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女县令

沈冰尘走了后叶清韵也就收拾东西,回家了。

将东西放下走进屋内,就开始美滋滋的数钱。

猫小乐舔着爪子,眼睛落在叶清韵的身上。

“我说你就这么喜欢数钱吗?”

“对啊!数钱对我来说有一种满足感。”叶清韵笑吟吟的开口。

猫小蒙懒懒的开口:“这就是所说的特殊癖好吧!”

叶清韵:……“怎么滴!我数钱犯法了!不行吗!”

猫小蒙翻了个身肚皮朝上,滚了两圈:“行,怎么不行,你的钱你说的算。”

叶清韵专心投入到数钱中,今天一共赚了六百多个铜钱。

如果除去成本与那些家伙事的钱,还得两天能回本。

叶清韵算了算,如果每天赚四百个钱,一个月就是一千二百文。

除去每月几百文的房租,家里的日常开销和每日的材料,将近会剩下四千文,也就是四两。

京都城现在的中规中矩房子大约一百八十两,以现在这样算的话,将近四年才会买一套属于自己的屋子。

想到这叶清韵觉得自己又来了动力。

平平淡淡,普普通通,才是生活本味嘛。

就这样接连过了一个多月,每天叶清韵去卖卷饼和粥,中午回来和最近新结识的朋友韩柔。

一起聊天去购买东西,有时一起绣东西,两人不相上下各有各的风格。

叶清韵还是同往常一样早早起来摆摊。

“丫头来个卷饼”沈冰尘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叶清韵的摊位前。

“稍等一下啊!”叶清韵迅速做着卷饼。

“最近衙门很忙吗,我总是能看见你们进进出出的。”叶清韵有些好奇的问沈冰尘。

“最近接连出了几起案子,还没有破,我们自然会很忙。”沈冰尘一提起这个就有些头疼。

“注意休息”叶清韵微笑提醒着沈冰尘。

“我倒也想啊!唉!”沈冰尘无奈的摇了摇头。

叶清韵默默的多给他加了个鸡蛋和几片肉,之后递给沈冰尘。

沈冰尘付了钱匆匆进去了,临走时看了一眼叶清韵。

叶清韵比了个手势,这几天不知怎的他俩已经有了一种默契。

每天沈冰尘先到这里买一个卷饼,然后过了半个时辰他会出来再吃一次。

“叶姑娘给我来一碗粥和两个卷饼。”县令梅两舒身边的婢女风菏笑嘻嘻的走了过来。

“稍等一下,”叶清韵有些受宠若惊,这个是县令身边的人啊!

“唉?小姐你出来干嘛啊?”风菏看着从马车下来的梅两舒。

“出来看看叶姑娘这个卷饼是怎么做的,能让那些人念念不忘。”

梅两舒目光灼灼的看着叶清韵,

“梅县令好!”叶清韵笑意盈盈的向梅两舒打招呼。

梅两舒一愣,从来没有人会与她用这种语气说话,让人感觉很舒服。

嘴角笑意浓了些,“你好”

“这个是给我做的吗?”梅两舒的目光落在锅里的卷饼上。

“对啊!”

“小姐这就咱们两个,不是你的难不成是别人的啊!”风菏无语的看着自家小姐。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