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烛堡门徒

血烛堡门徒 作者:乐小云 状态:连载 点评:这年纪还做这种事情,真像是做梦一样。 类别:灵异

我像是被死神盯上了 ( ⁰д⁰)……接着我像是一不小心彻底毁灭了世界w(゚Д゚)w……但是到现在的我也更本弄不很清楚究竟突然发生了什么啊!!! o(≧口≦)o 解最难的局,烧最糊的脑,骑最凶的古神倒最狠的霉。三观全无戏精少女的沙雕日常背后是万千宇宙无尽文明的苦难求生本能史。 诸天万域所汇集的最神秘的节点血烛堡里,世界已对众神正式宣战。芸芸众生的命运皆已被裁决,谁会是执子破局之人? 主剧情 见鬼了的脑洞 斗智斗勇 严谨认真的逻辑推理 叙诡 女控 无cp有暧昧不明 神秘的学 类无限流 洛夫克拉夫特式 末日 学院 神经兮兮的乐小云又带着奇奇怪怪的故这本应是大教室课堂中极为常见的一幕。但当那位颇爱出风头,节节课都坐在第一排的甄大小姐此刻也混在人群之中,甚至还挤在最后一排的边角时,就连任课老师都不由得向这边多看了几眼。。


甄澄顿时眼睛一亮,机会来了。

不过虽然无法验证,姑且可以推测一下。假设“钱丢了”这个现象是言灵引起来的话,那么就说明自己获得的这坑爹玩意儿言灵能力的运行规则无非就是同音字,望文生义外加断章取义。

右手轻轻揉着太阳穴上那个刚刚取得才几天,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符文纹身,甄澄本人此刻却是少有地完全没在听讲,甚至没有注意到老师狐疑的目光。

看到这里你应当发现了,甄澄这货是那种聪明绝顶,却并不喜欢瞻前顾后小心谨慎的奇葩。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甄澄并没有念力,手机自然也不可能自己抽风往地上摔。只是手机的主人不知是听到了背后的诅咒,还是出于女性的直觉,突然回过头来与甄澄四目相对。

偏偏有一枚小当量陨石意外砸中校游泳馆。而她当时正在上跳水课,眼看着那些泳池里刚刚还有说有笑的可爱学姐们被活生生煮熟……

讲台上的老师却并没有被教室后面的一瞬喧闹打断自己的授课,仍旧在全神贯注神采飞扬地讲着:

银发少女转头看来时,胳膊肘似乎无意间碰了自己的手机一下,让那原本只有三分之一悬空的手机现在却是一大半都架在桌沿外面。

她才不会承认自己至今仍然在实验那种力量的用法,企图找到更符合自己身份形象的,体面帅气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结果呢,头顶上三十五层到四十五层那张十层楼高的巨型广告牌就这么砸了下来,当场死亡十二人。

怎奈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现实总不随人意。连续两次的尝试无疾而终,果然……用自己擅长的诗词诅咒别人倒霉还是无法实现的。

按白毛妹子的话讲,这是一条直通神祇的升华之道,而且还是为她量身订制的。

她的目光死死锁定在银发背影桌边的手机上。那人坐在长排课桌最靠边的位置,桌面上的手机此时正有三分之一顶出桌沿。似乎……再来上一点点就可以掉下去了。

嗯,虽然甄大小姐不缺钱,但是说丢就丢了归根结底心里不爽。你不是望文生义么?这回总该有天上掉银子让我捡回来了吧?就算多了个“河”字,扣一盆水在头上又有什么?

至于具体是什么力量……甄澄现在不想想,那玩意太令人羞耻了……

虽然这种鬼话她半句也不想信,但事实上甄澄从中获得的力量确实帮助她在一周来危机重重的日常中险死还生。

于是就这么半死不活地撑过了性命垂危的一周,总算是在周五等到了和那白毛儿女同一教室的一堂课——《刑侦学》。甄澄便是咬牙切齿打算等下课了捉住那货问个清楚了。

再往前逆推一步,整个教室突然安静,是因为甄澄太过集中精力而无意间把那句诅咒喊出了声。

“拄着拐棍下煤窑——捣煤!”



0006 序章 我的能力才不可能这么坑(第六节完) 10-08 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