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霜红尘误之岁月流音

剑霜红尘误之岁月流音 作者:亦倩墨羽 状态:完结 点评:文章剧情曲折,情感丰富,引人入胜 类别:仙侠

一介书生,穷途末路,惟有御墨书一卷,略表安世之心。 剑霜红尘误之岁月流音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


  羞羞娇阳挂于碧蓝天头,这条大街熙熙攘攘人影来回浮动,车马川流不息,街上摊头万物陈杂,当真是应有尽有,商贩叫卖声连连不绝,身着各种各样衣服的行人来来往往,却也真是繁华无比!自街头西面有一棵巨柳傲然挺立,枝干粗十七八尺有余,十六人合抱也难及其缘。三张七尺长的树身,入云参天,枝叶浓浓,何止是茂密,树枝挂满五颜六色的旗幡布条,片片条条迎风飘动,犹如天边的晚霞与雨后彩虹齐齐挂于柳树之上,煞是好看!“这里就是天柳镇啦!小姐!”只见树下有三人各握着一柄折伞徐徐走来,细一端详,却是一位中年汉子与两位妙龄少女,这大汉四十来岁,身着一袭乌黑绣金大袍,双手背负身后,徐徐作步,不紧不慢,轻风一吹,只见他胸前长髯微微摆动,却无一丝凌乱,面如枣色,眉如横刀,一脸的庄严,气势逼人。他旁边的便是方才说话的少女,撑着碧玉绿伞,约莫十六岁年纪,秀发挽作几节,竖起两朵绿翅蝴蝶结,后背披发,生的眉清目秀,鼻腻鹅脂,唇涂朱玉,两只眼珠眨眨啵转,一袭粉白色纱裙,步步轻盈,任街道路面尘土累累,也沾不到裙角半边。只听另外一位女子轻声道:“好大的一颗古柳啊!天柳镇一定是因为这棵古柳而得名的吧?”这女子声音如铃,直似妙笛婉转鸣动。她就是前一位女子口中的“小姐”,却见她周身漫绿,一袭绿波弄荷苏纱裙,亦撑着一柄翠色绿玉伞,一手携着那位女子的手,随着汉子一起走动,听她言道前面就是天柳镇,不禁娟烟头微微一束,轻声惊赞道一声,露出洁如白雪的齐齐皓齿。只见她道:“这天柳镇可有什么来历?”粉白色女子道:“这个小纹就不知道啦!师父老人家见多识广,一定知道吧!”那中年汉子哈哈一笑道:“玉儿,小纹,老夫早就跟你俩说过,下山之前一定要熟记《人间烟露记》,上面搜罗了人间所有乡林城镇山河陆迹及人间四海的风土人情,你们两个丫头定是偷懒了吧?”粉衣女子撇了撇嘴,绿衣女子微微一笑,娇声道:“爹爹,你就说说吧!以后回山我们好好读熟《人间烟路记》也就是了!”那汉子衣捋胸前的胡须,道:“这这天柳镇也算是人间一处名城,六百年前,此处乃是一片广阔荒漠,杳无人烟,飞鹰飞过未半便会干渴而死,更莫要说是人了。后来有位曲池仙翁经过此地,不得而过,便去极寒冰山之巅移来冰角柳树载植于此,仙柳入土生根,将这茫茫沙漠的炎炎毒热尽数吸融去,从此这里花草齐长,百木俱生,过往的凡人到此不忍归去,便在此处建房立家,越来越多的人到此定居,便聚建成今日的天柳镇。”粉衣女子听罢点点头道:“原来如此!不过这棵老柳看起来也不过比普通柳树大些罢了,还没有咱们坐忘峰的吟夜柳好看呢,却怎么有这般神妙之说!”绿纱女子浅浅一笑,道:“小纹,人世间千奇百怪,无奇不有,你我当真是井底之蛙,以后可要认真熟读《人间烟露记》,切不能再这般盲目无知了!”汉子哈哈一笑,抚须道:“还是玉儿懂事,纹儿,听见小姐说的话了吗?”那叫纹儿的粉衣女子撅了撅嘴,喃喃道:“哦······知道啦!”点了点头冲着绿衣女子吐了吐舌头。那被叫做玉儿的绿衣女子轻声一笑,笑靥如花,嘴角左边露出一个深深地酒窝儿,伸出纤似羊脂,细如葱茎的素手,点点纹儿的鼻子,道:“快走吧!