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柳婧

九月的扬州吴郡,正是秋风瑟瑟时。

吴郡的阳河县,算是扬州九十二县中,排名中游的富裕县。此刻,阳河县的柳府里,正是炊烟袅袅。

‘吱呀’一声,书房门被轻轻打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伸出小脑袋朝里面瞅了瞅,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脆脆地唤道:“二姐,叫你吃饭呢。”

正在书案上埋头疾书的少女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慢条斯理地把一行字写完,这才抬起头来,看到妹妹,她浅浅笑道:“好。”

她重又低下头把笔墨收起,低头见到小家伙一双圆滚滚的眼睛还在朝着自己猛盯,柳婧温柔地说道:“怎地这般看着姐姐?”

小女孩眨巴了几下大眼,嘻嘻笑道:“二姐,你这么好看,为什么姐夫还不来把你娶回去?”小女孩语带得意,明显是嘲笑姐姐来着。

柳婧美丽的脸僵了僵,她正要教训妹妹几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嘶叫声从大门一路传来。发生了什么事?

柳婧顾不得小妹了,脚步一提,轻盈而快速地朝堂房走去。柳父经商数载,前几年发了一笔大财,现下生意不景气了,当年置下的这宅子还是不小,饶是柳婧走得很快,也用了一刻多钟才赶到堂房。

她刚刚来到堂房外,便听到王叔跪在地上嘶声哭道:“……夫人,那些差人如狼似虎啊,整个船上的人都给扣下了。他们说是大人私贩官盐……大人百口莫辩啊!”

王叔这话简直是晴天霹雳,声音一落,柳母便瘫软在塌上,脸上煞白一片。

此时此刻,脸上难看的不止是柳母,整个柳府中的婢仆,这时一个个都傻了呆了。

这两年来,阳河县又开了数家丝绸铺子,挤兑得柳府的生意越来越难做。柳父此次出门,是下了大赌注的,他不但带走了家里所有的存款,还用柳府和铺面做抵押,给借了上百金,甚至,还向城东的豪强赵宣借了重贷,为的就是赌一回。

而现在,他不但货被官府扣去,还背了一个贩卖私盐的罪名,只怕入狱还是轻的,重则这一家子都会治罪……

在这让人窒息的安静和隐隐地抽泣声中,外面又传来一阵脚步声。混在脚步声中,一个嗓音粗厉得让人心慌,“滚开——柳行舟当时怎么跟我家赵大人保证的?他拍着胸脯保证,今儿借我家大人五百金,半载后便可还上一千金!现在他倒好,货给扣了人也入了狱,我家赵大人的一千金怎么办?”

几乎是这个声音一出,本来脸色煞白的柳母便气得腾地站起,她颤巍巍地叫道:“胡说!行舟明明只借二百金,现在到了这等混帐子口里,便变成了一千金!他赵宣还真敢!”

在柳母的嘶哑叫声中,在原本呆若木鸡的婢仆们惶恐不安中,柳婧白着脸向后软了软,在扶着门框让自己稳住身形后,她迅速地向后退去。

众人心中惶惶,看到柳婧离开,也没有人注意。只有她的三妹柳萱迈着小短腿跟在她后面直叫唤,“二姐,二姐姐……”

柳婧进的是母亲房间,婢女们早就不见踪影,柳婧伸手一推,房门便是大开。

当柳萱泛着小短腿气喘吁吁地追上姐姐时,正好看到柳婧抱着母亲的首饰盒走了出来。她惶然地叫道:“二姐!”

她的叫声不小,可柳婧步履匆匆,哪有听见?柳萱看着自家二姐迅速地进了闺房,在她眨巴着眼惶惑地四下张望,不知是继续跟着姐姐,还是回到母亲身边时,突然的,那个粗厉的声音如炸雷般的暴喝道:“滚你粗的!柳氏,别以为我家大人是吃素的!你们进去,把柳府里值钱的物什全抬出来。”在一阵四哄而来的脚步声中,那人又粗声喝道:“柳氏,你要是眼珠子放亮点,就把房契店铺的契纸通通拿出来……”

他叫到这里,柳母哽咽的声音传来,“房契和店铺的契纸,都被夫君拿出去抵押了。”

那人闻言大怒,他暴喝道:“你大人的柳行舟!”刚暴叫到这里,似是有人说了一句什么话,只见那人叫道:“把她女儿拖出来!不是说柳行舟有个美貌二女吗?带回去让大人松松气!”

这话一出,柳母似是尖嚎出声。而那人带来的浪荡子们,却已一窝蜂冲入了内院,柳萱睁着惊惶的大眼,看着这些野汉子在自家院子里横冲直撞,有好几次,她都差点被这些人顺手推倒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叫道:“大兄,那柳家二姑不在。”

“什么?”

那汉子显然十分恼火,他随手扯过一婢女,厉声喝道:“你家二姑子呢?”

