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光团子和白切黑团子的初见

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女孩坐在窗台边,一张婴儿肥的小脸面无表情。暖暖的阳光照下来,整个房间都变得橙金流光。四周安静的只可以听到浅浅的风琴声,仿佛生命的律动,叮咚叮咚。

明明四周一片祥和,但是只要靠近一看,便会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因为窗台前的女孩面色苍白的和纸一样,嘴唇带着淡淡的青紫,淡薄的好像风一吹就倒了。

楼下给蓝星花浇水的管家叹了一口气,小姐又在窗台待了一整天了。大家都知道小姐想出去,也心疼到不行。但是没办法,小姐的病不允许她随意走动,因为现在只有在家才能保证在突发情况下得到最好的处理。

他刚刚转身准备回屋,就隐约听到一个倒地声,接着手环上的心率警报响起。年迈的管家脸色一变,唤了声小姐急急忙忙向楼上跑去。

院子里一片慌乱,身后浅浅的蓝星花凋零,漫天的晚霞和火一样燃烧,炽热又温暖。

......

“你的名字?”一个很柔和的声音响起,和记忆里的母亲很像,却有着不同于母亲慈祥的稚嫩。

“莫……锦辰。”莫锦辰现在脑袋里一片混沌,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因为心脏病突发已经死了,死在了橙黄的,非常暖和的阳光下。

“我还活着?”半晌,她挣扎着缓缓地坐起来,条件反射摸了摸心脏,却好像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宿主你没有活着啦。”一团亮晶晶的光团闪过来:“但也不算死去。”

“你是?”莫锦辰觉得自己的身体出乎意料的轻松,这是她之前活了18年一直没有的感觉。她有些兴奋和新鲜,所以对这个突然出现的黄色的光团也没什么排斥。

“我叫小星星哦。”光团似乎很开心:“宿主,你想继续活下去吗?”

“健健康康的,随心所欲的活下去。你想吗?”自称小星星的光团声音里带着蛊惑靠近莫锦辰,还隐隐有一点点孩童般的小得意,似乎笃定了她的答案。

莫锦辰低着头,长长的羽睫遮住了她眼里的情绪。正当光团子有些犹豫是不是吓到了宿主时候,吧唧,莫锦辰飞快地伸出手,目光平静,浅笑着将光团子一把捏在手里揉圆搓扁,手感毛茸茸暖乎乎的,舒服极了。

“宿主你……咕噜噜……住手!”动作来的太突然也没有预兆,小光团一下子懵了,再看莫锦辰,依旧文文静静,看起来病弱又软萌。可是她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止,甚至带着一点若有若无的寒意。

就像捏着小刀慢慢在团子的身上划过一样。

小光团微微一颤,古老的记忆涌上来让它明白这并不是错觉。一瞬间的愣神让它没来得及反应,被莫锦辰揉成了各种形状忘了挣扎。半晌才反应过来,一下子炸毛起来。

“请宿主认真回答问题!”小光团恼羞成怒,宿主一点都不严肃认真,一见面还欺负它!它要用自己坚决的态度告诉宿主,动手动脚是不允许滴!

“好呀。”莫锦辰带着笑意回答道,似乎有些漫不经心。“我是无所谓活着还是死去啦,你可以继续说。但是若是让我发现你欺骗隐瞒我……”她笑眯眯的用了点力气捏住手里的光团子,用十分慢条斯理的带着点娃娃音的声音道。

“我就将你捏爆,知道了吗?”

!!!脑海里浮现的画面太过于刺激,光团子不受控制的浑身一抖。

呜呜呜团生不易。

为什么宿主你喜欢顶着一张软萌脆弱的脸,一边笑眯眯一边凶残的威胁团,这样真的好吗?

不得不说莫锦辰的外貌还是很具有迷惑性的,因为先天体弱个子不高,脸上犹有一点婴儿肥,带着稚气和一两分病弱,怎么看都像一个乖巧脆弱的小孩子。

至于内里是不是白切黑……团不知道,团也不敢说。

“说吧,你是什么玩意?找上我的目的是什么?”现在这个“乖巧脆弱”的小孩子手捏着光团缓缓摩擦,不知道为什么光团子脑海里一下子跳出了四个字:磨刀霍霍。

“我是小星星啊宿主!”强大的求生欲也光团子也顾不得自己的小情绪了,直接脱口而出:“准确的说,我是由你内心的善意孕育而成的。”

所以我们系自己人啊宿主,你松手啊!

“我的善意?”莫锦辰重复了一遍,似乎没有理解皱了皱小眉头,一张包子脸鼓了起来。

“是是是,是您对世界的善意。”光团子不自觉的带上了敬语:“亲情,友情,爱情,甚至同情……这些感情,就是您对世界的善意。主神大大将希望的种子埋在了人的灵魂里,善意会浇灌种子成长。然后会有一些人被选中,替主神完成一些事情。”

“我被选中了?为什么?你们需要我做什么?”莫锦辰看了一眼手里的光团:“我对世界的善意,竟然这么多的吗?”

“您只需要在到达每一个世界时,完成原主遗愿的同时产生足够的善意,或者得到足够的善意就行了。”光团子避而不谈别的问题,只是回答了她需要做的事情:“只要最后有了足够多的善意,宿主就可以复活,并且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呢。”

莫锦辰淡淡地撇了外表看似冷静,内心慌的一逼的光团子一眼。在光团子忍不住颤抖成帕金森前一下子笑开了,稚嫩精致的眉眼柔和成温暖的弧度,两颗虎牙尖尖,笑地见牙不见眼。

“好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