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道术

太极道术 作者:清魄 状态:完结 点评:男女主的校园时光,也是他们的甜宠时光 类别:灵异

这是一个真实的的故事。。。。所以出生于时异于常人的场景,让我走上了与别人相同的道路。。。。 太极道术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又过了五天风平浪静的日子,第六天,我们村里的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出去做事,我们村那时仍然以农作物为主,大部分人家里还是种水稻,自然就有很多的事要管,比如打农药啊,田里要防水进去啊,过了多久又要放出去之类的。。。。所以我们那的农民都是每天早出晚归的,我们村的那个也一样,但是早出晚归总也有个时间啊,然而他却愣是第二天都没看到回家,虽然他才五十来岁,辈分却大,我是叫爷爷的,一天一夜没回家那个奶奶和他的儿女们都很着急于是便拿些钱到村长家托他发动人去找。。


  “哦,在他家吃什么饭啊?”

  “你是俗家弟子不知道倒也正常,我给你好好说说这阴阳眼吧。阴阳眼,又名幽冥眼,不仅能够看到阴邪之物,而且如果能够加以利用甚至能够对阴邪之物产生极大的伤害,也就是说拥有阴阳眼的修道之人本身就是一件法器,而且是件非常难得的法器,所以邪物一旦知道有人拥有阴阳眼便会不顾一切地去消灭他,因为这人对他们有很大的威胁!这也是明亮出生时鬼哭狼嚎的原因了。”

  “这个我知道,我虽然不能治好但可以不让鬼怪察觉,从今天开始,我会每年来为他作法,因为每次作法只能持续一年,等他十五岁的时候让他自己决定吧!”

  吴老头看着我又恢复了之前的严肃的表情,叹气道:“阴阳眼,麻烦啊,对于我们修道之人倒是个不可多得的修道胚子,何况还是这种天生阴阳眼的,可对于这孩子来说就像一个潜在的炸弹”

  “哦,我倒忘了你也没见过他,他就是我师傅,吴道长”外婆笑着说,然后又对那个老头说:“这就是是我女儿和我外孙。”

  “他在老刘头家吃吧!”

  “哪个老刘头啊?”

  “好,师傅这个你放在外面罗盘要不要带去啊?”

  “吴道长,您别在外面站着了,里面请”我妈立马对着那老头说到。

  当时我是听的云里雾里的,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这些还是我稍大点的时候才理解的。

  “哎,吴道长,不吃了去?”

  进屋后我妈便去准备午饭了,外婆跟我还有吴老头在大厅坐着,吴老头笑着对我说到:“小子,过来给老头子我看看!”一听到这话我就下意识的看着我外婆,不敢过去。外婆冲我说到:“叫你过来就过来拄在那干嘛呢!”

  “也没什么情况啊,就是除草出去,然后就找不到人了,都不知道是不是什么野兽啊,唉,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我妈叹气道。

  可是偏偏找了一天还是没看到人,他家人都很着急,日日夜夜地找还是没什么收获,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准备后事,可农村人本来就重视这个事,哪怕是死了也得找到尸体啊,所以村里的男丁都会去帮忙找,我们村也不大,相对就比那些大的村子团结,所以大家也都很卖力地在找。

  “一去带去”

  “唉,老刘头出去除草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呢,三四天了都,也不知道还在不在,村里的男的都去找了都没找到”

  “不吃了,这我猜的估计八九不离十了,我说怎么一直感觉有什么事发生,走,去晚了搞不好你说的那个老刘头连投胎都不能了!小英带上我的家伙一起去。”

