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爱2008

将爱2008 作者:欲妖 状态:连载中 点评: 类别:职场

主角:周羽,一个律师,十分的不讨女人不喜欢。标准的套路化死人脸  。  事件:乱的不得了的商战,实际上,我也不明白自己在写什么  地点:震国的曾市。  提醒:这是和现实完全时代节奏的小说,的话你信了,恭喜恭喜,YY党又多了一人。的话你指出主角会11的话相对于陈柔和许素素之间的气氛,周羽却是在无数资料中不停的进行分析和整理。储兰发展到现在已经拥有了完整的经营管理体系,想要在成余的阻击中完全脱身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现在周羽想的是另外的事情。那就是在渡过这个成熟期之后,该如何发展。一旦成余被吞并,那么就能掌握全省的物流交通。再然后就只能向周边地区进行辐射扩张,在之前的收购中,也对外省的业务,有些还是十分优秀的订单。但现在就向外扩张,那实在是超速发展了。这对于以后的计划明显不利,但如果不向外扩张的话,对内实在是没有继续开发的多大余地,而且外省的企业不是傻瓜,自己的计划中就包括了在对成余的收购中外地企业的阻挠和直接插手。现在就把储兰摆在风尖浪口实在是不智的想法,现在的储兰还不能拿出所有的底牌。那么,如何做?故意示弱,不行。那样太明显,自己不能把所有人当傻瓜,更何况许素素在之前会输也只是被成功蒙蔽了双眼而已,说起来她算是敌手。那么,瞒天过海吧,计划还是要修改一下,成余的崩溃有些提前了。现在,该是海东来表演的时候了。。


  他们是在周羽的门口说的,声音不大,但是周羽绝对可以听得到。然而周羽的神色没有一丝的改变,握鼠标的手依然稳定,脸上的神经像是全部坏死了般的毫无表情。从不在乎的原因是,周羽很忙。是的,周羽很忙。股市的分析和判断对现在的周羽来说是很简单的,至少不会比研究一个轻松的申诉困难。今天难得是个清闲的日子,有很多事情都可以在这个时候仔细的考虑了。比如——周羽暗自操控的那家公司。三年前周羽开始全盘接手的储兰公司是一个物流公司,位置不太好,经营也有问题。周羽在仔细的考虑了很久后,用自己手上所有的现金收购了这家公司。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是像一个输红眼的赌徒一样,周羽在那个时候,在心里咬牙切齿的赌了。很庆幸的是,周羽赌赢了。一年的时间,近乎奇迹般的,所有的业务全部回来了,公司走上了高速发展的势头。所有人都以为是那个叫秦涛的男人做到了这一切,没有人知道真正的操控者其实是一个刚刚二十五岁的年轻人。剩下的两年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几乎都投注到了储兰公司。而周羽则利用自己的职业做掩饰,以法律顾问的身份让所有人都忽视了他。也许法律顾问能提供些法律上的支持,但是抓住对手每一个漏洞,用所有的形势不断的逼迫对手犯下一个接一个的错误,这些手段狠毒的让所有人无法把这一切联系到一个在公司基本上不出现,严肃沉静,看上去彬彬有礼的人联系到一起。最近都是在不停的见步走步,难得现在这么清闲,自然要仔细的想想,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把自己的计划实施的更加完美。现在的成就对周羽来说,不够!他的目的很空泛,但是在自己厌倦前,至少有几家是自己必须要打垮的。冰冷的眼睛里是一抹有些茫然的神色,心里对着自己有着几丝冷笑——你,到底想做什么?这时电脑的屏幕有了些微的变动,让周羽的注意力在刹那被拉回。C股?哼,想做什么呢,想用它来救市吗?在短暂的失神后,周羽敏锐的发现了股市的波动。这支股票是茂零实业的新股,在三天前才上市,一开始做的很隐蔽,但在周羽全力狙击的现在,保存实力是相当愚蠢的手段。冷静的分析过了下目前的现况,如果让敌人自己缓过气来会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看来自己还是估计不足。那么,还是一起来吧,备用的手段也要用了。通过msn简单的向秦涛发过去一条消息,“让小鱼们动手吧,务必在今天解决一切。”

