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王姬传第一卷王姬

长河王姬传第一卷王姬 作者:作家It5VD8 状态:连载 点评: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类别:竞技

罪之孤女,但欲苟且偷安。可避之为人捻在手中,永无反侧。或从其入门级之日,命则在所不由得之......宝马香车美人醉,骏马驰驰少年郎。。


年轻的女孩儿被禁锢在宫里,难得有机会见识外面的世界,自然欣喜满足。这一路来,她听着身边宫女叙述长阳城的种种,却觉得很多东西太过夸大,不足为信,但唯有一样,她还是信了,那就是长阳城,真的很“热闹”。

长街锦富尽珠翠,小巷遍布丝罗绮。

“回皇上,民妇为启州方三郡人士,曾为咸陵王侍疾后留于王爷居处,王女的生辰和大小事务郡丞均已记录,这是方册请皇上过目。”庄氏说罢双手奉上一本厚厚的书,内侍转由呈现皇帝,从始至终,她都没抬头半分,面容一直埋在双臂下,不叫皇帝看到。

宝马香车美人醉,骏马驰驰少年郎。

陈恬率众向门卫护军出示令牌,一行人便又进了一道宫门。

如何分辨一个人是好是坏?听可是听不出来的。

主道平坦宽广,但是云想的内心却更加颠簸难平。大晟殿有数个皇家侍卫列立两行,威武彪悍,直到殿前那立列左右的百鳞之长。

那方册记录,云想是定辉三十一年十月十七日子时生,也就是废太子流放两年后出生,其生母只是启州一村野女子,无任何背景,定辉三十二年三月便亡故了,此后再无多余记录。皇帝合上方册,便问:“礼部何在?”

一路行驶,这特别的马车备受瞩目,但不管是护军还是侍监宫女都不敢揣测,乖乖跪拜,只偶尔几个小声议论。

外面是平静了,而车内的女眷,刚刚听到车外人谈话,都显得有些兴奋,为首的槿云更是欣喜不已地告诉云想,听那声音必是宣王了。

“平身吧,抬起头来让朕看看。”皇帝的声音微微响起,那声音苍老,但颇有底气。

“......既如此,朝会马上开始,想来皇上也急于召见,将军先过吧。瞿武!”

张思戚道:“皇嗣已然归宗,礼部即日起安排皇嗣的一应事务,不得有失。”话毕又对着云想说:“既然只有乳名,那朕便赐个名字于你。”

“有珣王殿下那是自然......这车内想必就是咸陵王遗孤,能从启州平安归来,将军也是功不可没,最近听闻玄天教在启州各府作乱,就连京城近郊也有其孽党伺机扰乱,朝廷上下无不严阵以待,此次将军的目标又如此明显,难保不会被其盯上,不知......”

“是。”云想应答。忽然皇帝话锋一转,目光也飘到云想身后跪着的女子庄氏:“服侍王女的人呢?”

当朱红色的大晟殿门打开,云想瞬间被一股气息包裹。内心觉得那不是威严,不是肃穆,而是死亡般的幽静,一种深深让人觉得不安的气氛,不寒而栗。

云想慌忙叩首,埋在双手之中。

云想虽然不知宣王是何人,但也禁不住好奇,掀开了半分帘子探去,可惜对方已经走过,她只大概看见那人乘坐的车舆上雕刻栩栩如生的镶金雄虎,琥珀色的云纹后窗壁日幔也绣的精细无比,不用想也知道此人与自己的珣王叔地位不差。

魏国当朝天子,既是承继十四代基业的汉王张思戚。



六 昭仪元容 06-23 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