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顽劣的柳婧

这柳文景排场这么大,面目又带奢华气,此刻一打照面,他便干脆利落地答应还债。在这个儒家风骨成为主流,言诺信义还被时人信奉的时代,他这个男丁一开口,众债主几乎是同时松了一口气。

这时,柳文景转向那大汉,他目光明澈地盯着他,认真问道:“阁下意下如何?”

对上他的目光,那大汉心中不由想道:他大人的,这些读过书的人,那眸子还真是亮得让人胆虚。想到这里,那大汉又看了一眼柳文景身后的二列青衣人,粗着嗓子叫道:“你小儿是个爽快的!行,三个月内,你拿出一千两金了了此事,你柳府就还是我家赵君的座上宾,不然!”他重重哼了一声,衣袖一甩带着众浪荡子走了出去。他不得不走,柳家的男丁回来了,又干脆地应下了债务,这个时候他再纠缠不清的话,那理放哪里都说不过去,要知道,他们也就是在这阳河县充一充场子的浪荡子,连个游侠儿都不是。再说,看这柳文景的样子怕是不简单。

一直走出柳府,他才吐出一口浊气,得意地想道:柳家这小儿也不咋地,我说一千两金,他屁都没有放一个!

在众债主走得一干二净后,柳母嘶哑的声音传来,“文景,你跟母亲进来。”

“是。”

柳母与柳文景一入厢房,便把房门紧紧关了。然后,她腾地转头看向柳文景。在她的目光下,柳文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柳母向后退出两步,慢慢软倒在塌上,哽咽道:“婧儿,要真是你大兄回来了,可有多好?”

柳文景,不,柳婧迎上一夜之间,鬓角几乎全白的母亲,声音嘶哑地说道:“母亲放心。三个月时间,女儿定能想到办法!”

声音虽小,却是斩钉截铁。

柳母慢慢抬起头来。

她透过泪眼,看着不知在脸上涂了什么,皮肤明显黑粗些,五官也有改变的女儿,又看向她那不知在里面垫了什么,把人增高了一二寸,沾满泥土的靴子。忍不住啕啕大哭起来,“我的儿啊,苦了你了……”

柳婧白着脸看着柳母,咬牙坚定地说道:“母亲,孩儿不苦!”

她走到柳母面前,慢慢跪下后,双手扶着母亲的膝盖,仰头看着短短二三天,便老了十岁不止的柳母,低低说道:“母亲,你要相信婧儿。”见到母亲还哭个不停,柳婧温声低语道:“母亲,你是不相信孩儿的本事么?你忘记了,十一岁那年,女儿与那邓家九郎对弈,连败他十局,后又与他拼诗文,也杀得他落花流水……”

柳婧不提这事也罢,一提这事,柳母直到现在还有怒火。当下她抹了抹泪水,哑起声音骂道:“混帐,你还好意思说起邓家九郎!你仗着有一点小聪明,胜了他也就罢了,还敢大出狂言,肆意羞辱那南阳邓氏的嫡子,要不是你父亲察觉了那邓九郎的身份,家业也不要了,一家子连夜上了船,你……”

柳母瞪着红通通的眼睛气愤地看向柳婧。

柳婧见状,连忙羞愧地低下头。

见到女儿这般温驯的样子,柳母叹了一口气,喃喃地说道:“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反正你这一辈子,也不会到帝都,不会见到邓家九郎,倒也不必在意。”

只是说到这里,柳母已经想起了当年自家这个女儿的顽劣,想到那一年因女儿冒犯了邓家九郎一事,而彻夜逃离老家,在路上遇到了丈夫的故交顾公。顾公身为一郡郡守,家教甚严,门风清正,而顾公有一次子,人才长相都与柳婧相配。

可他们就没有想到,几个大人在这里商量要把这一对小儿女定下婚约时,那一边,柳婧却对着倾慕于她,总是跟在她身后的顾家二郎几番戏弄。她先是把顾家二郎引入匪盗窝,然后她又去美人救英雄……事情说起来也是哭笑不得,那些盗匪,还真中了小柳婧地调虎离山之计,被她顺顺利利地把顾家二郎给带了回来。当时顾家的人都不知道此事本是柳家小姑弄的鬼,那顾公还颇为称赞柳婧的急智。直到几天后,柳婧又挖了一个坑,把顾家二郎骗着掉入坑里饿了一天,接着又假装辛辛苦苦地找来,还特意跳到坑里陪着他渡了一晚,直到大人们赶到后救出两人。结果那过程被一路人看到,还给捅了出来……要不是当年的柳婧太过顽劣,怎会满了十六岁,顾家还迟迟不来求娶?

