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 作者:楚千墨 状态:连载 点评: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类别:历史

上辈子抢个压寨夫君,助他得天下坐龙庭,本想白头到老,举案齐眉,渣男却朝她举起来了刀……神仙下凡为人,夏瑛防火防盗防美男,誓要活出个别样人生。夏家老爹愁白了头,女儿戏精、贪钱、嘴毒、耍无赖、不不要脸……整个南夏无人能及。这以后怎么嫁得回去?再后来夏瑛拐跑了南夏最俊的皇孙,每天在京城大街招摇过市。南夏众臣眼界了她的粗野不不要脸,在被怼得怀疑人生后,一致会觉得她被玷污了他们殿下这朵高岭之花,每天奏请罢黜。一直到,敌国来袭,太子御驾亲征,太子妃跟去了,一出口怼退百万雄师……东面街边围了一圈人,声音喧闹!。


天高云淡,锦州城墙巍峨恢宏,出游的人们盛装华服,三五成群,笑意盈盈,街道上一派热闹景象。

东面街边围了一圈人,声音喧闹!

十天前,夏文锦被一群满脸横肉,虬髯怒目,样貌凶悍的人撵得鸡飞狗跳,素不相识自身难保的净闲带着出家人的善念掩护了她,还把她带到暂住的地方收留,夏文锦得知净闲的遭遇和困境之后,当时就决定搭把手。

突然,整个桌子猛地震颤,人群退散,一个人猝不及防地从侧面撞了过来,整个身子后倾,虽然他极力稳住,但后腰还是撞在桌边,疼得嗷叫一声。

那骰子翻了个个,眼看就要停在六上,摊主的脸色已经变成灰色。他就不该贪,可他万万没想到小尼姑还有这种手段,他这是要输得血本无归了吗?

摊主正输得冒汗,听她这么说,尖眼中掠过一抹喜色。他有底气,骰子灌了水银,他想要几点虽不是百发百中,但偏差不大。小尼姑竟然想跟他比点数,这不是送银子给他吗?

少年黑瘦的脸好像镀了一层光晕,那纯澈干净的目光里带着兴致勃勃的豪情,让皇甫景宸颇为意外,他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布衣少年,没想到这少年谈吐举止,皆透着雅逸,倒是个有趣的人儿。

皇甫景宸让小二上了一桌最好的酒席,如果拾钱袋之情能用一桌酒席还,他很乐意。

他衣履精致,气度高华,明明只是站在那里,却有睥睨一世的感觉,那种出类拔萃的独特,那份彰明凸显的高贵,使他有鹤立鸡群般的高高在上。这是从小从骨子里浸润出来的气度,让人难以忽视。

此刻,她一脚踩在地上,一脚踏在凳子上,双袖捋至肘部,露出白生生的胳膊,动作豪迈,指着摊主手中的赌盅,右手将手中抓的一把碎银铜钱拍在桌上那个小字上,声音响亮:“全押,小!”

但她当时连夜奔逃的时候什么也没带,也不比净闲好多少。

小尼姑转头,摊主已经收摊闪人,得了这么大一个便宜,他还不赶紧的跑?

小尼姑拍桌笑,豪气地把所有的银子往前一推,还是那么豪迈:“太慢了,不尽兴,换个赌法,咱俩对摇,谁点数多谁胜,一局定输赢,敢不敢?”

第二天一早,宿醉的皇甫景宸睁开眼睛,有些发懵,满脑子都是,我是谁?我在哪?我想干什么?

轮到小尼姑了,她手一划,赌盅就把三粒骰子给罩了进去,动作潇洒随意,接着就是一通狂摇,而后,往桌上一顿,揭开了盅盖。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不过是街头对赌,竟让她有几分指点江山,挥洒自如的帅气。

她一身缁衣,头上戴着青灰色尼姑帽,宽衫长袖,赫然是个尼姑。这尼姑十五六岁,一双眼睛分外灵动,好像积聚着满天的日光,不过脸色有些黑,就像块光滑的黑泥上嵌着两颗耀眼的宝石。目光转动间,好像露珠在荷叶上打滚,又如黑宝石落在白玉盘上,晶莹剔透。

净闲解释没用,反被赶出庵堂,她不忍弃那婴儿于不顾,和那小婴儿相依为命,小婴儿一直体弱多病,身患顽疾。而净闲一个尼姑带个孩子,受尽冷眼和嗤笑,三餐不继,居无定所,一路流落到锦州。

摊主先摇,毕竟是一把定输赢,小尼姑面前有二十多两银子,这可是四十多两的赌注,他摇了好久才放下,小心地揭开,一抹喜色出现在他的眼里,六六五,这几乎已经稳赢不输了,除非小尼姑能给摇出个六六六来,但这种机率感人,基本不可能。

皇甫景宸拿回自己的钱袋,心情并不好,这锦州城里真是民风刁蛮,当街就敢抢人钱袋。本该扭送官衙,不过他不想和官府打交道,这才便宜了那小贼。他清俊的脸色一片清冷,愈发显得生人勿近,那身白色的锦衣,衣袂飘飘,似带着几分仙气。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番外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好看吗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33yq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笔趣阁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小说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txt下载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起点  戏精娘子总想毒死我全文免费阅读  


第6章 鄙夷 05-13 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