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神之遗族

末世之神之遗族 作者:水轻云淡 状态:连载中 点评:玄幻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切为了小攻小受的相亲相爱 类别:科幻

末世到来,究竟是什么原因?是世界突变但是外界侵入,尽请收看直播末世之神之遗族。  本人新手,求关爱和~ 末世之神之遗族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时间不知不觉的过了2个月,2012的最后两个月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世界各地频频发生怪事,中国秋天的树木非但没有落叶,反而绿树开花,枯木逢春,各地艳阳高照彷如春夏之交。世界各地也纷纷出现这样的现象,仿佛南北半球不分,春夏秋冬不交。世界末日之说分为正反两面,一面说世界各地纷纷出现古怪现象,是世界末日的征兆。另一方说虽然出现异兆,但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世界末日一说根本是无稽之谈。双方争论不休,一片混战。。


  把小艺送到医院之后,张凡回到家中,洗了个热水澡,心里却十分奇怪,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老鼠,难道真的要世界末日了,张凡想到,到网上去收索一下,顺便把这个消息放到网上,让人们小心,哪知道一登陆网页,发现各大网页上均出现了很多起巨鼠袭击事件,甚至有人在巨鼠的攻击当中身亡,当然也有很多人杀死巨鼠。张凡敏锐的发觉在杀死巨鼠的一些人发言,说杀死巨鼠之后貌似身上出现了一股暖流,不知是不是由于过度紧张,或者是错觉引起。张凡仔细想想,当自己杀死巨鼠之后确实感觉一股暖流涌入身体里面,十分舒服,仿佛自己得到了洗涤。“难道?”张凡想到:“难道说就像游戏一样,打怪升级?或者说像网络上末世小说一样,杀了怪物之后自己能够得到好处?然后才能应对世界改变的情况?难道说世界末日的说法是真的?”张凡也喜欢看小说,经常在网上看末世小说,但对于玛雅预言,张凡还是一直不感冒,但是现在,当巨鼠出现之后,张凡不得不对自己以往的看法产生了一丝怀疑,而这样的想法,惊的张凡一身冷汗,这可能吗?

  走上街头,张凡专往偏僻的地方专,你别说,在巷子里面还碰到了几对像自己一样的,正在热情失火,快要引燃的时候张凡突然杀到,简直是釜底抽薪,让对方男主角一泄千里。张凡忍不住想提醒一下这对青年男女附近有巨鼠出现,不过看到男主角气急败坏的拉着女主角冲冲离去,同时还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瞪了自己两眼,张凡还是忍住了口中的话语,默默的低下头去继续自己的使命。

  一个地下洞穴里,一个女子闭着眼睛思考着什么,冷艳异常,面如冰霜,貌若天仙,仿佛天之娇女,最奇异的是,她的身体不是人身,而是如蛇一样的身体。女子突然睁开眼睛,忘向无尽的苍穹:“神王,我已经按照你的计划回到家乡,但是自从我们耗尽家乡的神能之后,家乡的人慢慢退化,现在身体的发展已经弱化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而滞留家乡的守卫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见踪迹。”女子游弋着蛇身在洞内转了一圈:“我已经开始释放神能,希望他们能够逐步改善,但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不得不实行更激烈的计划。”女子看向苍穹,坚定的说道。

  刚走两步,黑暗中身后突然传来“吱吱吱”的声音,并附带着低沉的嘶吼,仿佛像狗要发出攻击一样。小艺一下躲到张凡背后:“我怕,张凡。”张凡看向黑暗之中,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大小像狗一样,但黑暗中不能分辨到底是什么:“别怕,呆会我拉着你我们一起跑,到有光的地方看我怎么收拾它。”

  张凡来到一条阴暗的街道,还没进去,一股隆重的血腥味传了出来,张凡停了下来:“难道有人被老鼠杀掉了,我得进去看看,狗日的老鼠,你妈的要不要人活了。”张凡想到这里,立即冲了进去。