  许素素也在看着窗外的人流,但是眼眶里满满的都是失败后的颓废。她不甘心,自己那么多年的努力学习,第一次实习时的志得意满,那几次完美的逆转,天之娇子的称号,都在这一刻远离了她。从自己主动担任这次的任务开始,她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对手可能的强大,自己可能的失败,都已经考虑过了…………。可是!她居然败的如此可耻。没有得到对手任何的信息,没有能够成功的延缓对手的脚步,在对手的陷阱里一错再错,最可耻的是,自己是在有力难施的情况下被解决的!不是没考虑过失败后的情景,也不是没考虑过失败,可是那种无力感却是自己挥之不去的梦魇。

  “素素,你这次一定要帮帮我啊,我快完蛋了。”陈柔坐在许素素的家里,端着咖啡杯,有些焦急的求着许素素。而许素素听着舒缓的轻音乐,神色平静的啜着咖啡,惬意的微微眯着眼睛,使得她不是很大的眼睛显得十分狭长,嘴角勾着一抹得意的笑容。“那么,要不是我遇到了周羽,也许,我也该向你求救了。”先是一阵的沉默,然后是陈柔带着疑问的声音,“那些资料是你提供的?”许素素不由得奇怪起来,稍稍直起了身体“什么资料?”“你不知道?”“我知道什么?”看许素素坦然的面孔,不像是说谎,陈柔只好老实的说,“今天周羽递给我一份资料,上面全都是我的…………隐私,还有针对我的追求方案。他说是秦涛给我的,这个,你,帮我参谋一下吧。”放下杯子,许素素用右手支在沙发上,左手掠着个别散落在额前的头发,倾斜的坐姿让她的身体显得玲珑别致起来。在淡淡的黄色灯光照耀下,越发显出她那乳白色肌肤的美丽。“这个,实在是,很不好办。他…………,到底什么意思你现在确定吗?”“我当然是不知道啊!”气闷的陈柔放下杯子,狠狠的向沙发靠了过去。“你先别考虑那些,现在我可是有事情问你。为什么把我的资料让周羽带给秦涛?你打什么主意,嗯哼?”左手也撑了下去,现在的许素素,双手都在右腿的外侧,做足了漫画里的气势,若是再换掉她的衬衣、长裤,就是一个十足的妖女了。“俏媚眼做给瞎子看,若是男人现在一定就会昏头,但是我是女人!大姐头。”陈柔调笑的说。“别岔开话题,现在是问你话呢。”一扬自己齐肩的碎发,许素素促狭的笑着。陈柔不禁有些呐呐的说,“这我也是忠实执行伯父伯母的指示,虽然储兰现在情况不太好,不过只要你出山,那还不是轻飘飘的事情吗?”“是哦,所以你就把我卖了,然后以功臣的身份让伯父伯母不好逼迫你结婚是吧?”面对如此情况,陈柔也有些无话可说,不过还是强说了一句,“周羽也不像是多嘴的人,他怎么会把这事说出去?”许素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庸庸懒懒的露出了一个笑容,把头微微的侧到一边。“吃饭的时候遇见了,他可能是无意的替我点了酱汁排骨饭,然后事情就败露了。不过,他还真是直接,承认得很爽快呢。”这下,陈柔无奈的低下了脑袋,带着一副被你打败了的表情,“果然,他在这种事情上没有不承认的,可是你怎么就遇上了他呢?他这种人不可能故意接近你啊?”“碰巧啊,想我帮你解决秦涛的头痛事,先来乖乖的认个错吧。”“认错,呵呵,是啊,认错。”陈柔的嘴角出现一抹苦笑,食指在咖啡杯上缓缓的移动。原本的表情消失不见,露出了别人绝不会相信的落寞表情。“素素,你说,当初,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向他认错的话。他,…………会原谅我吗?”许素素显然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简单的笑容后,是不确定的语气。“我也不知道,但是,已经有两年了吧?你还是,没办法忘记他吗?”“是的,我,终究不能忘掉,他当初,对我说分手的表情。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对的,可到最后才发现,错的是我。”许素素坐了起来,拍着陈柔的肩膀。“喂,你现在是在找我商量怎么解决秦涛的问题吧,怎么又想起以前了?”经过许素素的提醒,陈柔才渐渐的反应过来。是的,如果不解决现在,那可就头痛了。“不说以前了,不过,素素,你老是提现在的情况,有些可疑哦。”才反应过来?哼哼,你晚了。许素素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脸上的表情缺没有丝毫更改。“如果我不提醒你现在,那你要在过去里呆多久?无论谁对谁错,你现在应该想好怎么面对自己。不是说其他的什么,作为你的好朋友,我有权关心你的幸福。”大概是受到过去的事情影响到了陈柔的思维,对于许素素的话,她并没有想太多。放下了杯子,十根细长的手指滑入了长发里,陈柔闷闷的说,“我哪知道现在怎么办?资料都被收集的详细到我自己都记不住的程度,真不知道他怎么弄到的。如果说没有人对他说过什么,我怎么都不会信,但能知道我这么详细资料的,除了爹妈和你之外,你说还有谁?”许素素明显不想让陈柔好过,“你忘了一个人,那就是他,他对你的了解,应该是在所有人之上的,不过他不会和别人说就是了。排除我们这些人之外,就只能仔细的逆向搜索了,毕竟,有些东西,还是能问出来的。你把那些资料拿来给我看看,我帮你分析一下,你说呢?”“好吧,反正给你也没什么,估计你对那上面的也很了解,但,你真的能确定不是,他,告诉别人的?”许素素听到这个,不由的狠狠的瞪了陈柔一眼,“他要伤害你不需要这么麻烦,只需要出现在你面前,就是对你最大的伤害。老实说,你有面对他的勇气吗?”

