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我哥总想阻止我独当一面

之后过了很多天。也不知道莫锦宇和云延之后到底聊了什么,反正这段时间云延经常出现,润物细无声地融入莫锦辰的生活,一点点调整她的心理状态。

这么长时间过去,莫锦辰真的觉得云延很温柔也很有耐心。毕竟他说十句话莫锦辰都不一定回一句,他还在孜孜不倦地引导她交流。

但是真的跟的太紧了啊!影响了她上网造作啊,啊不对,是惩奸除恶。

利用网络,莫锦辰将原主卡里本就不菲的金额不动声色地翻了几翻,炒股,做程序,甚至修图她都弄过,也算在网上一些圈子里小小的火了一把。

要不是那个叫云延的和她哥经常出现,不得不在他们面前演戏。莫锦辰觉得她还能将金额再翻一倍。

当然,光团子是无比庆幸这两个人经常出现的,要不然宿主绝对不只是赚点钱玩玩这么简单。

虽然也算小富了一笔,但莫锦辰认为还是不够。她将赚来的大笔资金用于调查十年前导致的原主父母死亡的那场车祸。虽然原主的遗愿里并不包括这个,但是莫锦辰知道,原主一直没有原谅自己。

十年的时间足够抹去很多,这方面的调查和无底洞一样,杂乱的信息反而更多,将真相掩盖得严严实实的。

“光团子。”大半年过去了,莫锦辰憋屈到不行:“我觉得我可以好了。”

“不,宿主您有病。”光团子义正言辞:“半年只能缓解,彻底好您是想掉马甲吗?”

“怎么说话的啊你。”莫锦辰躺在床上熟练的玩着平板:“在家严重影响了我完成任务。你应该和我统一战线,改变局面。”

光团子想了想也是:“宿主您想怎么办?”

“上学。”

莫锦辰的话音刚落,莫锦宇就从门口走进来,他放下手里的文件道:“小程刚刚是说想上学吗?”

嗯,声音很平静,气场很强大。哥你看起来真是成熟稳重啊,但是有本事你手别抖啊。

大半年的相处已经让莫锦辰看出了他这个生人勿近的大哥其实非常关心原主,却不擅长表达。平时到哪都端着一副游刃有余,面无表情的模样,其实一激动就手抖。

嗯,有病早点治你个闷骚。

“想。”经过云延大半年的治疗,莫锦辰潜移默化的改变自己的状态。现在的她已经能简单的和熟人交流了。

“能告诉云延哥为什么吗?”莫锦宇身后的云延走了出来,递给莫锦辰一个小蛋糕:“给小程,你最喜欢的巧克力味。”

为什么想上学?当然是为了躲你们两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啦,你们影响了我发家致富,惩奸除恶知道吗?

还有那个笑眯眯的,不要以为你笑的温和就可以蹬鼻子上脸自称哥,我什么时候同意了啊?

大半年不能好好说话,让莫锦辰面无表情吐槽的能力呈指数形式上升。她伸手去接小蛋糕,却感觉到一点阻力,只见云延对她微微一笑却没打算放手。

聪明如她一下子就明白了云延的意思。不就是想让她开口吗?自尊和小蛋糕如鱼和熊掌一样不可兼得,怎么选择已经很明了了。

于是莫锦辰在光团子鄙夷的目光下,脸不红心不跳的对着云延喊了句:“哥。”

云延眼尾弯起,将蛋糕递了过去,很自然地摸了摸小姑娘的发顶,感受到柔软的发丝在掌心划过,眼镜下的目光更柔和了。

“能说说小程为什么突然想上学了吗?”之前的问题没有得到答案,云延很耐心的再问了一遍。

莫锦辰嚼着蛋糕,在意识里示意光团子将之前玩的平板里的搜索内容改成校园有关的。

这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说是因为看了平板上的内容对校园充满了好奇。

“遵命。”光团子任劳任怨:“我就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不过几秒光团子就晃了晃它亮晶晶的身体,表示已经完成任务。

莫锦辰在内心里悄悄给它点了一个赞。抬头将平板拿起来,打击报复般越过云延递给了面前的站一旁的亲哥。

“上学,看起来很有趣。”她慢慢说道,眼睛带着一点点亮光,仿佛期待极了。

莫锦宇被妹妹眼里的期待闪到了,老父亲般的一笑,手指慢慢点开平板,目光往下一看却顿住了,表情甚至有点懵逼。

云延好奇也转头看了一眼,表情比起莫锦宇有过之而无不及。

莫锦辰再迟钝了也反应过来不对劲了,更何况她不迟钝。

伸手拿回平板,只见大大的屏幕上画着一个粉嫩到足以闪瞎她的封面,顶头粉底白边写着名字,霸道校草的小仙女。

噗,莫锦辰内心一口老血。

“不是,这个......”她强行忍住,在两个目光灼灼的男子面前装作平常的样子按了返回键。

然而返回键之后是更为鲜嫩的红配绿,花边装饰的封面写着校园的玫瑰公主。

噗咳咳咳......

光团子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团子!

就算莫锦辰平时脸皮再厚,这个时候也觉得耳朵热热的。在一片诡异的安静下,她也只能装作这是正常操作的模样,安静如鸡。

没错哦,小爷我就是这个口味怎么了,还不允许别人有点少女心了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