  终于在张凡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一处偏僻的巷道之中,张凡又一次听到了令人十分不爽的“吱吱吱”,张凡的冷汗一下子留了出来,虽然是来杀老鼠的,但是以前的张凡连只鸡都没有杀过,而刚才杀的那只也是情急之下杀的,而现在张凡下定决心来杀巨鼠,想到巨鼠刚才的厉害,心中突然感觉有点害怕起来,汗水也顺着额头留了下来。“废物。”张凡不由的骂了自己一句,然后还是握紧西瓜刀,褪掉报纸,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

  一捅。老鼠在半空中,哪里料得到这样的变化,被张凡的木棒一下子捅了个透心凉,到了下去,腥臭的血从老鼠的嘴里流了出来,老鼠还有动静,想抽身逃走,张凡哪能让它得逞,绝不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时机,腾一下站起来,双手不断用力,把老鼠忘地下抽,老鼠不断挣扎,但身受重伤,嘴里还有根1米来长的棍子,哪里逃的掉,渐渐的,老鼠终于不动了。张凡出了一口大气,全身的力量仿佛被抽走,一下子瘫在了地上,只传来旁边小艺“哇哇”的哭声。过了两分钟,一旁抽搐的老鼠终于死透,张凡突然感觉一阵暖流涌入了自己的身体,全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张凡走过去看小艺的伤口,顿时吓了一身冷汗,就这么一小口,小艺的小腿上一块肉被生生的撕裂开来。

  “张哥呀,我也对我的人生充满着太多的不解,正想好好的想凡哥你取取精呢。”

  恐怖的想法一直在张凡的脑海中盘旋着,同时张凡也陷入了深深的恐惧当中。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自己真的能够在末日当中活下来吗?以后的生活会怎么样?电脑?汽车?飞机?这些高科技的产物还会有用吗?这个世界的秩序又会变得怎么样?张凡的脑海一片乱麻。不过在一个小时之后,张凡从自己的床上怕了起来:“管他娘的,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如果真有世界末日,那就让我和这个世界同归于尽,如果还有机会,我怎么也得去闯一闯。”张凡心里想着,不过一项谨慎的他还是决定再去验证一下自己的推断。

  “当然,帅哥我们还真有缘呀,连续几天晚上都能遇到。”美女抛了一个媚眼,举起酒杯道。

  “我的精可是传女不传男,传美女不传丑女,像你这样的美女,我当然是倾囊相授,绝不保留。”

  张凡拉着小艺转身就跑,后面的东西仿佛受到什么刺激,“吱”的一声,只听背后那东西跟了上来,张凡拉着小艺一阵狂跑,刚转过街角,只见后面那东西猛然扑了上来,张凡一把把小艺拉到身后,一脚踢到那东西身上。那东西被踢的老远,但是立马又起来发动进攻,小艺“啊”的一声:“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老鼠,天。”张凡正和这只像土狗一样大的老鼠正殊死搏斗,老鼠一听到小艺的声音,立即调转方向向小艺扑过去。“你妹。”张凡骂道,但是身形哪有这只变异老鼠的速度快,只见老鼠已经咬到小艺的小腿。“啊。”小艺痛苦的叫了起来。张凡咬咬牙,又是一脚踢到老鼠的身上,老鼠被踢翻在地,转而又向张凡扑过来。张凡一阵慌乱,不断用脚去踢老鼠,手也不断的乱抓,无意中抓到一个木头棒子,劈头向老鼠打去,“碰”的一声,正中目标。老鼠也仿佛被这一棒打得不轻,“吱”的大叫了一声。张凡抡起棒子再接再厉,又是一棒打了下去,老鼠仿佛知道厉害,往旁边闪了过去,张凡这一棒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了,这根棒子“啪”一声断成两截,老鼠闪过一棒,又向张凡扑来,张凡一棒下去力已用老,手上更是剧痛,见老鼠扑了过来,匆忙往后退去,但匆忙之间脚上不稳,一个踉跄倒到地上,张凡心中一阵鬼火,你妹,见老鼠扑了过来,张着那张满嘴尖牙的嘴马上就要咬到自己,张凡双手握紧剩下的半截木棍,往老鼠嘴里猛然

