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季良平,你欠的钱谁来还

“你别冤枉我,我可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陈小兰还想再说些什么,就被苏母给怼了回去。

“放你娘的狗屁,我们家小妹才不会冤枉人呢,你少在这胡咧咧,你别仗着你怀个孩子就要上天,谁还没生过孩子咋的,老娘也不缺孙子不缺儿子,以后少在这个家装犊子,不想好好过,就给老娘滚回你娘家去,娶你这么个丧门星回来,我儿子这么多年都没有个儿子,还舔个脸在这作威作福,老二管管你媳妇儿,不行就你跟她一块滚。”

在苏母眼里,苏毓这个女儿就是个宝,其他儿子都是个草,可惜陈小兰没有认清苏毓的家庭地位,以为怀孕了就能翻天,结果现实教她做人。

“妈,我错了,我娘们不老实,你放心,我回头就收拾她,保准不让她给家里面添麻烦。”

苏母看到陈小兰老实了,上前一步打量苏毓。

“哎哟,妈的宝贝闺女,是不是被欺负了啊,下次你跟妈说,妈帮你收拾那个不要脸的,吃老娘家喝老娘家的,还敢在老娘家里面耍威风,骂不死她,这也就是现在不兴打人了,就这样揍个几次就老实了,老头子,你说对不对?”

突然被点名的苏父是个妻管严,媳妇儿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点头就对了。

苏母看到苏父的反应很满意,证明她在这个家里面还是很有权威的。

“你们俩今天去县城买啥了?还是去的公社的啊?”

“当然是去的县城了,咱家这边离县城这么近,就多走半个小时,县城好吃的好玩的才多呢,我带我姐去见见市面。”

苏母打量了一下苏英,点了点头,“是应该去看看,这丫头一点都不像我,也不知道随谁了,三棍子都放不出来一个屁,就算有屁都不带有个响的。”

苏毓点了点头,“我姐这是老实,妈,你就别担心了,以后我姐就交给我了,妈,这是我买的糖球,你给家里面的孩子们分一分。”

苏母埋怨的说道:“你竟乱花钱,你这孩子咋不知道给自己买点好吃的呢,算了,下次被这样了。”

苏毓笑着答应,但是却不准备改这个问题了,来了几天这个家里面的情况苏毓也是了解的差不多了,苏大哥苏福和大嫂苏梅都是老实的庄稼人,平日里面也是闷头干活的那种,两个儿子,大儿子苏平15岁,小儿子苏建7岁。

二哥苏国在中间被疏忽的就会比较多,二嫂陈小兰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偷奸耍滑,爱占小便宜,重男轻女,反正是苏毓最看不上的那个类型。俩人现在只有苏茹一个孩子,也是原书的女主。

三哥苏民在城里面当临时工,还未婚,但是在村里面可是头一份在城里面有工作的,自从上班之后,家里面的门槛都快让媒人给踩烂了,听说最近跟村里面一个女知青打的火热。

吃了晚饭,苏毓就在一旁换衣服,好像自己不是要去干架,是去约会一样,但是苏英和苏毓一个娘胎里面出来的,看苏毓的样子有点心惊肉跳感觉。

“小,小妹,咱不是要钱么?你是不是还喜欢那个季知青,放不下他啊?”

苏毓无语的说道:“姐,我要是放不下我能去管他要钱?你就别管了,跟我一起去,到时候我要是被人欺负了,要是打架正好咱们姐妹一起上。”

“妹子,咱可不能打架,那些知青都是城里人,以后回城了欺负咱咋整?”

“放心吧,他们就算有回城那一天,还不知道咋回城呢,不用担心。”

苏毓雄赳赳气昂昂昂的拉着苏英就走了,苏英看着妹妹,一脸的宠爱,妹妹说啥就是啥,大不了一会儿要是打架,自己在前面挡着就是了。

“苏毓同志,你怎么过来了。”

说话的是知青点的老知青赵英爱,下乡比较早,也是女知青的队长。

“赵知青你好,我是来找季良平知青的,这不是他欠了我点钱,我现在没有收入来源,想让他还钱呢。”

本来还躲在屋子里面的季良平一听立马从屋子里面跳出来反驳。

“那钱都是你给我的,才不是我借的,你别胡说八道。”

“我有借条。”

还想反驳的季良平瞬间就哑火了,知青点的其他人也都跑了出来,当然这里面也不乏还有与季良平交好的女知青蒋瑶。

“苏毓同志是不是误会了,季知青不是这样的人。”

苏毓有原主的记忆,知道说话的人是谁,这人以后还是女主苏茹的大情敌呢。

“蒋瑶知青要是不信可以来看看这些借条啊,口说无凭,但是我有证据啊,早就听说季知青和蒋知青两个人关系好,季知青要是不能还钱,不知道蒋知青会不会帮忙啊。”

蒋瑶生气的说道:“你别胡说八道,我就是看不惯你咄咄逼人的样子,听说你也上过学,你怎么还能跟无知的村妇一样不讲理呢。”

“那还真让你失望了,我这个人一向是最讲理的,可惜你们没有理啊,别废话了,季知青还钱吧,你也不希望把事情闹大吧,到时候可就不是还钱不还钱的问题了。”

“你。”

季良平看着大家的目光都在自己的身上,深吸一口气说道。

“我现在没有这么多的钱。”

苏毓挑了挑眉,“你现在有没有钱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现在就要你还钱。”

“你宽限我几天。”

“不行。”

苏毓斩钉截铁的说道。

她是不想再和这个季良平有任何的关系了,钱要回来之后俩人就是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季良平什么时候丢过这么大的人,在心里面盘算着该怎么办,眼睛在知青点的其他人身上扫过,就连蒋瑶都没有站出来说帮他。

这让季良平内心非常的生气,但也知道现在是没有办法。

“你,反正我现在没有钱,你愿意去告就去告。”

没办法的季良平只能破罐子破摔了,可能是天无绝人之路,这个时候一个天籁的声音降临到季良平的耳边。

“我替季知青还钱...”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