  “你傻笑什么呢?未来的BOSS第二?”何谦看着海东来的脸,十分不解得问道。何谦是“小鱼”的老成员,在金融阻击方面十分擅长。“什么未来的BOSS第二?我现在不就是吗?”海东来实在是很好奇,现在自己不是BOSS第二,那么谁是?难道像老板那样恐怖的还有一个?寒,一个就天下大乱了,再来一个?“我说的是那个外省的家伙,他现在不是在负责外省的组织吗?”听何谦这么说,海东来才想起来。“哦,你说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家伙?他怎么可能是BOSS第二?”何谦摸着自己的下巴说,“你没发现吗?他和老板一样有着一种目空一切的眼神,而且他说他的师傅比他更可怕。”海东来差点没笑出声来,就他?他师傅来还差不多。不过那个人和老板,不像。老板那哪里是目空一切?如果真的要说的话,到是有一种任何事情都能看穿的样子。如果和老板有什么相像的地方,那就是那种可怕的上位者气质,对,就是这个。让人感觉能遮蔽阳光的气质。不过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还真是好奇,不想了,我现在可是BOSS第二啊。回家喽,不和这些家伙们纠缠了。我现在是成功人士啊,虽然以前也是,但毕竟是在暗地里。现在难得出现在阳光下,就一定要把握住机会,也许从暗棋转到明棋就在这一步,以老板那么可怕的智力一定能知道我的想法。不得不说,做老板的下属还真是痛并快乐着。

  第二天依旧是第一天的翻版,冷静的工作,认真的查找资料,严谨的对待客户。偌大的律师事务所,最安静的依然是他这里。中间吃了一顿极其简单的工作餐,然后在空闲的时间里,上网炒股票。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应该是非常正常的。“你认为扑克炒股票是赚是亏?我赌一百块他亏了。”邹直偷偷的和金宽打赌。耳朵边却传来事务所第一美女陈柔的冷笑,“他那不是扑克脸,是个正正宗宗的死人脸。无论怎么板着脸,眼睛还是能表现点感情的。你们能从周羽的眼睛里一点点的改变吗?”“有道理,我以前有个案子,虽然对手也是个扑克脸,但是眼睛多少还是会动的,再怎么死板,有时候也会眼睛一亮下。但我们的周羽同志,除非反光,否则你休想看到他眼睛一亮。”金宽赶紧抓住机会,小小的拍了下美人的马屁。换来的却是邹直的冷嘲热讽,“会吗?他那么厚的眼皮?”

