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扬明

七海扬明 作者:且看昨日风华 状态:连载中 点评: 类别:历史

日本南美白银,南非胜产黄金,  财富汇集于我,武士献上忠心。  暹逻越南粮仓,澳洲广袤牧场,  朝鲜铜铁煤矿,南洋满地蔗糖。  印度种茶织布,东北参茸硬木,  大明人力充裕,台湾林中猎鹿。  马六甲港咽喉,香料胡椒肉蔻,  万国商贾齐聚一堂,海走过路过,收藏别错过。。


    林诚微微摇头,说:“我与郑芝龙有仇,在广东也是犯了事的,不愿意去大陆涉险,所以涌金号会前往大员暂避,我在那里也有些产业,倒也可以安顿下来。”

    林诚甩了甩有些发蒙的脑袋,看清楚了来袭战舰的全貌,一把拽掉了脑袋上的毡帽,声音有些颤抖的说:“是......是圣胡安号。”

    “难道我死了?”李明勋心中泛起了嘀咕,但是感知却是那么的清晰,接着微弱的光线,他看清了那双盯着自己看的大眼睛,这哪里是牛铃大小的眼睛,分明就是牛的眼睛。

    既然李明勋的前程已经与自己联系到了一起,性格豪爽的林诚自然不会慢待与他,便让厨子准备了些酒菜,二人深谈起来,虽说菜品只有一锅炖鸡,在海上已经极为难得,这意味着到大员之前,林诚都没法吃的鸡蛋了。

    “降帆,降帆!”林诚深深的看了李明勋一眼,高声喊道。

    宋老七哈哈一笑:“李先生这话说的差了,海上不分前辈后辈,就看谁拳头大谁脑袋灵光,如今大家伙的脑袋都拴在裤腰带上了,莫要客套了。”

    “哈哈,大掌柜,俺还以为咱已经一无所有了,没曾想您老还有这先见之明。”马威悻悻坐在了椅子上,咧嘴说道。

    粗粝的食物、繁重的劳动和恶劣的生存环境将一个穿越者的雄心壮志折磨殆尽,正当他准备先安分守己一段时日,再想办法转变的时候,就遇到了发生在1639年冬天的这场大屠杀,正是因为李明勋冒着杀头的危险向船长林诚发出警告,才免于被杀的命运,然而事发突然,也只解救了涌金一条船罢了。

    砰砰砰!

    李明勋的耳边全都是木材摩擦产生的嘎吱声音,空气是夹杂了尿骚、汗臭和发霉的异味,身体在随波摇晃,好像无根浮萍一般,而脑海之中却回忆着这一个多月来的生活。

    补给进行的很顺利,只花费了不到一百两的货物、银两就得到了让全船二百多人食用半个月的食物,非常划算,但是继续北上,情况却不乐观了,先是风力出现问题,时停时歇,让航行速度下降了许多,在掏出马尼拉的第六日,还下了两个时辰的雨,雨势不大,淅淅沥沥的,最终演变成了笼罩在海面上不散的浓雾,涌金号的速度下降到了不到两节,在浓雾之中缓缓前进,以免碰上礁石。

    林诚扭转过身子,说:“这也正是我想问李先生的,一个多月的相处,我也知道李先生非池中之物,且时常论及东虏与朝廷的战事,也是心忧国事的义士,我也答应送你去江南,只是如今遭逢大变,怕是要缓一缓了。”

    李明勋微微一笑,说:“大掌柜的好意我心领了,实在是无才无德,担当不起大任来,还是待我等在大员安顿下来再说吧。”

    观察了好一会,李明勋都没有看到什么,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然在撕裂的浓雾之中闪过了一个影子,借着这个空档,李明勋看到一艘高大的帆船主桅杆上的方形船帆和斜斜刺向半空的船艏斜桅!

    阿海声音却有些焦急,指着船尾侧面的浓雾区,喊道:“李先生,那里有动静,我听到有声音。”

    不远处的圣地亚哥堡,不断亮起一团团的橘色火焰,那是西班牙殖民者正在用火炮轰击,而在港口,华人在四散奔逃,追杀他们的有手持火绳枪的西班牙人,挥舞倭刀的日本切之丹武士,还是趁火打劫的菲律宾土著,他们手持利刃身披铁甲,如猛兽豺狼一样横扫过来,把华人砍倒、刺穿、驱赶下海,烈火照耀了大地,鲜血染红了海洋,将马尼拉变成了华人的人间地狱,即便是黑夜,也难以掩盖这恶魔一般的罪恶。

    李明勋点点头,轻手轻脚起来,虽然身为海军军官,他对海洋的理论知识远远超过这个时代任何一个人,但是对于眼前这艘老式广船却是无可奈何的,他可从未操纵过这类船只,自然要仰仗于林诚还有船上这群老海狗们。

    “趴下,都趴下!”林诚大喊着,一把抓住李明勋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在确定了安全之后,林诚把几个得力的属下带到了船艉楼中唯一还完好的房间,坐定之后,说:“全船二百多人,眼睛都盯着咱们呢,诸位都是跟随我林诚时间长的老弟兄了,这个时候,咱们拧成一股绳,给全船人挣一条活路出来。”

    阿海的叫声把林诚吵醒了,他披着衣服走出来,顺着阿海指着的方向看去,那里只有一片浓雾,半里开外便什么也看不清楚了,林诚把望远镜交给李明勋,说:“你年轻,眼睛好,且看看。”

七海扬明  


章六 开局 02-23 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