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作者:妖殊 状态:连载 点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类别:短篇

监国长公主权势滔天,野心勃勃,手段毒辣,因为你活该被至亲谋杀,尸骨无存?复活到清闲王爷府上,凤执则表示很不满意,白捡了几年青人岁,郡主身份悠闲自在自在,除了个未婚夫婿俊美出尘。本想悠闲自在过一生,却山河动荡不安、皇权争斗,终归是躲但是权力倾轧。鲜衣铠甲,华裳锦绣,她千方百计谋夺权势,终于等到大权手握,登临绝顶帝位。为国为民?不,她要后宫五千,美男子任意选。龙椅旁的相爷‘不当心’扯着衣襟,露着她的罪证,‘五千美男子’瑟瑟发颤,谁敢跟这位抢?凤执磨牙,她可算明白某人的很用心危机四伏了。---------江山为棋,翻手云雨,覆手乾坤,落棋无怨无悔!邪细节之处更是精雕细琢,瑞兽浮雕,独具匠心,周围的摆件,大到桌椅摆件,小到一只茶杯,无不精致,纤尘不染,奢华却又不失雅致。。


头顶云鬓,坠以简单的金钗,很简单的打扮却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尊贵华美,她侧着脸,一手支起,手中握着一颗棋子,玉指纤纤白皙,皓腕莹白如玉。

榻上之人闻言缓缓转头,掩藏的容颜暴露在空气中,似有华光潺潺流动,精致完美的五官,白皙貌美,眉眼透着英气尊贵,一双漂亮的凤眸映着满室的灯光,火树银花,璀璨似锦。

声音微微沙哑糯糯的,宛若质地极好还绣了华丽花纹的锦缎。

食材是没问题的,但是各种药材放在里面,那味道,一言难尽。

-------------

可惜啊......他们倾尽所有想要救凤云晚,她却没能活过来,还等来了她这么个祸害。

生了儿子之后,王妃突然觉得还是女儿娇嫩可爱,大女儿和二女儿都太大,也就才堪堪会走路的三女儿软萌可爱,胖胖的样子,粉雕玉琢,立刻就成了王妃的心头宝,从小就紧着她,比两个姐姐更得疼爱。

走下梯子,凤执拍了拍裙摆,往前走了几步才发现有点儿不对,转身看着风云双把梯子搬走放好,眯眼浅笑,无害温顺:“二姐,走啦!”

至少眼下,她觉得这样的日子还不错,就当给自己放个假,活了一辈子,她还从未如此悠闲过。

屋内香味浓郁,仙鹤香鼎中熏香烟雾缭绕而上。

被称为驸马的男子没有搭理宫女,目光扫了一眼桌上的药,落回棋盘,温润如玉的声音潺潺:“殿下还没想出来,可要认输?”

风云双显然不知道凤执想得那么复杂,拍着手上的灰,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就你娇气!”

见凤执懒洋洋不动,风云双皱眉不悦道:“你快点儿,娘给你炖了汤,冷了就不好喝了。”

他们不是想要争吗?那就让他们争个够,到时候一起给她陪葬......

内间宽大的美人靠上,一道身影慵懒的靠在那里,如血一般鲜红的云锦闪着暗色流光,服帖在那身躯之上,勾勒出玲珑起伏的曲线。

雨水充沛,阳光温暖,七尺高的墙头都长出了翠绿的青草,小草中间开着不知名的野花,一只纤细葱白的手伸过去,一把握住那两颗青草,连叶带花毫不留情的揪了下来。

突然,视线变得黑暗,脑海中也一片混沌,剧痛来袭,她知道是毒药发作了。

明明是想都模糊了,她的眼神却依旧绝美凌厉,目光直直的盯着驸马,没有将死之人的恐惧和死气,反而明艳得让人惊心。

也许眼前他们美好,但这世上任何家庭,只要与皇权天威扯上联系,最终唯一的结果只有分崩离析。


王爷以权谋妻  


第六章 死得无声无息 10-13 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