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贵妃之死

轰!

沉寂已久的宁州城,像是突然放起了一场烟火。

冲天的红光,伴着巨大的凰鸟飞舞。照亮了整个宁州城寂静的夜空。

漫天星辰恍若有灵,一颗颗朝圣般,涌向那越变越大、越变越清晰的神凰鸟。

此凰鸟在夜空中飞舞翱翔,足足持续了一炷香时间,方才慢慢变淡、直至消散。

九星现、天柱亮、星辰为贺!

此等异象,明日必然会成为大历国、乃至整个云曦大陆人族的热点大事,广为传播。

点亮通天柱的人,必然也会成为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天才。成为人们仰望的存在。

……

南宫雨灵已经完全瘫软在地,今天不是每年一次的少年启蒙日,前来测试资质的就只有秦朝云一人。

那九星是谁,不言而喻。

她此时真的有种无力感,甚至怀疑通天阁是不是测错了。那个秦朝云,曾经傻呆呆的,怎么可能是那种不世出的天才?

她的母亲宁贵妃,也已经跟了过来,向南宫明书长老告了秦朝云一状,现在正眼睁睁地看着明书长老将写好的状纸一点点撕碎。

“既然南宫朝云是秦贵妃的养女,又被陛下亲封了公主,就是我们南宫家的人。

我们南宫家的人,无论男女,一旦觉醒为灵者,就不再受你们皇室的那些腌臜破烂事烦扰,至于她和雨灵的这点小误会,我自会给她们俩调和。

都是自家姐妹,哪儿还能有隔夜仇?

反倒是你,不在你的宫里好好呆着,跑这里来做什么?我们南宫家族灵者的事儿,别说是你一个小小贵妃,就算是南宫越,也没资格过问。”

宁贵妃低下了头,看似认真乖巧地听训,真心地悔过。在南宫明书这位长辈面前,她的态度向来是极好的。

就连南宫明书,也没发现这位普通人,在她眼里不过是漂亮蝼蚁的贵妃娘娘,眼底藏着浓浓的恨意。

秦贵妃三个字,深深刺痛了她的心。秦妃明明,已经被废了。

“母妃~”南宫雨灵有点不甘心。

宁贵妃抬起头来,依然是那个仪态万方、温柔优雅的贵妃,轻轻拍着南宫雨灵的肩膀:

“傻孩子,你师傅说的一定错不了。以后都要乖乖听师傅的话,知道吗?”

南宫雨灵虽然委屈,也知道现在秦朝云刚点亮通天柱,就像那天上的凰鸟,光芒四射。只有等她光芒褪去,才有机会动她。

秦朝云的命真好,居然是被阁主大人亲自送出来的。看他们这一前一后的默契模样,说不定她已经被阁主收为弟子。

阁主弟子?

对不起!秦朝云拒绝了!

当即墨渊说:“你可愿拜我为师?”

“不愿。”秦朝云摇摇头。

“你可想好了,我研究灵术千年,在这片大陆的人族中,我说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

秦朝云的回答却是:“那你可愿拜我为师?我会的东西这片大陆可能早已失传。你若想当第二,给我百年时间,我来做这个第一!”

即墨渊只当听了个玩笑,笑着回应:“好吧,那我就等你百年。”

这是两人的对话,也是一场不需要见证的百年之约。

好在秦朝云只是不愿拜师,加入通天阁、进入通天灵学院学习,她都很积极。

在这之前,她想要跟宁贵妃好好谈谈,问问她秦妃娘亲的下落。

宁贵妃倒是跟秦朝云很有默契,不等她开口,就主动上前:

“朝云,恭喜你成为灵者,之前的事有些误会,我在这里跟你道歉。至于你养母秦妃,她并没有死,只是离开了皇宫。她走之前,曾经来找过我,有些话,我们私下谈。”

“好。”

秦朝云点点头,并不揭穿宁贵妃的伪善,带着她走到一旁,避开众人的耳目,还不忘以她仅有的灵力燃起一个火圈,干扰声音传出。

火圈内,宁贵妃依然笑得端庄优雅:“秦妃命真好,可惜她太关心你,等不急了,自己先去了九龙城。”

九龙城吗?秦朝云有点儿走神。明知道宁贵妃告诉她这些,是有所图谋,但她的话听上去不像是假话。至少秦朝云没发现测谎仪的波动。

可就在这时,宁贵妃突然出手,抓向秦朝云腰间的短刃。

秦朝云刚才走神,反应慢了半拍,但她依然下意识地以灵力推开宁贵妃,防止被她刺杀成功。

可谁知道,就这么一个推开的动作,却将匕首推进了宁贵妃的胸口,直入心脏。

“你,你……”

宁贵妃捂着胸口,倒在地上,已是命在旦夕。

“母妃!母妃你别吓我。”

南宫雨灵连忙冲了过去,用她的水灵力,将宁贵妃的伤口包裹住。

水灵力拥有天然温润、延缓伤势的作用。

可惜宁贵妃生命迹象已经开始逐渐消失,只是微笑着,抓着南宫雨灵的手,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在南宫明书的手上。

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看向南宫明书,刚张口想要说话,嘴一张,咳出来的都是血块。

“母妃,你别吓我。”南宫雨灵吓坏了。

明书长老明白了她的意思,慎重地点点头:“你放心,以后我定会将雨灵当自己的孩子一样。”

宁贵妃笑了,一张口又是一片红,如同皑皑白雪上一朵绽开的红莲花。

这也是她生命里,最后的微笑。用生命,给她最珍爱的孩子,换来的最后一线希望。

“秦朝云,我要你偿命!”南宫雨灵情绪激动之下,转头怒视秦朝云,抬手就是一记水箭术。

以她们俩这个距离,南宫雨灵又是突然出手,秦朝云能躲掉的概率极低。

秦朝云只是冷眼看着,也没真打算躲。

就在此时,秦朝云面前,突然多了一个人,手一抬,就将南宫雨灵的所有攻击化解,随手点了一下,封了她的灵技:

“这里是通天阁,禁止任何私斗。”

即墨渊冰冷的声音,终于让南宫雨灵稍微清醒,有点不敢再闹下去,只知道不停地哭。

还是南宫明书冷静,单膝跪下行大礼:

“阁主,雨灵在通天阁出手,虽是违规,也算情有可原,还请饶恕她的不恭。”

“规矩就是规矩。”冰冷的黑金面具,衬托得即墨渊更加冰冷无情。

如影随形的海老,直接开口训斥:“你一个小小分舵长老,还不配在阁主面前说人情。”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