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前

越娆精致的脸上带着几分悲愤,脚下的白色高跟鞋走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似乎也带着绝望,刚走到丈夫赵晟文的办工室门口就被秘书拦住,越娆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位小巧可人的秘书,秘书无奈道“赵太太,赵董在和几个老总开会,您能等下嘛?”

秘书小文很是可怜的看着越娆,越娆冷笑一声道“这会儿还有心思开会,看来他已经做好准备了呀。”越娆气愤的看着丈夫办公室的门口,带着决绝,也不顾秘书的拦截闯了进去,一把把办公室的大门闯开,大门发出刺耳的声音。

赵晟文抬头一看是越娆,脸上带着几分无奈,秘书小文忙道“赵董,对不起,赵太太·······”赵晟文点了点头对几个开会的老总道“先休息二十分钟。”说罢对秘书道“去端两杯茶来。”

秘书忙出了门,办公室只剩下了越娆和赵晟文,越娆冷冷的看着赵晟文道“你把儿子藏哪里了?”

赵晟文拿文件的手顿了顿,道“儿子一直跟着你,你这会儿问我?”

越娆把包往赵晟文身上一摔道“还我儿子,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儿子,离婚·····”

“我不会离婚的。”话没有说完便被赵晟文打断,他脸上带着一丝愤怒,道“越娆,你就不能好好听我解释吗?”

越娆冷笑道“听你解释?你和那陈晓蕊翻云覆雨的时候怎么不想着我?”越娆深吸了一口气道“你的眼光也变的真够低俗的,以前你可是连你们学校校花都看不上这会儿怎么看上赵晓蕊了?”

越娆每每想起那次自己亲眼看见赵晟文一丝不挂和赵晓蕊在自己个儿的家里现场激情演绎的时候,浑身冰冷,自己爱了他二十年,从五岁到现在一直爱着,如今····越娆忍着眼角的泪,咬了咬牙。

赵晓蕊和越娆是大学同班同学,赵晓蕊自上学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便和学校里有头有脸的男同学暧mei不清,而越娆很少和这样的同学打交道仅仅维持了见面打招呼的地步,后来大学毕业也就很少见面,哪知道去年赵晓蕊亲自找上了越娆,想让越娆帮着找份工作,越娆本就想着都是同学,有难了帮一把也是应该的,便安排了赵晓蕊到娘家家族的医药制药厂工作,也算是对口,这赵晓蕊总是把感谢的话放在嘴边,时不时的到越娆的家里帮着收拾家务,一副知恩图报的样子,越娆也和她亲近了几分,却是没有想到引狼入室了。

赵晟文看着脸上一脸决绝的越娆,慢慢的走到越娆身边抱着她轻声道“娆娆,我是真的爱你,那次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当时眼前全是你的身影,就···就····,你就原谅我一次吧,求你了。”

越娆不觉泪如如下,赵晟文和自己是青梅竹马,他比自己大三岁,每次都是把自己当小妹妹疼爱,好吃的好玩的都是想着自己,长大自然而然的在一起,婚后两人更是相亲相爱,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一度成为模范丈夫,婆婆家从小看着自己长大,对自己更是好得没有话说,越娆曾经认为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但是这一切却从哪个雨夜结束了,越娆摇着头,轻声道“我们回不去了,真的,在你和赵晓蕊的那个晚上就回不去了。”

赵晟文知道自己的过错,那次自己真的是被诱惑了,当赵晓蕊穿着性感的内衣走向自己的时候,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却控制不住了,身上就想被火烧了一样,燥热燥热的。

越娆精致的脸上带着几分哀求道“晟文,就算我求你了,你要是还爱我,儿子给我吧,我只剩下儿子了,我不要钱,我也不需要,但是儿子是我的命,我不能不要他,就当我求你了。”

赵晟文摘取眼睛,狠狠的搓了搓脸,睁开红红的眼睛道“娆娆,你真的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了吗?我爱你呀,从你五岁我们住邻居的时候我就爱你了,娆娆,就算是为了儿子,你原谅我吧。”

越娆想起了三岁的儿子赵越,那么可爱,每次说起爸爸脸上带着都是骄傲,越娆心里有些动摇。正在这时,门被打开,赵晓蕊带着娇弱的笑,看着赵晟文眼睛里有怨有情,怯怯的看着越娆道“娆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就原谅晟文吧。”

越娆带着恶心看了赵晓蕊一眼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这说,我们夫妻的事儿还轮不到你来插嘴。”

赵晓蕊咬着下嘴唇,捏着手里的纸条,轻声道“晟文对不起,是我,都怨我,我不该不该那样,我要走了,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我爱你,真爱你,带着你的爱,我会全心的爱我们的孩子,我以后不会打搅你们了。”

赵晟文一听犹如晴天霹雳,大声问道“什么孩子?我们只有一次怎么可能有孩子?”

