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书了

一九七五年,红星大队。

“贱人,去死吧,都是你活该。”

苏毓长叹一口气,这已经是被噩梦惊醒的第五天了,每次醒来的时候苏毓都希望躺在席梦思大床上,但每次看着黑乎乎的房顶和稻草垫子的床铺子都在真实的告诉她,这就是真的,她穿书了。

苏毓每天都能能梦到书中原主死时候的场景,容貌被毁掉的已经看不清原本的面目,三四十岁的年纪看上去比六十岁的妇人还不如。

没穿书前苏毓也是在和平年代下的三好学生,哪里见识过这样残暴的场景,长吁一口气,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还是要改变书中已经发生的悲惨结局。

接受了不能回去的事实,苏毓这才开始回忆,这是一本名叫《七零年代娇宠妻》的小说,女主叫苏茹,是苏毓二哥的女儿,是个重生女,书中她的前世被苏毓拐卖到山沟沟里面,生了几个女孩儿,被打的不成人样,最后被逼跳崖而死,重生就是为了复仇。

一想到梦里的场景,苏毓心想,这辈子,她离女主远远的还不成么?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她不祸害人了,女主这辈子下场就不会那么惨了,这样就能放过自己了吧。

“小妹,醒了?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啊?妈知道你心里面难受,你别担心,就算你不能上工农兵大学,咱在大队当个文员也挺好的,妈能保证谁都不能欺负你。”

苏毓看着面前一脸关心的苏母,只好说道。

“妈,你别担心了,我就是一时没想开,我身体都好了。”

苏母上前一步摸了摸苏毓的额头。

“确实不发烧,你再休息两天,妈给你煮鸡蛋了,那玩意大补,你吃了就能养回点精气神了。”

苏母一进屋就看到苏毓傻傻的看着一个地方,心疼的要命,心里面将那个抢了苏毓上大学名额的人祖宗十八辈都骂了一通。

“小妹,你咋又在发呆呢?有不舒服的地方要跟妈说啊。”

“妈,我没事,我就是在想事情,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

“那就好,你还年轻,有啥事过不去啊,吃个鸡蛋就好了,你偷偷摸摸的吃啊,被你二嫂看到又要哭天抹泪的了,咱也不知道她一天天咋那么多眼泪,弄的好像谁欺负她了一样。”

苏毓也想到了原主记忆中的苏二嫂,也就是女主的妈妈,动不动就哭装可怜,就是个白莲花的典型代表,偏偏她二哥还就吃这套,要不是苏家三哥还没结婚,苏父苏母早就想分家了。

吃着热乎乎的水煮蛋,苏毓心里面非常温暖,好像现在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前世她是一个孤儿,现在她也是有人关心和爱护的人了。

“滴....生活交易系统启动中.....”

苏毓傻眼了,等了好一会儿,确定不是在幻听,心里面忍不住的狂喜,虽然咱们不是女主,但是咱照样能被老天爷稍微的被厚爱一点点。

过了好一会儿,苏毓才弄明白这是个什么东西,说白了就是物物交换,有什么需要的就在这个系统上发布一条消息,并且写清楚要交换什么,有人同意就会点下面的确认交换按钮,就会将背包中的东西进行交换。

苏毓不禁觉得这东西有点神奇,她想交换的东西太多了,毕竟现在吃的还是粗粮,想要换肉、大米、白面、各种票证,还有钱。

当然了苏毓也就是想想而已,毕竟这家里面穷的叮当三响,还真的不知道有什么能换的,还是看看别人的需求再说吧。

不过,在苏毓看来穷的叮当三项的苏家,在大队里面日子算是过的不错的了,家里面有个城里的临时工苏家老三,家里面劳动力又多,每年都能分到不少的粮食和肉。

苏毓还准备继续探索一下系统,就听到苏母在外面喊道。

“小妹啊,春花来看你了。”

苏毓看着吴春花一步又一步的走来,嘴角越发的抽搐。

这是这个年代最新潮的打扮么?绿色的花衣服,红色的花裤子,黑色布鞋,两个大辫子,这打扮怎一个土字了得?配上吴春花的那小眼睛和嘴上面的痦子,那样子活脱脱的古代老鸨。

“苏毓,你身体好点了么?我一听说你生病了着急的不行,忙完了家里面的事情就过来看你了。”

苏毓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像吴春花这类的配角原书中都没怎么描述,但是苏毓有原主的记忆,看到吴春花面上一脸关心,但却满眼算计的眼神,心里面就有些腻歪。

“哦,我生病都五六天了,你们家的事情原来才忙完啊。”

苏毓只是陈述事实,但这话落在吴春花的耳朵里面就是赤裸裸的嘲讽,但苏毓平时跟她说话可不是这样的,吴春花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

“苏毓,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对了,我来是想跟你说季知青生病了,听说连买药的钱都没有了。”

“哦。”

这下轮到吴春花傻眼了,她怎么也没想到等了半天竟然就等到了一个哦字,平时苏毓一听到季良平的名字,那都恨不得什么好东西都送过去,现在这反应不对劲啊。

“苏毓,我说季知青病了。”

“病了就去看啊,我也不是大夫,跟我说也没有用,我治不好他。”

苏毓记得书面提到过这个季良平,是书中的男主,苏毓喜欢的不得了,这人简直就是渣男中的极品,不拒绝,不主动,不接受,还能把女孩子玩弄在鼓掌之间,和女主苏茹一起弄死了苏毓,最后俩人结婚,幸福美满。

“你,苏毓,你怎么了?你不是喜欢季知青么?”

苏毓拉住吴春花的手,一脸委屈的说道。

“春花,你这话都是听谁说的啊,我怎么可能喜欢季知青呢,我知道你和季知青才是一对,我之前经常去找季知青也不过是去请教问题,现在我都毕业了,自然不能走的太近了。”

吴春花看着苏毓说话的样子,刚想说什么,苏毓就从床上下来了。

“春花,谢谢你来看我,我现在要去上厕所,我就不送你了。”

被推到门口的吴春花半天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刚想转身,就看到苏毓房间桌子上东西,脚步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