好不容易下山一次,这回可要在人间玩个够!”正在这时,前面忽然传来一声“你这丧爹死娘的小贼,站住!”声音刚到耳边,却见三个瘦汉正追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少年,细瞧这少年,满面慌张,一面拼命向着纹儿这儿跑来,一面不住地回头看那紧追的三个瘦汉,怀里揣着一只油溜溜的烧鸡,污的整个胸前麻布衣服全部都是油渍,纹儿正待奇怪,却猛然发现那少年朝着自己冲了过来,不禁失声惊叫一声,眼见就要撞上自己。正在这时,自己眼前一道黑影闪动,那少年已然摔倒在自己面前,那道黑影正是那长髯汉子,正是他手疾眼快,一把抓住那冲来的少年,轻轻一挥便让他重重摔在面前,但不料他怀中的烧鸡却不偏不倚正好滚落在纹儿裙角、油渍顿时沾到裙边,纹儿本来就是一位爱干净的少女,何曾这般狼狈过,竟然丢开那柄碧玉绿伞,呜呜地哭了起来,一颗颗晶莹的泪珠挂在粉白的面颊上,便似九天的仙妃,无比娇怜,令人不禁心生涟漪。在看那少年被长髯大汉一下子摔在街面上,摔得头脑中轰轰作响,一时一阵晕厥,眼前看到的事物正在飞速旋转,哪里还有东南西北,正待起身,却被后面赶来的三个瘦汉团团围住,只见那为首的瘦汉满脸横肉,左腮帮一撮寸把长的黑毛,咬牙发狠道:“你这贼娘养的小杂种,倒是跑啊!怎么不跑了?竟敢偷我们万醉楼的东西,今日爷爷不叫你命丧黄泉,爷爷就不叫黄霸全。”言罢淬了一口,道:“给我打!给我往死里打!”说着抬起脚狠狠朝那少年胸前踹了去,一起追来的两个伙计二话不说,一个抡起拳头,一个抬起大脚也朝少年揍去,顿时砰砰声响不断,那少年已然口鼻流血,周身青一块紫一块,但令人奇怪的是那少年却似丝毫不惧一般,面朝那满脸横肉的黄霸全冷冷一笑道:“哼哼!......打吧!今日小爷若是皱一皱眉头,便是你孙子!”全身舒展开来摆成一个大字型,任这三人拳脚如雨点般落来,也不见他有一声叫痛,那黄霸全见状不由得怒由中来,本想狠狠教训他一顿,,让他跪地求饶,以解心头之气,岂料这厮却是个硬骨头,当下脚下更多了十分力气,口里骂声“小杂种,爷爷今日就结果你的贱命,看你还嘴硬!”抬脚向少年腹上接连用力踢了四五脚,另外一伙计挥动拳头向少年眼眶一拳,“砰”的一声,又被一脚踢得翻了身,正对着玉儿的面前,只见那少年牙关紧咬,双眼透出冷光,却是无比坚毅,却当真未发出半点**,血沾满了半个面庞,额前一大块鲜红,一颗颗汗珠混着血迹汩汩下流到耳边,样子着实可怕,叫做玉儿的女子不由得失声一惊,心中怜悯之情顿生,道:“爹爹,这人好可怜!你还是救救他吧!”纹儿泪珠挂在面上,眼见这少年遭此毒打,也是无比同情,擦去泪珠,睫毛湿粘在眼眶下,看着长髯大汉道:“师父,小姐说的是啊,看他这么可怜,你就救救他他吧!”那长髯大汉枣色面上浓眉微微一动,道,像他这种小贼,偷了人家东西,被人家打死也是应该。老夫救他却是为何?”打得正起兴的这三个瘦汉一听这长髯大汉说的话,心里十分赞同,不觉手脚力气更加重了几分,揍得更加起兴,而那少年恍恍惚惚听到这长髯大汉说的话,眼珠微微转动冷冷看了他一眼,投射出不屑一顾的眼神。而纹儿一听却道:“师父,他都被打成这样了,您要难道见死不救吗?”玉儿也是一蹙眉,紧接着纹儿道:“爹爹,纹儿说的不错啊,这位大哥哥都快被打死了。您常教我们要有侠义心肠,要与人为善,难道我们要见死不救吗?”说着与纹儿一齐紧拉住长髯大汉的大袍,轻轻甩动道:“爹爹,求您啦!”长髯大汉道:“丫头们,你俩可知救人解救其一时之急与解救其一世之急有何不同?今日老夫纵然救下他,若是他贼性不改,他日有被人抓去,依旧逃脱不了毒打的结局,救他性命容易,救他一颗贼心可就难了。”