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梦到西洲

吹梦到西洲 作者:于蹊 状态:连载中 点评: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类别:奇幻

给大家提供更多吹梦到西洲免费深度阅读,吹梦到西洲是一本幻想言情小说,作者是于蹊。这本小说情节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扣人心弦,很值得一看。好多年了,你始终在我的伤口中静处。我放下自己过天地,却从来不没有放下自己过你。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任你逐一说再见。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桩也不是闲事。宋离,我爱你,从来不未忽然很想落落了,对于我而言,落落不仅是一个很好的朋友,而且是一件很好的礼物,那一天风高云淡,二哥将通体雪白的落落塞到我怀中的时候,脸红红的,分明是掌管兵法器械的高大男子,笑起来却无比腼腆,干干地挠着自己的头发说道,给你的,给你的,我还来不及问些什么,甚至来不及道谢,他就快跑着往前奔去了。。


  我:“……”

  他那样恍惚的神色轻易地让我想起过往,那时我们尚在凡间,有时跑到溪山深涧中抓鱼,吃饱喝足了就找一山洞躺倒,那时的司寻有着超然出尘的飘逸,遥望着远山月亮的时候目光是迷离恍惚的,像在若有所思什么,却没有惆怅,也并无此时此刻的痛楚。

  我半阖着眼睛,也不知道司寻此时是什么样的神情,我打了个哈欠:“我知道啊。”

  “还敢狡辩!”砰的一声,又是一个大包。

  “给我一个舒坦点的理由。”我眼睛里有泪,“你可以说,是因为父君的胡子掉在上面,或者说有我二兄长的气息在,总有一天不免化为怨气,凝为鬼魅,而行报复之事,无论多荒唐的理由,也总比你什么都不说要强……”

  那一刻我想我老了,他以这样的态度对我说话,我竟然没有丝毫的怒气,声音平静得都不像我自己的:“落落有什么错?”

  尽管比那人间的窦娥还冤,但识时务的我不再吭气了,不想父君冷哼一声:“嘴里被嚼子衔上了?老半天不动声,莫不是认了?”

  父君将我从脏兮兮的马厩中拉出来,笑得灿烂无比地把落落塞到我的怀里,我可不是好相与的人,不理他,他绷不住脸了,横眉一冷声:“难不成你想还父君一棒子不成?”

  在被父君撵去给他刷马厩勒令不许使用仙术累得直不起腰来的第二天,我终于体验到了一句话的酣畅淋漓,那句话是这样的,去年沧海地,今年阡陌田,通俗一点可以这样讲,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再俗一点则是,风水轮流转,今天到我家。

  在他面前我从来无所隐藏,他必然是知道我没睡着的,不然不会在深更半夜试图吵醒我,我甚少跟人冷战,也极少不给人面子,于是睁开眼睛,嗯了一声。

  “我父君啊,看起来挺严肃一老头,其实特别怕疼,有一次他奉帝君之命下凡尘,帝君不让他使用法术,被一蜜蜂蛰了,他竟然大叫,叫也就算了,还哭出来了,好歹也三千岁一老人家……”我笑着笑着忽然止住没说了,转过头看见了司寻的脸。

  “它必须不存在。”

  “讲了要你别欺负你二哥,恁个不听话!”

  “不是同你。”

  我知道坚持如他,一旦做一件事情就没有收手的可能,对于毁去落落一事,他定势在必行。

  不知过了多久,被子被人扯开了,耳边响起司寻的声音:“宋离。”

  我擦去眼泪,砰通一声跪在地上,我抬起头,以最傲气的声音说道:“如果一定要杀落落的话,就请西甍神君一并赐死我吧。”

  他眉头紧皱:“你何以说出这种话?”

  我笑不出来了,颇有些困倦地说:“忽然不记得要说什么了……”

  我当然不可能大逆不道到朝年迈的老父君挥两棍子下去,我只是扑到他身上,一左一右拔了他两根胡子。当然我事先完全不知道父君会叫得方圆三百里都听到,早知如此我绝不会干这一遭,这不丢死人了吗位列三品天阶的紫司元宿连掉两根毛都能作此嗷嗷大叫。


吹梦到西洲四只烤翅  吹梦到西洲歌词解析  吹梦到西洲舞蹈教学完整  吹梦到西洲原唱  吹梦到西洲歌词意思  吹梦到西洲日文版  吹梦到西洲简谱  吹梦到西洲黄诗扶妖扬  吹梦到西洲歌词  吹梦到西洲  


第2章 我要成亲了 11-19 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