  一股暖流涌入了张凡的体内。“你妹,竟然是真的。”张凡懊恼道。“难道世界末日就是地球生物变异,这一天老鼠蟑螂的怎么让人受得了呀。也不知道这股暖流是什么作用,试一试吧。”张凡走出黑暗的巷子,走上光明的大街,终于感觉自己回到了人间。他走向一颗绿化的小树,看了看,大约10厘米的直径,一脚用力踢上去,只见小树一阵蒙然晃动,然后张凡用手向一根三指宽的树枝劈去,“啪”的一声,树枝断裂。“果然,力量增强了不少。看来在22日之前,我要多猎杀一些老鼠,增强自己的实力,才能在末世当中得到生存的力量。于是,张凡没有回家,继续在偏僻的街道游逛,到了凌晨2点左右,张凡又猎杀了2只老鼠,身体素质得到更大的提升。“在杀一只老鼠,今天晚上就收工,嘿嘿,咱也算是在末世之中抢占先机吧,哈哈。”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张凡决定再杀一只老鼠,仔细感觉一下所说的暖流到底是怎么回事,同时也满怀着期望,毕竟一步早步步早,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这回事,那么自己的先知先觉一定会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人生。张凡甚至都有点期待了。可以推断,如果真的有暖流涌入身体,那么推测世界末日的说法至少不是那么无稽。如果没有,那就配合政府做好防鼠工作,多买老鼠药,多带避孕套。(偏题了)想到这里,张凡的睡意全无,换了一身全身运动的衣服,并把一把平时自己买来切西瓜的刀找出来,磨了一下,感觉足够锋利之后用报纸包起来,放到一个平时踢球用的布袋里面。他可不想大晚上带把西瓜刀被警察抓到,那真是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一片狼藉,在偶尔飘洒的月光照耀下,张凡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心中一股烦闷差点就冲口而出,恶心的直冒酸水。之间两个人的残躯摆在小巷的中间,一个男性的残躯,身体的腹部已经被吃空,手有一只也不见了踪迹,另一尸体的残躯脑袋被咬掉一半,脑浆遍地都是。张凡忍住心中急欲呕吐的冲动,拔出手里的西瓜刀来,谨慎的观察着四周。“妈的,我一定要宰了你们这群贱种,杀光你们。”张凡咬着牙想。

  张凡到了酒吧,昨天晚上高挑的美女果然在。张凡扬扬眉毛,凑了上去:“hi,美女,能请你喝杯酒吗?”

  黑暗之中,一只不明的物体猛然串出,撞了张凡一下,张凡吓了一跳,没见人,心想是猫或者狗什么的,没有在意,但是这一下也破坏了两人在黑暗中寻求刺激的心情,于是张凡决定带小艺到酒店里面。

  张凡穿着一件体恤走出办公室:“是去酒吧泡妞呢,还是去酒吧泡妞呢,还是去酒吧泡妞呢?”想想昨晚那个酒吧里高挑的美女和挑逗的眼神,张凡暗暗下定决心,还是去酒吧泡妞吧。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了2个月,2012的最后两个月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世界各地频频发生怪事,中国秋天的树木非但没有落叶,反而绿树开花,枯木逢春,各地艳阳高照彷如春夏之交。世界各地也纷纷出现这样的现象,仿佛南北半球不分,春夏秋冬不交。世界末日之说分为正反两面,一面说世界各地纷纷出现古怪现象,是世界末日的征兆。另一方说虽然出现异兆,但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世界末日一说根本是无稽之谈。双方争论不休,一片混战。

  2012年10月,A市的天气逐渐转凉,路上的行人也渐渐的披上了外套。秋风一过,树上的叶子在风中慢慢摇摆,偶尔落下两片。张凡从办公室走出来,在风中啾啾鼻子,裹了一下外套:“到哪里去呢?嘿嘿,酒吧还是找几个朋友出来喝酒?今天还是算了吧,哈哈,毕竟连续在外面玩了1个星期了。”张凡想到。张凡是某市某街道办事处一个小公务员,每天过着早九晚五的日子,父亲在他读大学的时候因病早亡,而母亲在张凡28岁的时候也与世长辞,张凡工作几年,眼看快到30岁还孑然一身,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第六章 杀鼠 01-14 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