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影重重

花影重重 作者:意千重 状态:完本 点评: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往往只有到来了,才会如何应对... 类别:言情

只想平安健康一生的世家女风初晨为了家族利益嫁了,夫君恶名昭著,奸诈狠辣。结婚后,倜傥放荡子摇身一变成了痴心种子,无欲无求的小白兔则成了圈子中最最有名的妒妇。但通常真相都是掩盖住在波涛汹涌澎湃之下的——经验说我们,做为美女诚然很好,但的话无欲无求,那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群号:100915606敲敲门砖:几本书中任一主角名宁国公嫡长孙女风初晨听从母亲绿绮夫人的安排,亦步亦趋地跟在太子彦宁的身后,在紫殿山皇家园林中观赏那动人的春景。她从小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为的就是参加今天这个旨在为皇子选妻的宴会,目标就是正前方那个人——太子。。


行至一个凉亭,几人正要歇息,忽见一个干瘦的小太监急匆匆的跑来,说是皇后有事要急宣太子和丽云以及麒麟儿。太子心中烦躁起来,皇后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大概是对初晨不满意罢。他仔细回忆自初晨出现开始,并没有任何失仪之处,皇帝的态度已很明确,而皇后不满,只能是有其他原因。但目前看来,于公于私,初晨无疑都是他太子妃的最好人选。便对那内侍道:“你叫什么?可是母后宫里的?”

“你是谁?是太子的什么人?”那人扔下一片揉碎了的柳叶,神态开始轻松起来。

又有谁会想到,他们母子二人竟然是亲手养成了一匹孤狼呢?

又是冷后,初晨强笑道:“姐姐有事自去便可。”

“你刚才喊谁?”他不耐烦起来,声音冷冽无比。初晨迟疑的抬起头看着他,他立在柳荫下,半明半暗间看不清神色,她直觉到了危险。

初晨瞟了一眼湖边,只见一块二人高的奇石上刻了二字“听蝉”,中间填的朱漆,不知怎地,那颜色配着那字却显得有些狰狞。她皱皱眉,转身往回走,只听背后一阵脚步声,刚回头,就见一个着青衣的瘦小身影直向着自己冲过来,她闪避不及,被狠狠撞倒在地,她反手一抓,竟撕下一片衣角来,那人头也不回的跑了。初晨起身时发现自己的脚竟然崴了,走动不得,一看周围人影也无,只好在附近显眼处找了一处阴凉的地方,将帕子垫在石头上坐了,静静等待。

那男子着一身白色的银丝蟒袍,玉带缠腰,腰间挂了一块晶莹玉润的玉佩,发束玉冠,长相和身材隐隐与太子相似,只不过身材更高大魁梧,皮肤要黑一些,寒着一双桃花眼,神态却是狷狂孟浪。

正想得出神,远处传来宫人呼喊她的声音。初晨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忙顺着树干刺溜一下滑下来。正低头整理衣裙,一只手轻拍在她肩上,吓得她一个激灵,心跳得怦怦乱响,脑子里瞬间转了无数个自己为什么会从树上下来的理由。

她踌躇了一下,“或许,我称呼错了?我第一次进宫,不大认得人。”

那宫女笑道:“真是对不住。小姐真是体谅咱们做奴婢的难处。”言明不是她故意要和初晨过不去,便自行离去了。

初晨立在一棵硕大的杏花树下,嘴角含着最为温婉的笑意,看着那花团锦簇,嗅着淡淡的花香,听着太子风趣温雅的话和得体的恭维,不时插上一句风雅得体的回话或是独到的见解,感受着他寻到知音的惊喜和他越来越充满爱慕的温柔浓烈的眼神。她就知道她的任务已经完成一半了。

“嗯?公子,我母亲是绿绮夫人,我——”

花影里出来疾步如飞的彦信和一个绿衣年轻贵族女子,那女子提着裙子紧跟在彦信身后,跑得额头冒汗还不肯放弃,只是眼巴巴地看着彦信。彦信停住脚笑道:“左清,你跟着孤做什么?就不怕人家看见了有损你的闺誉么?我可是出名的坏人呢。”

初晨早已猜到他大概是诸皇子之一,只是没有想到他会是臭名昭著的三皇子广陵王—彦信。广陵王是元后之子,幼时便有聪慧之名,才五岁就被送至海澜王朝作了五年的人质,直到元后逝后,加之兰若皇朝国力也强盛起来,瑞帝怀念元后,想起这个儿子,才将他接回。他回到兰若时年方十岁,身后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力量,嫡子的身份也被冷后所出的原庶长子彦宁代替,瑞帝虽然怜惜,但皇室中本就没有多少真情在里面,更何况父子间隔了五年的光阴,彼此生疏得很,所以更多时候都是不闻不问,像这样的皇子还不如皇帝身前受宠的奴才。

初晨不敢抬头,只闷闷的道:“回娘娘的话,民女不小心崴了脚。”不等皇后答话,太子早走过来,扶起她,责怪道:“你怎会如此不小心,母后面前失了仪?”

喜庆公公笑道:“小姐,前面的景色更好呢,有几十个品种的杜鹃都开了,小姐不如去看看?没有多远,太子爷一回来就能找着的。”也不待她回答,上前扶了她,殷勤往前引路。

太子彦宁是皇后冷玉的长子,二十五岁,身边只几个姬妾,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不知何故,迟迟未立正妃侧妃。他的身份和皇帝隐晦的态度,让兰若皇朝的名门淑女们对这个最有价值的金龟婿年年企盼,年年失望。就连太子本人,都已迷茫,今日却突然听见瑞帝如此明确的要他陪一个年轻女子赏花,他敏感的意识到这可能就是他未来的正妃了。初晨才一出现,就已经牵动了太子的心,他的正妻,兰若皇朝未来的皇后,就该是她这样的,家世显赫,冰清玉洁,气度雍容,美貌无双。若是他有了她,前面的路是可以看得见的平坦。

接着彦信又道:“刚才在湖边穿青衣的人是你吧?你换衣服倒挺快的。”

“若非风氏女出现,你还要窥探孤的事情到什么时候?你撞翻了风氏女,就不怕她认出你来,再告诉太子?还有你就不怕我杀你灭口?”彦信脸色是嬉笑的,初晨却捕捉到他眼睛深处暗藏的冷淡和厌烦。

太子仔细看了初晨一眼,见她言笑晏晏,软语相求,并无半点生气,两个孩子正望着面前温柔美丽的女子一脸的好奇。心中那点小小的不快早就烟消云散,再看地上的小妾,粉嫩的脸上泪光点点,怜惜之心顿起。这本就是他平时最喜欢的小妾,可惜就是出身太低,正想着,初晨已将丽云扶了起来,心中对初晨的好感又添了一分。


花影重重意千重txt下载  花影重重男主好脏  花影重重讲什么  花影重重txt下载  花影重重txt免费下载  花影重重txt百度云  花影重重叠叠上瑶台  花影重重txt百度网盘  花影重重意千重  花影重重  


第六章 逐水流 10-06 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