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我哥总想阻止我独当一面

刚刚答应了光团子,莫锦辰就感到空间一阵扭曲,四周就像是被打翻的抽象画,连意识都有点模糊。

就这样持续了几秒钟。等好不容易稳定下来,莫锦辰便感觉到了身体一系列的抗议,自己就像是心脏病复发之后,在手术台上醒过来一样。头痛,胸闷,恶心……早知道做任务这么难受,她才不会答应那个光团子。

莫锦辰的包子脸皱成了一团,光团子在意识里鼓励道:“第一次任务宿主要坚持住啊,多几次就习惯了!”

哦,等我回去,看我不把你摇成太极球。

半昏迷里,莫锦辰看到一个浅灰色的身影站在光团子旁边,那是她需要帮忙完成遗愿的原主。小小的灰白影子抖着肩膀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发抖,细细碎碎的请求透过杂音传递到莫锦辰的脑海里。

“我想……能独当一面……不用那么麻烦其他人,不要拖累他们……”

“可是,我没有做到……对不起……”

“之后,拜托你了。”

话语落下,大片大片的记忆涌了上来。莫锦辰瞬间觉得大脑刺痛肿胀到不行,闷哼一声彻底昏迷了过去。

如同走马灯一样,原主生前的记忆闪过,带着化不开的压抑和痛苦。

原主也叫莫锦程,只不过程是前程的程。家境殷实,父母恩爱,有一个哥哥莫锦宇。本该拥有一段令人羡慕的人生,但是原主却生了一种病,成了一切悲剧的开始。

这个病叫自闭症。

从小父母就发现了她与别的孩子不同,于是很快查出了自闭症。也在医生的调理和家人的爱护下原主慢慢恢复,到了六七岁,几乎和正常孩子差不多。

六岁生日,父母亲为了庆祝她的生日,同时也为了庆祝她能够像正常孩子一样上学,特地为了她准备了一个惊喜。然而惊喜还没到,却在回家的路上,被失控的大车撞上,先后都在几天内抢救无效身亡。

只留下了年仅6岁的原主和18岁的哥哥。父母丰厚的遗产成了兄妹两的催命符,一时间各种牛鬼蛇神都出现了,企图在里面分一杯羹。还好刚上大学的哥哥也有些手段,在一些父母留下来的人和好友的帮助下,情况也渐渐稳定了下来。

但哥哥毕竟也刚刚成年,这边手忙脚乱的情况下,自然就有些顾不上原主。找来的医生保姆也敷衍了事,导致原主本来就不算正常的心理状况更加严重。等发现时,原主已经变得极度敏感,怕人,甚至不怎么说话。按医生的说法,已经从自闭症倾向于抑郁。

原主之前虽然自闭但人却非常聪明。她知道父母的死因,认为是自己的责任。加上一些亲戚若有若无的刺激,一下子让原主的病情变得无法控制。

就这样,十年过去了。一方面哥哥需要处理父母留下来的公司的事情,一方面又要照顾妹妹的心理,弄的疲惫不堪。一天终于积劳成疾在家发起了高烧,原主急哭了拿起哥哥手机拨打给哥哥助理,却因为长期没什么交流卡住了,表达不出自己的意思。

虽然最后助理还是赶来了,哥哥也没什么大碍。可原主内心的愧疚和自我厌弃已经到达了一个崩溃的边缘。她扯出了藏了许久的几盒安眠药,和平常一样躺在床上盖好被子,就再也没有醒来。

再一次睁眼,她就已经是莫锦辰了。

“好……你的请求,我答应了。”莫锦辰睁开眼,缓缓地叹了一口气。

“你说什么,宿主?”光团子在意识里蹦跶,没有听清楚莫锦辰说的话。

“光团子。”看着光团子蹦跶,莫锦辰躺在床上难受到不想动:“她是……真的很难受啊。”

同样做人,可成为莫锦程时的感受是和自己活着时感觉不同的。和自己身体上的病痛不同,当她变成莫锦程时,内心的压抑和痛苦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宿主你忍耐一下。”光团子也很急,甚至在光芒都变得黯淡了一点:“原主留下来的情绪会影响到宿主大大,我这边也在尽力抵消。”

“你已经在尽力抵消了啊。”莫锦辰缓缓闭上眼睛:“那原主她应该多痛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