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我哥总想阻止我独当一面

原主她并不是不坚强,她只是生病了。她努力和病魔抗争了很久很久,只是最后扛不住了罢了。

“光团子,我觉得原主对世界的善意已经足够了啦。”这孩子足够善良,她从没有怪罪谁,唯有怪罪自己。莫锦辰握了握不大的拳头:“要我可是会锤爆那些奇葩亲戚或者莫名其妙的人的头。”要知道,刺激原主病情,吞并遗产伤害原主哥哥,他们可没有少出力,甚至原主父母的死因在莫锦辰看来也是另有隐情、

“……宿主我们是法治社会啦。”光团子瑟瑟发抖:“真善美,答应我真善美好吗。”

光团子已经看出来自己的宿主就是一个暴力的白切黑,估计因为长年体弱压抑了很久,现在似乎暴露了本性,一直处于跃跃欲试的状态。

还有求求您别板着一张软萌脸捏着拳头说捶爆别人的头这种话啦。

“等等宿主,快伪装好,原主的哥哥莫锦宇来了。”光团子好像突然感应到了什么,急匆匆地提醒了一句,然后仿佛消失了一样不说话了。

原主哥哥?

想了想原主的心愿是能够独当一面,不再连累他人。哥哥在她心中应该是一直被她拖累的那一个吧?既然这个人很重要,那还是伪装一下好了,好歹占了原主的人生,她的遗愿还是要完成的吧。

莫锦辰裹好被子,将头缩了一半到被子里,等着外面的人推门而入。

真的是过了许久,久到莫锦辰都快睡着了,门外安安静静的连动静都没有。

“喂,光团子,你不行啊。我要差评。”莫锦辰打了个哈欠,在意识里说道。

“他真的就在门口!”光团子炸毛:“来来回回踱步,就是不敲门罢了。”

“我又看不见,谁知道你在瞎说什么。”

光团子被这么一激更炸了,要是它是一只猫的话,估计连尾巴尖的毛都立起来了吧?只见它猛地晃动了一下,莫锦辰瞬间觉的视野一下子变的宽阔起来,能够清晰的看到一个男子的身影站在门口。

莫锦辰眼睛一亮,这种超出现实的能力引起了她强烈的兴趣。这个光团子还真是单纯,随便一刺激一下就把什么都暴露了。

不过,她才不会告诉这个傻乎乎的团子她之前是故意的呢。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光团子的语气带着小得意,莫锦辰觉得再夸它一下真能上天。

“是是是,小星星真厉害。”莫锦辰敷衍了几句,看着意识里一个亮晶晶的团子嘿嘿嘿笑着满地打滚,无语到不行。

不过,门口的莫锦宇倒是和原主记忆里有些不同。原主似乎一直很愧疚,不敢面对她哥。记忆里的哥哥是疲倦的,脆弱的,颓圮的,却又执着的,特别是最后哥哥发起高烧的记忆几乎成了原主的心魔。

然后你告诉我门口那个,全身写着生人勿进,一脸清冷的一米八多的高大男子。他脆弱?疲倦?颓圮?门口那个男子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有能力面对生活的风波,只是原主这个小傻瓜还活在愧疚里罢了。

等等,客厅里怎么好像还有一个人?

“扣扣。”正在这时,门口的莫锦宇终于敲了敲门:“小程,哥哥进来了。”

莫锦辰收回目光,再次调整了一下姿势。门口莫锦宇稍等一会便推门而入,毕竟正常情况下的莫锦程也不会给他回应。

莫锦辰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默数着三二一。

“哗啦。”果然,下一刻窗帘就被扯开了,莫锦辰发出一阵细微的惊呼。倒不是她装的,这是原主身体留下的恐惧。

“房间太暗了。”莫锦宇语气很平静,但通过光团子的视角能看到他的目光没有离开过莫锦辰身上。他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观察妹妹的反应。

阳光照进来,外面喧杂的环境一下子充斥了整个房间。一瞬间涌上来的情绪是恐惧和焦虑,伴随着耳鸣莫锦辰压抑着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大大小小扭曲的人形黑影。

都是你的错……

要是没有你就好了,你就是莫家的耻辱……

啧,神经病……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不要说直面一切的莫锦辰了,光团子也被意识里的声音和景像吓到了。它噌地窜起来,似乎害怕被那些黑影碰到。

“宿主大大你坚持住啊!”

要是莫锦辰是清醒的话,她一定会吐槽这个没用的光团子,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坚持住啊。这光团子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靠嘴炮输出?

然而她现在什么都听不见。真的……很痛苦很压抑,痛苦到想把头去撞墙,想把胸口撕开。

这就是抑郁症吗?还是自闭症带来的后遗症?

莫锦辰嘶哑地尖叫起来,将整个人卷进被子里连滚带爬翻到角落。

那一声尖叫吓到了莫锦宇,但反应过来的他却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丝喜色。

至少有反应了啊,比起之前一声不吭,呆滞安静的和没有生命的人偶一样,现在这种情况,已经足够让人惊喜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