  “喂,是东来吗?”“是我。”“可以开始准备了,对了,时间拖久点。”“明白。”将手机放回口袋,海东来是一脸的兴奋。终于,有了对成余复仇的机会。不过,要不要向老板申请把余迟交给自己来解决呢?这方面虽然老板一向大方,但万一老板有什么计划那可大大不妙。哎,开始工作了,希望真正的小鱼能及时把资料送来。老板就是老板,自己强悍的不是人,连他的美女助手也强悍的不像是人。现在,开始公司总动员了。要拖久点的话,计划是不是要顺延一下呢?很期待最后时刻的到来啊,神哪,怜悯那些成为老板敌人的家伙们吧,跟这种不是人的家伙为敌,实在是太悲惨了。不过,现在我是主角,回去和爸妈说,你们的孩子,现在是可以让成余这种大集团凄惨的人物。

  周羽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在不停的发呆。作为一名精明的律师,像发呆这种浪费生命的做法是会受到指责的。但现在是下班时间,在他自己的房间里,没人可以指责他。连周羽自己都记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习惯的。印象里,有这种习惯已经很久了。当时间停到11点的时候,手机发出一段短暂的音乐后,周羽才从仿佛雕像般的状态下恢复出来。机械的打开被子,然后把衣服脱掉,盖上被子,闭上眼睛。

  恰好6点的钟声刚刚敲过的时候,周羽静静的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开始认真的收拾着原本就很整齐的办公桌。“啪!”邹直一只手按住了周羽正在收拾的手掌,“今天晚上事物所聚会,所有人都要到。我知道你前几次又没来,但是这次你如果不来,别怪我把你架过去。”微微地抬起了头,周羽面无表情地看了半天邹直的面孔。终于在邹直快要忍不住一拳打在周羽脸上的时候,平静地说,“好,我去。”“月湾茶楼,三楼,情月厅,7点30分前赶到。”看着周羽平静的面孔,邹直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制止自己爆打他一顿的冲动。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开,邹直的皮鞋在地面上留下了很大的声响,就像他临近爆发的心情。这个周羽实在是太过分了,他当他是谁?好心带他和大家多熟悉下,他却次次落跑,人太拽,是会遭雷劈地!