那婢女颤抖着哭道:“不,不知道……”那汉子把婢女重重一推,“他大人的,她一个小姑子还能跑上天去?”他转向身后众人,咆哮道:“还杵在那里做什么?去找啊!”

在一连串乱七八糟地应是中,柳母瘫倒在塌上,过了一会,她像记起了什么似的,那绝望的双眼,在刹那间明亮了些。

在一阵敲敲打打中,柳府的人越挤越多,越挤越多,几乎是半个时辰不到,知道柳府出了事的债主们,通通寻上了门,而左邻右舍,也一个个探头探脑地朝这边看来。

至于那个大汉,在让人搜找柳婧不可后,特意回了自家大人那里,一个时辰后他再来时,大马金刀地坐在院落的塌几上,他的四周,是砸打得破破烂烂的柳府院落,而柳母正瘫坐在他对面的塌上,手里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小女儿,低着头只是抽泣。

至于原本还来来往往的柳府婢仆,这时已跑了个干净,只剩下几个跟随柳氏多年的老仆站在她身后,一脸的惶恐不安着。

大汉瞪了柳母一阵,在朝几上重重放了一掌,令得四下安静后,他咧着一口黄牙,对着柳母叫道:“柳夫人,我家大人放话了,如果把你家二姑子送给他,你们欠下的那一千两金,他可以不要了。不然的话,就别怪我家大人心狠,把你们母女俩都发卖到妓院了!”这大汉说到这里,心下想道:现今那上等的美人儿,也就值个二三百两。大人口口声声说要柳府还他一千金,可真行起事来,还真有那游侠儿风范。

想到自家大人也称得上游侠儿了,大汉咧嘴骄傲起来。

在大汉等得不耐烦时,柳母终于抬起头来,透过横贯两侧脸颊的伤疤,和那苍老的皮肉,还可以看到昔日美人的影子,她双眼无神地看了一会大汉,半晌才无助地说道:“我,我找回她……”

大汉站起来一摆手,“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也不等柳母说什么,他手一挥,带着属下大摇大摆地离去了。而他刚一出院门,另外十几人一窝蜂围上了柳氏,七嘴八舌地叫道:“柳氏,那我家的呢?你家行舟还借了我家五两金呢。”“还有我家,老天爷啊,我们一家子省吃俭用,苦苦存下的五百枚铁钱,可都给了行舟啊。”

听着后面众债主们或哭或求或叫骂的吵闹声,大汉想到自家大人金也不要了,点名就只要那柳家二姑,便侧过头朝地上重重吐了一口痰,咧着黄牙哼道:“生一个美貌女儿就是了得,大人那样的人,谈起柳府二姑子,人都给酥了。”

大汉没有等足三天。

第三天上午,他刚刚大摇大摆地来到被众债主团团围住的柳母身边时,一阵急促有力的脚步声传来。

来的是柳府的下人王叔,他无视众债主盯来的目光,一个箭步冲到柳母身前,喜极而泣地叫道:“夫人夫人,大郎回来了!”

什么?

柳母腾地站起,颤声问道:“你说什么?你说谁回来了?”

“是大郎,夫人,大郎回来了!”

几乎是王叔的声音刚落,只听得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那脚步声是如此坚定有力,不知不觉中,众人停止了喧哗,回过头看去。

只见柳府的大门口,冲进了二十来个身着青衣的汉子,他们一进入柳府中,便分两列站好,然后,一动不动!

看到这幕情景,众债主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那大汉也眯起了双眼。

就在这时,一个轻缓的脚步声传来。

然后,一个轻袍缓带的青年出现在他们眼前。

这青年约摸十八九岁,五官俊美精致,眼神如一潭泉水,温润清澈,初初看去,如一个俊美儒生。稍一仔细打量,众人便感觉到,这青年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奢华之气。这种奢华之气,是隐于面目下,刻于骨子里的,令得他那过于精致,过于温润的脸,透出一种让人不可轻视的味道来。

在两列青衣人一动不动中,青年那泉水般的澄澈双眸,从众人身上微微一转后,看向面露惊愕的柳母。只见他朝着柳母深深一揖,朗声道:“嫡母,孩儿回来了!”

青年的声音有种刻意压低后的沙哑。

柳母似是吓傻了,她直是瞪了青年一会,才哑声唤道:“你,你,你回来了啊……”似是激动得傻了,柳母这话说得语无伦次的。

柳文景不等她说下去,“父亲的事,孩儿在路上便听到了,嫡母放心,孩儿已派人去打点了,父亲无性命之虞。”

柳文景转过头来看向众债主,他目光澄澈异常,声音饶是刻意压低,也透着清澈,“父亲欠债一事我已知晓。诸君,文景虽是不才,这个家还是撑得起的。诸君可否给出三个月时间?三个月内,文景定当把家父欠下的债务一一还清!”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