

一开始锦心还担心有人来找茬,可连续数日也不见有人过来,仿佛遗忘了她们的存在。

阿诺每日陪她聊天,她教阿诺刺绣,除了那根房梁令人发怵,日子倒也自在。

偶尔想起桃林中的美好心中微微刺痛。

这天阿诺带来胭脂水粉,锦心也不觉得奇怪,因为阿诺总是变着法子弄些好玩好吃的给她,还时常逗她开心。

阿诺为锦心描眉敷粉,弄好后,拿着铜镜放在林月面前。镜中女子柳叶弯眉,脸颊白里透红,她略感羞涩道:“阿诺,你弄这些做什么?我从来都不用这些。”

阿诺挑了挑眉,打趣的勾起她的下巴,道:“美人,你就从了本大爷,跟了本大爷吃香喝辣呼风唤雨。”锦心被逗笑了,轻轻推了她一下,配合道:“你这山贼,竟敢拐骗良家妇女。”说完夺门而出。

阿诺笑魇如花,道:“你跑不出本大爷手掌心。”

阴沉沉的天空,不妨碍她们在草地上你追我赶,笑意随风而飘。也许她们玩的太投入,以至于没察觉不远处多了一道危险的黑色身影。

锦心的脸上还挂着笑容,见阿诺忽然愣愣的看着前方,她便顺着阿诺的目光看过去,霎时脸色惨白,一动不动。

因为她看到一个她不想看到的人,那人面色冰冷负手而立,眼中闪过一丝杀气,俊朗的脸庞阴沉沉,如此时乌云密布的天空,正是南亦辰。

半响,南亦辰冷哼一声,讥讽道:“过的不错。”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走的极快。

阿诺握着锦心微微颤抖的手,道:“你别怕,我陪着你,看他能把你怎样。”锦心道:“阿诺,他的眼神好可怕。真的不会怎样吗?”阿诺抱着锦心轻轻拍打她的后背,道:“别怕,我会陪着你,我们进屋吧,看这天似要下雨。”

锦心心中总有不祥之感。果然,在他走后不久,来了一群下人,他们进屋就是一通乱翻,一个身材壮实的粗衣妇人在她枕中摸了摸,摸出一只手镯。妇人举着手镯,喝道:“找到了,找到了,果然是她偷的。”

当然她的枕下绝对没有手镯。

“把她拿下来。”

于是,那群人迅速朝锦心围拢,锦心见势连连后退,可是又能退到哪里去呢?

阿诺跳出来挡在锦心前面,道:“你们要做什么?”妇人道:“一起带走。”阿诺护着锦心与他们拉拉扯扯,场面有些混乱不堪。锦心惊讶阿诺的力气,在七手八脚中还能稳稳护着她,但此时她也顾不上想这些。锦心担心阿诺,道:“阿诺,你停手吧,我跟他们走。”

阿诺闻言停手,众人连忙越过阿诺直奔锦心,仿佛一群官兵擒拿犯人的架势。

锦心大声呵斥:“我自己走。”她这一声掷地有声,颇有几分震慑力。众人蓦地停住手脚僵了片刻。妇人见状,摆手道:“算了算了,让她自己走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