玉儿柳眉稍稍一束,手放下中年汉子的袖袍道:“爹爹,那如果你遇到该救的人,不去救他,怎知他是该救一时的还是该救一世的?娘常说救人一命,恩大过天,侠义之心,时常怀有,堂堂正正行走天下,才是真正的侠。照爹爹这般犹犹豫豫,怕是不行的!”长髯大汉哈哈一笑,一捋胸前长髯,面带喜色道:“好!不愧是我邪曲剑皇南残的女儿!”转面对纹儿道:“纹儿,你说小姐的话如何?”纹儿面稍有疑虑,眨眨大眼睛,道:“纹儿愚笨,小姐所说的深奥的大道理纹儿虽然不太懂,但救人应该总是好的,救就救了,管他以后如何,今日莫要叫他受难便好了。师父不会是担心救了他以后他不会感激师父吧?还是怕救了他以后还要照顾他,有诸多麻烦呀?”叫做邪曲剑皇南残的长髯大汉仰天哈哈一笑,笑而不答,又是一捋长髯,面上喜色更多,双目大放精光,道:“好!好!不愧是老夫的女儿与徒弟,你二人终于真正懂得了如何行侠,老夫没有白下这一趟山,哈哈!真是不枉老夫的一番苦心。”言罢,双袖一挥,走到正在痛打那少年的三个瘦汉旁边,道:“住手!这小贼头了你们什么东西,老夫赔于你等便了。”想这三位瘦汉一心既本索回这小贼头东西的赔偿,看这儿小贼穷的身无分文,想索回赔偿的银子看来是无望了,便想将这小贼打个半死,忽然听这华袍长髯大汉要赔替小贼赔偿,心中不由得欢喜万分,当下停下手来,转面对南残道:“这位老爷,您老心善,想替这小杂种赔偿偷东西的银子,却白白便宜了这小杂种,您是不知道,这小子前日偷了我们万醉楼厨房的一整只烤羊,吃了半条羊腿,其余的全都喂了街上的野狗,被小店的阿六抓住,大伙念他可怜,轻重打了他一顿,再未与他计较,却不料这厮贼心不改,今日又来偷了一只烧鸡,还带来六七只野狗野猫到厨房里大闹,搞得小店今日不得不关门,这厮该赔小店总共二十七两银子,老爷可还要替他赔?”说着,又朝那少年身上淬了一口,低着身板双目紧紧盯着南残的大袖,恭恭敬敬道。南残瞪了伙计一眼,转眼又看了地上被打的半死的已经昏迷的少年,嘿嘿一笑,暗道:“好一个厉害的小子,看着小子有这等桀骜的胆魄,当真深有老夫当年的风范!”从袖中取出一片金叶子,冷冷道:“这些够了没有!”为首的叫做黄霸仙的伙计一见眼前这位长髯大汉随手从袖中取出一片金叶子,不由得布满横肉的大脸挂满了笑容,左腮帮的黑毛隐隐翘动,双目暴放精光,弓着腰身毕恭毕敬的接过金叶子,另外两位伙计满脸兴奋,凑过来一看,黄霸仙连连答道:“够了够了,这些小店还找不开来呢!也不知这小子哪里修来的福分,竟然遇到您这样心善的老爷!只怕这金叶子小的找不开,须得回店问掌柜的拿钱找还于您!”南残最是讨厌这等见钱眼开之辈,冷冷道:“不用找了。”一听这话,黄霸仙面上肌肉拧成麻花状,欢喜得几乎裂开了嘴。连声谢道:“老爷真是大善人,多谢老爷!!”玉儿玉面展颜一笑,朱唇轻掩皓齿,酒窝深深,真如天仙一般,纹儿花容亦是绽开笑颜,柳眉弯弯,细细鼻尖,道:“原来师父是在考验我和小姐呀!我说师父怎么会见死不救呢,原来早已是胸有成竹啦!”旁边的两位伙计一见玉儿纹儿展颜含笑,直入九天之上的烟波仙子,不由得痴了,南残见状,不悦之心顿生,眉头一皱,道:“如此还不快与老夫滚!”大袖一甩,那两位伙计只觉得周身一阵寒冷,不由得打个冷战,方才回过神来,黄霸仙连连搭躬笑道:“是是是!阿六阿五,还不快走!”赶忙与那两个伙计转身高兴地快步自这棵股柳树旁离去……




第一章 生死各安命 侠音传世行 01-14 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