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苏醒

闻梵音睁开眼睛时大脑一片空白,她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山谷前方,立刻警惕地看向周围的环境,随即目光微顿,明晃晃的‘神医谷’三个字映入眼帘。

嗯?神医?

她敲了敲空荡荡的脑袋,不知这神医能否治她的脑袋。

闻梵音站起身打量了下自己,她穿着广袖白衣,衣袍上是青色丝线绣着的竹子,衣袍边际绣着红色的纹路,穿着还算舒服,行走间也不会影响到杀人。

咦?杀人?

闻梵音表情一僵,她应该没那么凶吧。这一身穿着明显就是富家千金才能有的啊。

正当她疑惑时,一个萌萌的童音在脑中响起:“尊上醒了吗?我要给您任务了哦。”

闻梵音听到这声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脸色却已经冷了下去。

她的脊背不知不觉挺直,鸦羽一样的眼睫微抬,那随意一瞥的表情叫人生起强烈的危机警示。

她阖上双目,眼前一黑又一亮,她‘看到’一个散发着淡淡光晕的东西寄宿在她意识中。

闻梵音没有记忆,不知道这是何物,但确定了刚才的声音是这东西发出来的后,她无师自通般将自己力量凝聚成一只大手朝着光晕捏去。

“尊、尊上,我是您刚得到的……”萌萌的童音还未说完,便被意识中那只大手直接捏碎了。

在这东西刚消失时,一抹白棋虚影徐徐消散。

闻梵音探知了下身体,发现再也没有异物存在后,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凭借她本能解决,现在回过神来她依旧大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那到底是何物,竟然能侵入她的神魂里。

不过这神魂指的是刚才看到的那光晕入侵的地方吗?

闻梵音茫然的眨眨眼,看着这神医谷试探着开口:“有人吗?”还是先治治脑子吧。

她等待了片刻无人回应,四下一片寂静,连虫鸣鸟叫声都没有。

闻梵音心下一紧,虽然她的大脑现在空空如也,可本能也告诉她事情不对劲。这么大一山谷不可能没丁点儿声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片独立的静止空间。

闻梵音想了想,抬步朝着神医谷内走去。

刚跨出一步,她腿一软朝下栽去。下方刚好有一块尖锐凸起的石头。

闻梵音脸色一白,做好自己丧命的准备。

然后她只觉得额头仿佛挨上了什么柔软的东西,冰冰凉凉又柔软无害。

闻梵音立刻睁开眼睛坐直身子,低头一看才发现那尖锐的石块已经化为粉末了。

她摸摸额头,那里什么都没有。

她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怎么回事?刚刚是怎么了?难不成那侵入她神魂的异物还存在?

她神色莫测,在原地沉思了会儿,抬步朝着另一处大石头而去。

闻梵音站在石头边上沉默了一小会儿,眼里带着一丝狠意,控制着身体猛地朝下摔去。

这一次她眼睛睁的大大的,将那块石头看的清清楚楚。也因此,她才发现出问题的不是石头,也不是暗中有什么人窥伺,而是她自己。

在她即将磕上石头时,一道无形的力量从她体内散发出去,那股波动直接粉碎了石头,化为柔软有弹性的屏障,保她平安无事。

——绝对反弹。

她脑中莫名出现这四个字,心下有种直觉,这绝对反弹会将她精神上或者肉体上的伤害反弹出去,将她护的严严实实。这也让她确定了异物已经彻底清除了,这是属于她自己的力量,她所掌控的规则。

闻梵音嘴角一勾,笑容越来越大,越来越灿烂。心头那从苏醒后便存在的阴云也终于散去了。

她站起身来,姿态比之前的无措多了几分底气,也让她显得沉稳了些。

她快步朝谷内而去,一刻钟后她才看到了谷内古色古香的房子,房子八角都挂着惊鸟铃。风一吹,便有清脆的声音响起。

房子周围是一片划分好的药田,每一片药田栽种的药材都不同,但能看出来是被人精心照料的。

她仔细打量了下药田,眼神一闪。这药田看上去已经有几日没打理了,被虫蛀坏的叶子没有摘下来,有些发干的土地没有浇水。

她脚步顿了顿,略过那些布满蛛网的屋子,朝最干净的一间房子走去。

站在门口,她轻缓的敲了三下门,轻声问道:“有人在吗?”

等待了片刻,无人应答。

闻梵音将气势调整了下,变得更加无害了些,这才清了清嗓子,语气带着孩子气的嘟囔道:“既然无人回应,我便进来了,我一觉醒来突然出现在这里,心里着实着急。这还是我第一次无礼闯入他人住所,还请主人家勿怪。”

说罢,她轻轻推开门,屋内让人神清气爽的药味散发了出来,她毫不客气地走了进去。

房间布置的十分典雅,窗台上摆着两盆花儿,花朵呈金黄色,叶片翠绿十分漂亮。

屋子中心放着一个圆木桌,桌上有一卷看了一半的书卷和半杯凉透了的茶。

桌子左边是一个花藤缠绕的木书架,架子最上方摆放了许多书籍和竹简,下方放着一排排玉瓶。

闻梵音好奇的打开一个玉瓶嗅了嗅,似乎是药。

桌子右边靠里是一个长木椅,木椅下方是捣药的药杵。

她将屋子的结构全部看了一遍后,转身走向了里间。

刚刚揭开珠帘,她的身体便僵住了。只见里间门口躺着一个身体早已经僵硬的尸体。这尸体的主人是一个很年轻很美的姑娘,穿着朴素却不失婉约。

她蹲下身检查了下,确定了这姑娘便是神医谷最后一人了,谷内也只有她一人生活的痕迹。

这姑娘身体不好,很可能是歇息好准备出门时犯病了,以往她许是也犯过病但俱是无碍,这次却没有躲过去。

她右手拿着一块儿面纱,左手手里还握着一块儿玉佩,玉佩晶莹剔透,与她身上简约的穿着十分不搭。但玉佩油润光滑便可看出这姑娘经常拿出来把玩。

闻梵音伸手想从这姑娘手里将玉佩拿出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线索,但她的手刚触碰到女子带着点点尸斑的手时,一道看不见的光亮从她身上传到了女子身上,女子身上也有一丝血雾传到了她体内。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