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戾权臣的心尖宠

暴戾权臣的心尖宠 作者:语盖弥彰 状态:连载 点评: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类别:职场

“像你这样脏的人,也配上我的榻?”他松手捏住她的下巴的手,鄙夷地拿出巾帕擦了擦。“人们常说夫妻一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要脏,毕竟也要一同脏了。”她笑吟吟睨他。“哪儿找的鸽血,貌似能以假以假乱真。”“那就最求剌激,那就贯彻执行究竟了。”她轻轻笑吟吟,指尖轻抬他的心口。“你哭了?”“而已吹进去的雨水罢了。”他恨她入骨。见她的第几眼,心里便仅有一个念头,要她死!要她严禁好死!谁料,他囚她,她就烧了他的房子。他要她殒命,她非要活得风姿摇弋。他为她做了个死局,却将自己困死在其中。“要我救你吗?”她笑得嘚瑟又可气,尾音带着似有更没料到的是,这个二楼地板是鸨母临时用板子搭建的,连个横梁都没有!。


别的时候她不知道,但是眼下,她可以绝对、一定、以及万分肯定——陆文濯不在府里。

然而还未跑出雅间的门,她就被侍卫手里白花花的刀剑逼停了脚步。

岂料这一看,陆文濯一把抓住她的衣襟将她拎了起来。赵子砚只得收回目光,眼泪汪汪地求饶。

“走水了!走水了!”

她仰面看到制住她的男人。

陆文濯冷哼一声,猛地松手,赵子砚就滑跌在了地上。鬼门关走一圈的感觉可不好受,她大口大口吸着气,捂着脖颈剧烈咳嗽起来,咳地眼泪都出来了。

“狗?”安灵把她扶进屋,偷偷擦了擦眼角,皱眉道:“谁养的狗怎么坏?”

惶然几乎是一眼之间,便席卷全身。是比被他扼住脖颈,更深刻的可怕。

奴籍……离开京城的关键。

这好不容易逃出来一回,居然又在花楼砸中他。

又是这两个字,同三年前一样的轻巧。困住一个人,便是这样易如反掌。

冷冷清清的眉眼,漆黑的发丝。紧抿的薄唇,大抵是过于用力,都有些发白了。点漆般的瞳仁,则是浸着千尺冰霜,寒渗渗的。

美滋滋的在毛毯上蹭了蹭,还挺香的。

“傻姑娘!”赵子砚哭笑不得,一把抓住安灵褪肚兜的手:“谁叫你脱这个了?我是让你把外衫脱给我。”

那是一袭鸦青色官袍,上头用金丝绣着狻猊暗纹,被光一照,如洗净的琉璃般晃眼,原本是极尽华贵威严的料子,在他身上却透出淡淡的冷冽和疏离。

“带走。”

风情个毛线球球!

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准备一睹毛毯的奇特之处。

“安灵。”

死路。



第005章 名存实亡 06-23 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