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春光

掠春光 作者:熙禾 状态:连载 点评:眼前仿佛还能看到他收到礼物的时候,嘴角闪过的那一丝惊喜的笑意。 类别:都市


何氏脸色一变,吊起眉梢就想骂人,蓦地想起来什么,那到了嘴边的话硬是没能吐出来。

她埋头将胡乱堆在床上的被褥拾掇利索了,憋下堵在心口的气,才软声道:“那啥……你表叔昨儿个不是去了季家报信儿吗,原先同我说今日一准儿回来,出了这么大的事,十有八九,季家也得打发人跟着来。可你瞧,都这个点儿了也没见人影,说话就要下雨,恐怕是够呛了,是不?”

何氏摸摸鼻子,硬着头皮继续与她闲话:“他在家,一时要汤一时要茶,我就得紧着伺候他,难免将你照应得不周全——乖孩子啊,郎中说啦,这药可得按时按点儿的吃,拖延不得的,啊?”

她如此反应,季樱愈发笃定,戏瘾上身,面上显出几分害怕:“你们自作主张把季小姐埋了,季家人答应吗?”

悉悉索索的脚步声进来了,听动静应是到了桌边,也不知在那儿琢磨些什么,迟疑着,又出去了。

她这身体的原主同季小姐相貌有八九成相似,何氏百般催着她喝下会令人昏睡不醒的药,便正是为了等季家人到来,将人事不省的她充作那季小姐“还”给他们。若是今天季家人没来,那也不慌,药管够,明日后日,接着喝就是了。

她没来得及细细琢磨,少顷,何氏与她男人蔡广全便寻了来,瞧见两人的状况,吓得差点没了魂儿,很是手足无措了一阵。等到终于冷静下来,却愣是一声也没出,闷着头,悄声没息地将二人背回了家。

夏日里衣裳薄,这一烫着实非同小可。何氏疼得要命,简直疑心自个儿那腿要皮焦肉烂了,却也只拿手胡乱搓了两下,便忙慌慌地举灯朝床上照。

但有一件事她是知道的。死去的那个姑娘,便是何氏口中的“季小姐”,不仅与她同名同姓,更有一张,与她这具身子的原主,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她身上带着灶房里那股子烟熏火燎的味道,还夹杂着陈年汗味,委实不太好闻。季樱初来乍到的,一时半会儿实在习惯不了,忍不住就朝旁边躲了躲。

何氏赶忙使劲摇头,颠三倒四道:“你表叔和我养了你十年,早把你当成自家孩子,我们怎么会如此狠心?若真出了差错,我们指定是要想办法捞你的呀!你……”

房里昏蒙蒙一片,只在角落中点了盏小灯,湿乎乎的风混着雨气,从半开的窗溜进来。

垂下眼皮,季樱随手拨弄了两下衣裳下摆,从何氏的角度看过去,她那神色中仿佛有两分委屈:“表叔表婶就这么把季小姐埋了,准备怎么向季家人交代?难不成……是要用我来交代吗?”

她记得,自己睁开眼的时候,身子还在不自控地翻滚,耳畔是惊恐的尖叫声,直到右半边身体狠狠地撞上了一棵树,才终于停了下来。

不等她把话说完,院子外头忽然传来一个破锣似的男声。

何氏一颗心跳得砰砰的,挤出个笑容,小心翼翼凑到近前,试着摸摸季樱的手臂,又去探额头:“今日瞧着,脸色好多了呐……郎中说了,你伤得虽不重,却还是得仔细将养着才好,年轻轻的,可别落下病根儿。你瞧,这汤药表婶都给你热了好几回了,你乖乖的,捏着鼻子也得给喝下去,知道不?”

床上冷不丁坐起个人来,这何氏倒给唬了一跳,登时脚下拌蒜,险得一屁股跌下去。

“醒、醒了?”

许是见她不动,何氏索性把那汤药碗端了过来,一径往她嘴边送,面上是掩饰不了的焦灼不安:“来,快吃药,吃了咱们才能好得快呀,你……”

这么前后一联系,即便此刻她脑子里的记忆还乱糟糟的,也能猜出个大概了。


飞鸟掠春光  掠春光起点  掠春光 小说  掠春光是什么意思  掠春光百度云  掠春光男主是谁  掠春光全文免费阅读  掠春光 熙禾  


第六话 既来之 09-09 06:09