  我叫刘明亮,1991年出生在江西省九江市的一个农村,听我妈说我出生的时间是在晚上,当时医院安安静静的突然就听到几声鬼哭狼嚎的叫声,然后灯就给闪了,大家都知道医院的照明设备那质量杠杠的怎么会突然坏掉?所以当时医院的人就都吓了一跳,后来开始用应急灯照亮做完的手术。由于我外婆年轻的时候学过点道术,会看点医院看不了的病,我们那里叫“看外科的”,这个外科可不是我们平常的医院里的外科,这个俗称就是中邪病。或许那些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的人不会相信,或许会问世上真的有鬼?这个问题我不会直接回答,我只想说信则有不信则无。还有些事我想大家也解释不了,比如双鱼玉佩,黄河透明棺材,猫脸老太,重庆红衣男孩等等。。。。这些该怎么解释?话说回来,我的名字还是因为我外婆知道后怕是什么不好的预兆就给我取名明亮。至于当时出生时的事还是后来听我外婆的师傅说的,当然这都是后话了。五岁那年,爸妈带我去河边洗澡,毕竟是农村,而且不想现在污染这么严重,所以小时候夏天我们那的孩子都是在河边洗澡。那一次的事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也是从那时开始我走上了不同于常人的路。那时我一个人在一边玩,父母则在旁边洗澡,洗着洗着我看到一个跟我年龄相仿的小男孩在水底对着我笑,当时还小什么都不懂,我就问他笑什么?他还是一个劲的笑,于是我爸妈发现不对劲就过来了。“跟谁说话呢?明亮”我妈惊讶地问。“妈,你看这是谁啊?一直对我笑。”我妈愣住了,因为她什么也没看到,再接着我就被带到了我外婆家,我妈把这事告诉了我外婆,外婆问我:“明亮,那个孩子长什么样啊?”“他跟我差不多大,是个男孩,后面留了个小辫子,其他的我不记得了。”我支支吾吾的说完了。后来我妈说当时她吓了一跳,因为那个孩子就是我村里的,前不久洗澡掉塘里淹死了!外婆一脸担忧地对我妈说着:“这么说来明亮能够看到灵魂,也就是我们说的鬼,这就是阴阳眼了,而且明亮这样的后天没遇到过什么特殊情况应该是天生的,若是那些孤魂野鬼倒还没什么,就怕遇到些恶鬼啊,这才是我担心的地方”“妈,那现在怎么办?有没有什么方法治好这种阴阳眼啊?我真害怕以后明亮会遇到那些恶鬼啊!”我妈急切地问道。“治应该还是有办法的,但是我不知道,我也只是学了一点道术,当年你外婆因为太相信鬼神,所以就找到一个高人请他收我,也就是我师傅,可我只是一个俗家弟子,并没有学太多,只懂一些基本的道术,若是我师傅,他应该有办法!”“唉,也是好多年没看到师傅了,都不知道他还在不在道观,明天我去看看。你也别担心了,”第二天下午我外婆来到我家,对我妈说:“红云,我师傅出去云游了,不在道观,我师叔又走不开,得处理观中事物,他给了一张符,你给明亮戴上,普通的鬼就靠近不了明亮,至于有没有治好的办法等我师傅回来就会来找我的。”(我妈的名字叫查红云)我妈点了点头就给我戴上了,然后她们聊了会天,我看着无聊就找村里的孩子玩去了,我们小时候那会儿没什么玩的就天天打弹珠,就是那种玻璃珠子,至于玩的方法嘛,多种多样,反正是我们小时候常见的娱乐活动了。我们村里有个跟我玩的很好的仔里的(方言,男孩的意思),叫刘威龙,因为比我小点就天天跟着我屁股后面叫亮哥,还有几个还小点的孩子也是,反正我就是他们的老大。童年的时光总是美好的,不知不觉就玩到天黑了,也并没有觉得累,正准备回家的时候我突然看见有几个大人的影子慢慢走近我们,他们几个盯着我看,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又为什么盯着我看。当年被灌输了太多太多的小心陌生人,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之类的观念,因为那时候拐卖事件比较严重,于是我自然有点害怕慢慢的往后退就带着哭腔问:“你们是谁啊?你们要干嘛?”那些人并没有回答我,只是慢慢地向我靠近,我鼻子一酸就吓哭了,可是他们还是没有停下脚步,就像电视里演的坏人一样凶神恶煞的,突然“啊”地一声,等我睁开眼睛看看前面只看到了那几个小屁孩捂着肚子一直在笑,一边笑还一边指着我,咳咳,那个虽然我也不大起码比他们都大啊,而且我还是他们老大呢,所以就得有点威严,骂道:“笑什么笑啊,谁在笑一下打哭你。”于是一个个的憋着通红的脸走在后面,我在前面走着,受到刚才的惊吓还没回过神来。回到家后我忍不住了,又一边哭一边把刚才遇到的事给我妈说了,还说了他们靠近我的时候就不见了。我妈一边搂着我一边拍着我的背:“明亮别哭别哭,坏人不见了就行,妈妈等下给你做好吃的”小时候就是这样无忧无虑,没心没肺,听到妈妈这么说就拿着袖子擦眼泪,问道:“真的吗?我要吃冰糖葫芦,我要去买。”“好好好,妈妈去给你买,你别哭了。”“嗯嗯,我要两个。”我抽抽鼻涕点点头“好了好了,去玩吧!”晚上吃过晚饭后就睡了,那时候家里还没有电视机,甚至连电灯都没有每个房间都装,妈妈怕我又碰到什么脏东西就让我跟着他们一起睡。不知道是不是幻觉,那天晚上我就听到好多人在说话,感觉走在大街上,而当时的街也不繁华,我基本上就是从来没听过这么多人在说话的那种。接下来的几天里风平浪静的,我就天天跟着小伙伴们一起打珠子,可是又是一件奇怪的事在风平浪静的五天后发生了。

  “就是住在村东头的那个啊!”


道术用具太极  


第六章 吴老头斗尸煞 11-21 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