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攻略手册

纨绔攻略手册 作者:逢狸 状态:连载 点评: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类别:历史

凌安是肃国国公府的私生女,却对内慌称是国国公府的义女,养在老太太膝下。她不具备一位大家闺秀的全部非常优秀素养,貌美、高贵的、端庄大方、婉约,好像从来不出差错。可她身如浮萍,以上也但是掩藏而已。可她还未勾勾搭搭到了皇亲贵胄,貌似先被吸引到了京中最最有名的纨绔。纨绔家世煊赫,俊美且会撩。凌安的故作矜持体面地,仅有在他面前继续维持忍不住,偶尔会流露出来出的凶狠,让纨绔会觉得非常很新鲜。“跟了小爷,准保你享清福。”他信誓旦旦,目光中有赤忱的真心。凌安却红着脸唾骂:呸!霉气。几番纠缠不休,风云陡变,几个煊赫的世家被连根拨除。纨绔脸上被烙了青色印记,被贬为最卑贱的奴隶,那她还在睡着,正是午后,外面码头喧嚷,却没有让她睡意消减半分。舟车劳顿这么一个月,确实挺熬人的,熬得原本水灵的少女现在面黄肌瘦。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约摸四十多岁的妇人几次打开帘子,目光关切地望向沉睡的女孩儿,而后和声细气地问一旁赶马的车夫:“劳烦问声,肃国公府还有多远,何时能到?”。


不过,少女看着娇怯,还有点呆呆的,应当,是很难得人喜欢的。

少女已经下车,一身白色麻布衣裳,还在服孝。

马车慢悠悠再行过一个街道,居然就有几列披挂铠甲的士兵在等候了,为首那人看着有三十来岁,面色黝黑,满脸坚毅稳重。马车被拦下,那人拿剑柄挑开了帘子,只往里看了一眼,立刻垂下眼睛:“凌小姐,侯爷命我们在此等候。”

一夜骤雨惊雷,窗外芭蕉被摧残得不轻,雨点儿砸到上面发出巨大的啪嗒啪嗒的声音,吵得凌安一整夜心神不宁。

凌安不敢抬头,只有额上汗水出卖了她的心思,老夫人这才放下杯盏,沉重一声砸在桌几上,一声“哼”似乎是从鼻腔里发出来的,更像是一声轻蔑的冷笑。

凌安只觉头晕,已经快要站不稳了。

凌安怔住了,还未来得及说话,那人亦眸色沉沉将她看了一会儿,缓步上前,揭开了病榻上盖着阿娘冰冷尸身的白布。

唯一能让她稍稍满意的,就是凌安还算识大体,模样也远比二房三房的嫡女要出挑,好好培养,未尝不可作为肃国公府用来连结姻亲的棋子。

这与凌安此前的生活天壤之别,她有些不太适应。好在两个丫鬟伶俐温厚,年长的那个叫霜风,小一些的叫霜雪,只一个下午的工夫,就将府里的情况简略地同她说了一说。

凌安拿眼睛偷偷瞟过去,里面竟然大大小小主子和丫鬟一起十来个人,她确实来晚了,此刻那边已经在张罗着用饭。倒也不是每日都这般隆重,今日要更特殊一点,是七月十五,中元节,之后会有一些祭祀的事宜。

她来,目的肤浅。阿娘临死前说得还不够清楚么?女儿家生存在这世道里,总归是艰难的,阿娘含泪说希望她好好活着,也不顾她的意愿,一把将她从贫瘠山野推进锦绣繁华里……而在此之前,一封书信送到京城,可等到那气宇轩昂的男人匆忙赶来,见到的已经是阿娘死去已久的冰冷尸身了。

她还在睡着,正是午后,外面码头喧嚷,却没有让她睡意消减半分。舟车劳顿这么一个月,确实挺熬人的,熬得原本水灵的少女现在面黄肌瘦。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约摸四十多岁的妇人几次打开帘子,目光关切地望向沉睡的女孩儿,而后和声细气地问一旁赶马的车夫:“劳烦问声,肃国公府还有多远,何时能到?”

凌安遂小步走快些上前,她还发着低烧,气息有些不匀,面色酡红不说,眼睛里还蒙着一层水光,像是一滴泪将落未落,没来由地招人心疼。

他的身份,阿娘其实一直都晓得。

她咬了咬牙,尽管面色苍白,但还是将他们接下来的商议,一字不落地全都听清了。

“不了,杨婶,我不饿。”少女回答道。她声音还有些喑哑,许是因为路上染了风寒,最严重的时候妇人险些以为她要熬不过去,可这脆弱如莬丝花般的少女竟也活了下来,且经历了那么多残酷的事情,心性多少有些改变,现在的她,似乎已经从悲恸中缓了过来,可是也变得缄默,沉静,有点不太像是山野里长大的丫头……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在那些朱门大户看来,这个样子,还算得上端庄。

不过女孩子的表现出乎人的意料,她似乎根本没什么兴致,一双净若琉璃的漆黑眼珠略过熙熙攘攘的繁华街景,不留任何波澜。

凌安下意识坐直了身体,手指微微蜷缩,天气温暖,可她背上仍然沁出一层薄薄的冷汗。

既已迎娶公主,自是不能纳妾的,所以她选择默默离开,安禄生许也是没见过如此“懂事”的女子,自然不会阻拦。


纨绔攻略手册百度云  


006 荣家六郎 01-14 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