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国志

将国志 作者:千羽霆 状态:连载中 点评: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类别:历史

当乱世的序幕拉大,当南北双方对峙,东西分裂,当九州风起云涌,烽火不断地。  英雄们就就踏往九州大陆,筑就一个又一个血泪历史,详细记载血与火,广泛流传功与名!  将才为天欲裂,帝才为地欲崩!  我俯览九州,谈笑兵马弹指间间!  这里是英雄的世界,红颜的归属姬亡月小时候最喜欢下雨,因为在大雨中和父亲与弟弟一起嬉戏很欢乐,在大雨中握着长枪跟着父亲学习姬家枪法,那冰凉的雨水落在脸颊上,微微的寒意和心里的热血一起缠绕,交织在一起的感觉很舒服。。


  姬涯突然喊了一声,用很快的速度跑到姬亡月的身旁,手里的长枪握紧了几分:“有人来了!”

  宸帝忽霍然站起来,点了点头,示意左右宫女退下,自己也转身欲离去,又突然转过身来,眼神凌厉:“谁先将姬宗烈一事给朕一个交代!”说完就离去,消失在纱幕之后。

  他靠着一棵还没有盛开的树木,三月,春天来了,可是这些树木,还是那么凄清。他现在的愤怒完全可以使他立刻冲进帝都,用手中的肃影枪刺穿御宸帝的胸膛,可是,眼前还有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弟弟,他要保护他,丢掉他的怯弱,拿起长枪,保护自己最后的亲人。

  “哥哥,我们还会回来麽?”姬涯也转身,眺望远处巍峨的帝都。

  朦胧的空气盖住了他们的视线,姬亡月用力拔起肃影枪,眼珠转动,脸上有几分愁苦:“他们这么快就追上来了?姬涯,你先走!”

  一位老臣跪在地上,叩拜着正座上的一位少年,隔着纱幕,少年慵懒的靠着那张精致龙椅,双手搭着,宽容的龙袍有些飘忽,使左右的宫女眼神不断摇摆。

  踏着泥泞,那个蓝袍少年走了过来,点点头:“布鲁哈,我们走吧,他们没有恶意,给他们留下一些盘缠。”

  姬涯侧耳,后退几步,呼吸渐渐急促起来,那是他恐惧的表现:“是骑兵,是骑兵。”

  踏着泥泞,轻轻的马蹄声,水花被溅起,前方帝都方向,迷茫中走来一行黑影,后面又跟随几匹高头大马。

  “勤王?可笑,为何在任霆远攻克玉阳与剑临两关之后才来?”

  老臣俯着身子,手里拿着一块碧玉,那是玉玺。少年天子将目光定格在这个老臣身上。他是先皇器重的老臣,在遍野上下声望极高,身为丞相,为朝廷鞠躬尽瘁。

  帝都——帝御城,麒坤殿。

  “陛下担心翼王进都拥政?”

  宸帝三年,三月初一,名将姬宗烈,失玉阳、剑临二关,遭奸佞弹阂,获罪,暗杀于府内,是为无头冤案,姬家仅存二子,绝此威名,落得叛贼之名,二子逃之,其一是为——姬亡月。

  迎面而来的烈风刮在脸上,刺得生疼,姬亡月抬起右手挡在脸部前方,左手中的长枪猛地一下插在了地上,鲜血与地面上的雨水交融,渐渐淡化。姬亡月是左手持枪,与常人有异,父亲曾经让他改作右手,可是花了一年的时间也没有改变过来,因为他的左手力道更强许多。

  御朝名将姬宗烈因失守玉阳关,遭齐国俘虏,后释放回都,又被奸臣陷害,以叛国之罪满门诛杀。

  宸帝三年三月初一,炎国炎公突然去世,炎国内蠢蠢欲动……。

  “不要过来!”姬亡月手中肃影枪横在胸前,双腿不知何时都变得无力起来。对面有十数人,个个都是精壮武士,又有高大战马,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悄无声息的突然出现了几十名甲胄士兵,左手持精盾,右手持利刀,这是姬亡月父亲的亲兵营。



第五章 帝都风云(5) 01-11 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