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顾货郎夫妻合谋卖女

顾家娘子凑上前去,很是认真地看了两眼,那朵娇花果然绣的花不花,草不草的,红线和绿线混作了一团,一旁的顾二嘴唇翕动了几下,终于还是没有说出话来,一双眼睛盯着那没有线的针头发呆。

顾家娘子二话不说,到灶间拿起扫帚就是一劈头盖脸的一顿抽,顾二来不及躲,脸上瞬间出现了几道红色的血痕,顾二还没有什么动静,一旁的顾怜花瑟缩了下,两只眼睛泪汪汪地看着亲娘,顾家娘子见吓着了大妮,也就放了扫帚,把顾二轰出去做活,自己搂着大女好一顿安慰。

当天夜里,顾货郎回来后,一家人用了晚饭,不过是稀饭窝窝加上自家腌的酱菜,顾家娘子给顾货郎脱了外衣,又打了盆温水来,一边服侍他洗脚,一边说:“今天刘牙婆跟我说了,城东边李府的少爷小姐们渐渐大了,要收些丫鬟进去……”

她话还没说完,顾货郎就睁圆了眼睛,反问道:“你想把老二送进去?”

顾家娘子一脸诧异:“怎么会呢,这么好的差事,当然要留给大女了,老二那副样子,人家也不会看上她的。”

顾货郎闷声不说话了,顾家娘子摸摸水有些凉了,又添了瓢热水,放低了声音,柔声说:“今天买肉的时候,张屠户说了,若是把老二卖给他做童养媳,就给咱们二两银子当聘礼。”

咣当一声,顾货郎一脚踢翻了脚盆,他怒目圆睁,大声呵斥道:“你个妇人,跟你说多少次了,对老二好点,你总是不听。现在又想贱卖了老二,那张屠户是甚么人家,屠狗贩猪之流,你以后买肉归买肉,少跟他搭话。”

顾家娘子一愣,随即坐地上就开始了哭号:“咱们家不也就是货郎吗?人家张屠户有什么不好的,还说以后有下水鲜货都给咱们留着……”

啪!

顾家娘子不敢置信地指尖轻触脸颊,上面赫然五道鲜红的指印,她心中的委屈倾泻而出,大声哭号:“我就知道老二是你和外面哪个女的生的野种,还带回来叫老娘给你养,老娘辛辛苦苦养这么大,寻个人家嫁了也不成,你还揍我,我不活了……”

顾家娘子从地上爬起,身子一弯,乱糟糟的脑袋对准了顾货郎的腰直直地撞了过去,又用手死死扒住了顾货郎的腰,顾货郎躲闪不及,被她撞得连退几步,直接靠到了门上。

顾货郎迅速地反应过来,他抓住顾家娘子的手,反拧在她身后,在她耳边低声怒道:“你疯了吗?你再胡闹下去我就求人代写休书了。”

顾家娘子吃他一吓,立时消停了许多,顾货郎见她老实了,松开了她的手,顾家娘子跌坐地上,嘤嘤地抽泣不止,顾货郎见她一边哭,一边眼睛瞄向门外,那眼光里的恶毒叫人不寒而栗,心知她又怪到了老二头上。

毕竟是多年的夫妻了,顾货郎上前一步,扶起了顾家娘子,扶着她坐到了床边,五指成梳,给她理了理乱发,见顾家娘子面色和缓起来,轻声道:“你若实在不喜欢见到老二,明儿一早,我就把她送到李府当丫鬟去。”

顾家娘子一怔,随即又要发飙,顾货郎忙安抚她道:“你平日里总在家中呆着,不知道这大门大户里的条条道道,想做丫鬟也不是随便就能进去的,不如明日里你带着大女和老二一起,选上一个是一个……”

顾家娘子表情微微松动,顾货郎马上趁热打铁:“李府高门大院,里面的小丫鬟也有五十文的月钱了,加上逢年过节主子们的打赏,比那张屠户给的三两银子可多多了。”

顾家娘子素来管家,对钱最为敏感,心里略微盘算下,已经是默许了,顾货郎忙又说:“况且李府这种门第和寻常富户又是不同,家里的丫鬟也比一般小户家里的小姐强上许多,熬到年纪放出来,寻的亲事可都是好人家。”

顾家娘子一听他这么说,拍了下大腿,当机立断地说:“明天把三女也一起送进去,三个女儿要是一起选上,家里可省了不少钱。”

顾货郎一双手盘住顾家娘子的腰,一张脸已经探到了她脖子处,低声道:“到时候,咱们再生个儿子。”

顾家娘子嗔了他一眼,满脸却是喜色,身子也软软地倒在了顾货郎怀中。

第二日,夫妻两个人早早起来,想着几个女儿若是被选上了,就难得回来一趟,不禁也有些伤感,顾家娘子把昨日里割的二两肉切碎了,和鸡蛋一起蒸了,做了个肉末蒸蛋,又炒了两个青菜,翻出米缸最后一点白米,蒸了满满一锅的白米饭。

香气飘逸,大女闻着香味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喊道:“娘,好香啊,我肚子饿了。”

顾家娘子看着大女娇憨的样子,心里十分不舍,两只手在围裙上抹了抹,拉着大女进了房间,三女还在睡着,一张小脸红扑扑的。

她翻出前几天新做的衣服,这是预备给两个女儿过年穿的,给大女穿上了,又亲手给她扎了两个总角,满意地看了看焕然一新的大女,生的果然周正。

把赖着床的三女连哄带骗地抱了起来,和大女做了一样的打扮,三女依然犯着困,和姐姐手牵手站着,小脑袋一点一点的,顾家娘子突地有些心酸,想想李家丰厚的月钱,银牙一咬,吩咐道:“赶紧吃饭罢,吃了饭爹爹带你们出去。”

三女毕竟年纪小,两只耳朵听到了爹爹带她出去,只当是要出去玩耍,人登时就精神了起来,松开姐姐的手,小跑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两只小胖手撑着高高的木凳,费了半天劲也没爬上去,只好回头看着娘亲。

顾家娘子还没有动,大女已经上前一步,两只手抱住妹妹地腰,费力地往上抬着,三女借了她的力,稳稳地坐到了凳子上。

顾家娘子看着女儿们姐妹友爱,眼眶微酸,心中再次不舍起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