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妃动华京

一妃动华京 作者:草绿大白 状态:连载 点评:女主好可爱,被男主一步一步的陷阱套住了 类别:仙侠

穆长萦也没想起,“三分克夫”的自己在大婚前夕居然把自己“克”死了!穆长萦也没想起,自己再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了嫁出去为妻!穆长萦更没想起,自己复活后的夫君居然是自己死后就得嫁却死都不想嫁的奸臣煦王!穆长萦更有甚者没想起,她这一死居然动了某人的棋局!青梅竹马是家中的养子。正牌夫君是朝臣的佞臣权臣。推心置腹是自小一同慢慢长大的生死之交。除了对原主人死心塌地的东宫之主。但是她统统都不想理!她只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被指婚?又是怎么死的?想明白原来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怎么死的?想明白为什么即使复活也有人不放过我她?想明白自己究竟是成了谁的穆长萦,南商吉地定远将军府嫡女,本来无忧无虑的在吉地的军营马厩里喂马,却意外收到了当今皇帝莫帝的指婚圣旨。圣旨上,当朝皇帝的弟弟煦王莫久臣成为了她素未谋面的夫君,而她作为将门之女却只成为了他的小妾。穆长萦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朝中奸臣看中,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卷入赐婚当中。。


她还没有痛骂那个强娶她的煦王莫久臣。

大婚前夜,穆长萦入驻鸿胪寺西院客馆,没想到一场大火烧了鸿胪寺西院客馆,同时也烧死了穿着嫁衣的她。这场大火将房屋连片而燃,火势迅猛,整整烧了一个黑夜。守卫鸿胪寺的禁卫军纷纷传水灭火,也压不住漫天的火光。

接下来的两天过于风平浪静。莫久臣时常不在王府,府中的下人一个个也都是个嘴巴严实不说话的。穆长萦的活动范围一直都是在朱雀榭,偶尔还会被桃溪带出去在王府里四处逛逛。

“早该这样了。”白黎看到好友不再迷茫,为她高兴:“东宫的那位早该放下才是。”

一声称谓打断女子的胡思乱想,她低下头双手交叠在身前,转身过来,看到来人脸色露出诧异。

男子对脾气硬的柳扶月非常不满:“煦王妃的意思是,你手里的东西会给煦王了?”

“就你自己?”

有意无意之间。穆长萦已经将煦王府的地形勘测的清楚。

穆长萦点头,依旧没有说话。

桃溪的脸色十分的平静,看不出任何喜怒之色,她淡淡道:“小姐,就这么想让老爷倒霉吗?”

“就算是殿下不约我,我也早已经想寻个机会与他说清楚。”柳扶月抬头直视男子的眼睛:“正如你所说,我是煦王妃,是殿下的亲婶婶。我的身后是煦王府和柳家,殿下的身后是万里江山。我们的感情就像是豪赌,我和他都赌不起。”

穿着黑披风的女子就站在湖边,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今夜的星星特别的暗淡,看来它们都知道有些事情见不得光就是见不得光,亮不起来的命运终归是亮不起来的。

她看着锦绣轩里面的红绸一一被扯下,里面的曾经准备大婚的所有东西都被拿走,心里不免自嘲唏嘘。

“殿下幼稚。”柳扶月苦笑:“且不说大统之位是否安定,单是煦王便是他难以翻越的大山。当我踏入煦王府那刻起,人和尸体便都是煦王爷的了,无论太子功成还是功败,我都没有资格站在殿下身边。”

穆长萦哪里是不回应,只是还没有熟悉柳扶月的名字,她刚刚是听见白黎叫她了,不过她当作旁人给忽略过去而已。

“你今天怎么准备这么多?”穆长萦盯着桃溪手里正在放下的手撕鸡肉。

穆长萦啊穆长萦,你有陛下赐婚又怎么样!府中的女眷全都陪着太后礼佛,无一理会一个妾室的婚礼。你死了,丝毫不见后宫之人有过过问。你这个人似乎就是不存在,不对他们有过任何的影响,丝毫没有用处。到头来,为了你的死东奔西走的竟然还是不能让煦王府丢了颜面的莫久臣,说起来真的是讽刺。

“谢谢桃溪。”穆长萦那一块栗子糕放在嘴里,瞬间有一种灵魂都升华了的感觉。

“我们是回家吗?”穆长萦问道。

“扶月。”


华京公司是一所  一妃动华京 小说  


第八章 叫你夫君可好 07-22 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