也是经过了那事,柳母和柳父才下了狠心管教女儿。这几年来,柳婧的性格日渐温婉本份,行为举止颇有班昭之风,做大人地终于放了心。

寻思起往事,想到柳府现今这局面,柳母不由想道:阿婧的才智,远胜过她的庶兄,也许她真有法子解了柳府的这一难……

柳婧对着母亲明显变得明亮的双眼,心中明白,母亲又恢复信心了。

当下,她站了起来,朝着柳母深深一揖后,低声说道:“母亲,阿婧不孝,阿婧拿了母亲的祖传宝玉,给当了五十两金,其中十两,女儿远到吴县雇了外面这二十个浪荡子……母亲放心,等女儿还了债务,一定把那宝玉赎回!”

说罢,她无视母亲那又是心痛,又是欣慰的表情,缓缓退了出去。

一出房门,柳母便听到女儿压沉着声音说道:“诸君好生休息一晚,明早起程。”

“是。”“小郎君是个痛快人,听你地安排便是。”

众青衣人一窝蜂在柳府中找地方休息时,柳府的花园里,柳婧低着头若有所思。

这时,一个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小妹柳萱小心翼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大兄,你是我大兄?”在柳婧回头看向她时,小女孩扁着嘴,转溜着水灵灵的大眼脆脆地说道:“可是大兄,你与我二姐姐好象呢。”

对上妹妹那白嫩嫩水灵灵的模样,柳婧勉强笑了笑,她压低声音轻声说道:“萱儿,大兄还有事,你自个玩儿吧。”

说罢,她也不理会扁着嘴闷闷不乐的小女孩,转过身朝着不远处的王叔走去。

大步走到正在收拾凌乱破烂的院子的王叔面前,柳婧唤道:“王叔。”

王叔是知道她的身份的,当下连忙小声唤道:“二姑子,你唤我?”

柳婧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一册文书递给王叔,她小心地朝四下看了一眼后,转向王叔认真地说道:“这是我与顾家郎君的婚书,你且赶往鄱阳郡,把柳府发生的事禀于顾府,然后,向顾府借一千五百金……”

不等她的话说完,王叔便苦笑道:“二姑子,要是顾府能够援手,大人也不会向赵宣那等豪强开口了。”

他说的是实话。

柳婧垂下眸,温软轻缓地说道:“我知他们不会应承……等他们找词推拖几日后,你再拿出这婚书,便说,如果顾家能拿出五百金,柳氏愿意解去婚约。叔切记,最少,顾府也得拿出三百金,你才还给他们这文书。”说罢,她从怀中掏出顾府的定情玉佩一并塞给王叔。

王叔急道:“二姑子,这怎么可以?事关你的终身,不能如此草率!”

柳婧抬头看向他,苦涩地说道:“叔……我已年近十七,及笄将近一年,顾府从不言娶。这等婚事,留着又有什么意思?”

王叔一阵哑口无言。

直过了一会,他才讷讷地说道:“那,夫人可知道此事?”

柳婧苦笑道:“叔,当务之急,是凑齐还债之金,再救出父亲……如能从顾府凑到五百金,或可解一时之难。”

她这话一出,王叔也明白了她的话外之意。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能凑到钱就是万幸,哪里还有那么多顾虑?

当下他长叹一声,点了点头后把文书收入怀中,道:“姑子放心。”柳婧见他答应,高兴地点了点头,转又吩咐道:“隔墙有耳,唤我大郎!”

“是,大郎!”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