越娆心如刀绞,恨恨的看着赵晓蕊,赵晓蕊眼睛里含着泪水,满脸的不可思议道“晟文,你怎么说这样的话,我们···我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候你都忘了吗?我们一起去看海,我们··我们,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知道你爱娆娆,但是你也说过爱我不是吗?”

越娆冷冷的看着这一对男女道“赵晟文,这一切太让我失望了。”说完便起身要走,赵晟文一把抱住越娆道“娆娆,她说谎,她说谎,我没有,真的没有。”越娆冷冷的看着赵晟文道“这是你们的事情,不是我的,你们自己的事情我不管,我只要儿子”说完快步走出了大楼,心里带着决然。

越娆站在大楼前,看着车水马龙,却不知道自己该去那里,自己的心丢了,正在发愣的时候却听见儿子的声音“妈妈,妈妈?”越娆看着远处的小身影,手里隐约拿着玩具,越娆擦了擦脸上的泪,走了过去。

刘夏敏拉着孙子怜爱的看着越娆道“娆娆,你就不能原谅小文一次吗?”

越娆想起在办公室的一幕,泪水在眼睛里打转,有些压抑不住,赵越拉着妈妈的衣服轻声问道“妈妈,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去打他。”

刘夏敏看着自己的儿媳妇又看看自己的孙子眼泪也忍不住了,自己儿子做了错事,让自己在儿媳妇面前也抬不起头,越娆看着婆婆眼睛红着,深吸一口气道“妈,前头有个咖啡厅,我们进去说话吧,这路上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到了咖啡厅,越娆安排了儿子去咖啡厅的儿童部玩耍,自己和婆婆坐在一起说话,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当着儿子的面说,越娆拿着纸巾,边哭边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刘夏敏气的道“让她把孩子做了,我们家不认这个孩子,先不说这孩子是不是小文的,我们小文什么为人我是知道的,娆娆,不是我这个做妈妈的偏向自己的孩子,你是知道的小文从来不会说谎,他说没有一定是没有,娆娆你从小和小文一起长大,你能不清楚他的为人吗?”

办公室赵晟文愤恨的看着赵晓蕊怒道“你为什么说谎,你为什么非要破坏我的家庭,你说呀,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但是请你离开,我一眼都不想看见你。”

赵晓蕊笑了笑,拿出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道“我真的怀孕了,而且确实是你的孩子,你这个你不用怀疑,要不等孩子生下来你带着去做DNA。”

赵晟文冷冷的看着赵晓蕊道“不管是不是我的,你都把他做了。”说完从桌子上拿出一张支票,写了带着几个零的数字给她,道“滚,我不想再看见你,一会我会派人带你做手术。”

赵晓蕊发呆的看着支票,大笑起来,泪水沾满衣襟,轻声道“文哥哥,你真的记不起我来了吗?以前你家里的小狗还好吗?我以为你会记起我来,自己却高估了自己。”赵晟文深吸一口气,道“文静,你已经不是以前小时候的文静了,你走吧,我爱的一直都是娆娆,我的家庭不容你破坏。”赵晓蕊带着恨意道“为什么,为什么越娆什么都有,他们家抢了我家的工厂,抢了我家的房子,抢了我爱的人,为什么,为什么?”赵晟文冷静的看着赵晓蕊道“你父亲制作的药物含有违禁的产品,这才是导致你们家药厂的倒闭破产,而且你家的房子也是越家看着你父母艰辛这才出了高价买了去,你却恩将仇报。”赵晓蕊摇头哭道“不是的,是越家举报的,要不然我们家药厂也不会破产,要是药厂不破产我父亲也不会累死,我妈也不会改嫁,我也,我也不会吧···不会被继父强暴,都是越家的人,都是,我恨越家,你休想让我打掉孩子。”说完跑了出去。

赵晟文看了看窗外,忍不住悔恨,这到底是怎么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