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本贤良

妾本贤良 作者:一个女人 状态:完本 点评: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类别:灵异

慈祥和蔼懂理的公婆,贤德淑良又恭谨的小妾,心底良善的妯娌,性子柔和的儒将丈夫,这么好的一家人,偏她是第三者第三者插足、毒妇一枚;呃,和离但是路漫漫,为了幸福和快乐黑暗的因为未来她也要奋斗也不是?在和离之后,是做毒妇再次“被欺负”人家良善,但是去小柴院做悲凉怨妇?这还啊一个问题。PS:男主是正妻,为什么这么纠结了呢?请看正文,嘿嘿屋里没有半个人,是她把人都支开得。她的眼中出现了泪水:现在谁能来救救她,她后悔了,她不想死。。


丁侯爷赶到紫萱房里时,丁太夫人已经在了;看到丁侯爷她喝道:“你怎么才到?”要知道,朱紫萱活着的时候可以不把她当作一回事儿,但是现在死掉事情就大了:朝廷定要追究此事的。

丁家的人围在紫萱床前有叫的、有叹息的、有陪罪的,却都没有仔细看看僵直不动的紫萱,只顾着按丁太夫人的话给她更换“寿衣”。

深受打击的紫萱好一阵子才想起听来的那些话:身边的人以为她死了,正商量着如何善后呢。

“我们姑娘死了,侯爷。”琉璃哭着伏在地上又说了一遍。

因为惊于紫萱忽然的死去,再加上心忧、心急,丁太夫人比平常还要严厉三分,让纯孝的丁侯爷大气也不敢出的躬下身子认错,不敢分辩一句。

芳菲看到了琉璃进来,也看到琉璃脸上的神色,却假作没有看到人反而立时抱住丁侯爷:“什么人?!”声音怯弱、脸色发白,好像是被突然闯入的人吓得不轻,完全没有看到来人的样子。

紫萱听到这句话暂时不去理会手中的石子,重新想起她快要被活埋的事来:呃,活埋有点担心的早了,应该会先把她装入棺材中才对。想到在能开口说话前,她将要一直躺在棺材里就是一阵发寒,很想告诉身边的的人其实她更喜欢、也更习惯睡床的。

细细的听着什么太夫人、侯爷、还有芳姨娘的对话,她慢慢的听出了一个大概;然后,她有些茫然的想到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她,穿了?不会吧。

此时的紫萱忽然间有了知觉,她是被丁太夫人的那声冷喝给惊醒过来的,只是全身上下都没有一分力气,连睁开眼睛也做不到,耳边听到很多人围着自己又是哭又是叫,嘴巴也张不开发不出声音来,而她的身体也在被人摆布着。

“皇上就算是有心相护,也要顾及天下的悠悠诸口,更何况朱紫萱自尽死在我们侯爷府,要知道她和你们侯爷可是皇上亲赐的婚,现在她自尽死了就是我们丁家打了皇家的脸;而且,朝中的事情你也知道些吧,有那么一帮人天天盯着我们丁家,恨不得鸡蛋里挑出骨头来,这样的机会你认为他们会放过吗?”

她能断定现在的不是自己的身子,是因为周围的人显然对她现在的身体很熟悉:她的身体一起过来的话,定会是现代的装束,肯定能让身边这些古人们大吃一惊的。

她可不想被活埋,于是想出声提醒身边的人她还活着,虽然她还没有自穿越的打击中完全醒过来,但也不想被当成死人处置;她想开口说话,用尽全身的力气却根本发不出丁点的声音,因为用力手反而握得更紧,也因此让她发现左手好像握着一样东西。

紫萱睁不开眼睛听到这话心里奇怪,因为声音太过陌生不是她所认识的人:她现在在哪里?因为看不到她就勉强用鼻子嗅嗅,感觉自己不像在医院,因为没有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儿。她下意识的开始支起耳朵认真听周围人的说话,想自她们的话中弄清楚她倒底身处何地;身边有人围着她想当然的认为是在救她,这种想法让她安心不少。

“侯爷,您还是先去吧。”芳菲的泪水在眼眶中滚动着,一副受惊后楚楚可怜的样子:“姐姐有个什么长短,芳菲可是担待不起得。”

丁侯爷看到芳菲花容失色,更是生出三分恼意来:“出去,敲门再进来回话。”他的声音低沉中带着莫名的磁性,听到耳中就仿佛有人拿着羽毛轻拂过你的心尖,很特别。

他刚刚送了芳菲一支珠钗,芳菲想要戴给他看看,因为她原本梳起的发式不太适合新钗,所以重新梳洗过,也就有了眼前的画眉之乐。

当她想到手中可能是那枚石子时,眼睛霎间有些湿润:石子也能穿?

一声令下芳菲的丫头进来不由分说拉起琉璃就走,几步就要踩到门槛。

她看不到,凭感觉,那是个硬硬的且有粗糙的表面的东西;大小嘛,她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样东西:把她绊倒的那粒小小的石子。如此一想,她再去感觉手中的东西更加像是石子了,就是那颗把她绊倒的石子——就在她被绊倒的时候,她还不相信那么小的石子能绊倒人。


妾本贤良微盘  妾本贤良 小说  妾本贤良所有人物结局  妾本贤良好看吗  妾本贤良TXT下载  妾本贤良约素小说  清穿之妾本贤良  妾本贤良txt  妾本贤良全文免费阅读  妾本贤良  


006章 我,饿了 01-10 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