  在收到这个消息之后,秦涛却感觉自己背后的冷汗渐渐的冒了出来。作为自己的操控者,周羽。他有太多的秘密,手段之果决狠辣,总是让所有的人都要冒出冷汗,考虑问题之周密,简直就是毫无破绽。这次对茂零实业的狙击是早就安排好的,原因自然是它成为了公司发展的绊脚石。于是周羽给它就安排了一个恐怖的陷阱,让它一步步走向毁灭。虽然对手在最后的关头保持了冷静,但是这只不过是加剧自己的痛苦罢了。周羽每解决一件事情,总要比常人多考虑四到五个问题。所以,对手几乎所有的应对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找到一个合适的契机后,为了防止对手反扑,周羽会让对手在有力难施的情况下硬生生被毁灭。什么保护措施,什么法律援助,什么政府保护,在周羽眼前都只是碍眼的东西,虽然客观存在,但是毫无用处。手指在桌面上缓缓的划过,最后拿起电话开始安排一切。默默的为茂零实业哀悼一下,别怪我,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周羽呢?在收拾完后,轻轻的叹了口气。思绪有些飘移不定,而时间仍然在坚定向前。把鼻子上的眼镜微微的向上扶了一下,晚上?好吧,就当是自己的庆祝吧。又一次为国家制造了大量的失业人员和就业机会,不是吗?在空旷的走道中,闭上眼睛,慢慢的把双臂打开,抬起头——停下自己的脚步,享受着没人看见的放松。卑微的自己啊,深深的吸一口气,然后渐渐地放松自己的身体。把双手插在自己口袋里,在走到电梯的时候,伸手按下按钮。带着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等着电梯的到来。随着“叮”的一声,电梯缓缓的打开了。走进去,按下了一楼的按钮。在电梯降下的时候,有种坠落的感觉。到了一楼,门打开后,将身体习惯性的挺直,大步的走到门口。看着喧闹的街道,略有些厚重的眼皮微微的垂下了一些,把头向坐歪了一点。缓缓的踱到了出租车停靠站,等着出租车的到来。在将要入黑的天色下,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刻。微黄的灯光,将周围的一切也染上了些许的黄色。灯光下黑影互相的交叠,就像一个个黑色的光斑在闪烁。原本严肃的黑色西服在微黄的灯光的照耀下,泛着一种温柔的颜色,而金属的镜框反射着星星点点的光芒,从原处看去,一动不动的周羽宛如一座精致的雕像,安静的,完全没有一丝人气。一辆出租车缓慢的在周羽的面前停下,周羽抽出右手,轻轻地打开车门。“月湾茶楼。”

  对于海东来的表现,何谦并不表示什么。何谦的年纪比较大,想的就和海东来不一样了。没错,周羽的智力的确让人惊讶。但何谦总觉得周羽似乎有什么心事。不过现在的生活何谦很满意的,没事偷着乐,钱不少赚,还不用担心被人知道。存个小金库什么的也并不困难,和老婆孩子开开心心的生活就好。对于周羽,何谦很难说什么。因为很多时候,何谦都对周羽有些害怕。在当初自己生活困顿的时候,是周羽突然出现,简简单单就让自己脱离苦海,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对于周羽来说,简直就像呼吸那么简单。储兰一开始也不算是什么公司,就几辆车,但是一年之间,他的业绩让人无法接受。几乎每天都有资金不停的流入公司,然后是不停的吞并。股市就像是周羽的后花园,周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当时的初始资金全都是股市在提供,然后一次次赌博式的扩张。从某种意义上看来,“小鱼”就是储兰的前身。这些手段,实在是太强了,而对手一次次的被算计,一次次的在周羽的计划里被消灭,让何谦觉得,周羽,无愧于那些不明真相的人们对秦涛的称呼“鬼才”。何谦没看过周羽出错,而周羽也似乎从没错过。太强的人总会给别人压力,现在的周羽就是。不知道的人,只是知道他是个死人脸,而他们这些明白他的人,都对于周羽有着近乎本能的恐惧,如果周羽冷冷的看着某个人超过一定的时间,恐怕那个人会崩溃吧,谁会愿意被那么可怕的人算计。从海东来的话和表情来看,风光无比的成余集团已经难以逃过被吞并的命运了。成方,又一个牺牲品,如果我是成方的话,恐怕会受不了吧?

  “今天?不是这么快吧?好,为我们的对手祈祷吧,谁叫他是被老板盯上的。”海东来挠了挠头,熟练的操作着电脑,把一道道的消息发了出去,紧张的注意着电脑屏幕的变化,在繁杂的消息里不断寻找有用的消息,然后让自己的部下们互相协调,就这样过了大约3个小时。海东来长长的吐了口气,把圆珠笔在手指间来来回回的旋转,目前所要做的就是等,等事情发生变化,股票市场上一切已经成为定局,股市外所有的交易也都完成了和平演变。一切,已经无可挽回。这次的对手很没挑战性啊,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海东来满是嘲讽看着那来来回回的人流。

  



将爱却晚秋  将爱 作者:Journey  将爱麻木可突然想起了全部是什么歌  将爱情进行到底  将爱2011  将爱2012在线观看  将爱2020  将爱2012  将爱2016  将爱2018  


第十章 有些人的心思 06-05 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